作者:姜月波范敬群梁珍妮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0101808293842.jpg> 8月29日,在仙桃市匙吻鲟良种基地,顾泽茂正解剖病鱼。 记者姜月波 通讯员范敬群 梁珍妮 清晨六点半,他赶往合作社为渔民讲课 8月29日一大早,仙桃市沙湖镇渔民周亚武赶了30公里的路,到邻近张沟镇泉明水产合作社来听一场技术讲座。他养的16亩鳊鱼最近投食时老爱浮头,正想听听专家的指点。 上午9点半,泉明合作社培训室里人声鼎沸。讲课人是34岁的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副教授、鱼病专家顾泽茂。泉明合作社是省内最大的水产合作组织,网络上千户渔民,每年都要举办近百场各类技术培训。 以往都是请有经验的养殖户、技术人员来讲,第一次请来大学教授讲课,还分文不取,这让合作社理事长吴泉明感动不已。 讲座的内容是常见鱼病的诊断与防治,说的正是渔民们经常碰到的问题,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很多渔民还认真地做了笔记。 讲座结束后,周亚武挤上前去,提了自己的问题,得到满意地解答,他还在小本上写下了这位年轻水产博士的电话。 讲完课已是正午,渔民们纷纷邀请顾泽茂到自己的鱼塘去看看。在一家鲟鱼养殖基地,顾泽茂熟练地解剖起了鲜鱼,为渔民们现场分析起鱼的肝胆综合症的症状。“这个病的最好的办法是‘饥饿疗法’,要控制投食。”顾泽茂说。 渔民们不知道的是,为了当天的讲座,头晚刚从江苏淮安赶回的顾泽茂早上6点半就出了家门。他们更不知道的是,顾泽茂的一个暑假几乎就泡在了各地不同的鱼塘边。其实,从2007年博士毕业参加工作开始,顾泽茂就下定决心,自己的论文要写在鱼塘。 每次出行,他都要带上三件“行头” 西藏拉萨,江西九江,湖北十堰、钟祥、公安、新洲,陕西汉中,江苏淮安……顾泽茂的这个暑假奔忙、充实,他自己也记不清看过多少个鱼塘。 笔记本电脑,相机,手术包,是他下乡必带的“三件宝”。这次因为要展示鱼病照片,他特地带上了投影仪。每到一地,顾泽茂总要实地查看鱼塘、活体解剖病鱼,然后再综合诊治,为渔民开药方。这是他的下乡“三步曲”。 鱼病的诊断与防治实践性很强,具体个案差异很大,诱发因素也很多。在顾泽茂看来,到实地看养殖环境是最基础的一步,解剖则是找到病症的关键,只有完成了这两步,才能真正对症开出药方。具体的药方开出后,人多还要通过讲座这种形式来进行培训。药方的效果有个滞后时间。开出药方后一两天,他会打电话到渔民家,问问效果,有时会根据具体情况对药方进行调整。随身携带的相机则用来把鱼塘现场、病鱼症状拍下来,农户电话求助时,可以随时从电脑里调出对应的图片等资料,给出治疗方案。 从“三件宝”与“三步曲”,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往往能获得神奇的效果。 新洲区汪集街下集村的村民最近就经历这样的神奇。8月19日,该村百余养殖户的500亩鱼塘大面积死鱼。村委会向结对共建单位青山区法院求助,法院转而向华中农大求援。顾泽茂20日上午就赶到了出现死鱼的鱼塘。 从上午10点开始,顾泽茂在鱼塘边一泡就是两个小时。通过现场解剖病鱼,他判断是因为立秋后气温骤降引发的爆发性出血病,并拿出了救治方案。根据具体案例,他就在鱼塘边给养殖户们开起了讲座。 大面积死鱼的状况很快控制住了!让村支书阮新标至今感动的是,顾教授分文不取,还不肯进酒店,就在农户家对付了一顿。 免费的事,顾泽茂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他有个规矩:凡是养殖户的咨询、求诊,鱼病防治讲座等,一概免费。 “鱼塘里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 顾泽茂从华中农大水产学院毕业后,作为选调生到应城市当了两年副镇长。这段工作经历让他认识到,农民迫切需要管用的技术。2002年,他进入中科院武汉水生所学习,硕博5年连读后,他回到母校工作。 华中农业大学有着服务地方经济社会的传统。顾泽茂有一本《教师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日志》,这是学校配发给每个老师的。“7月7日,丹江口均县镇;7月10日,天门市水产局;7月23日,黄石市阳新县……”。日志上,记着他这个暑假里满满的行程。 一天到晚下基层,跑鱼塘,在有些人看怎么也不划算,但顾泽茂却笑着说自己赚了。“鱼病研究就是要到鱼塘去找病例。鱼塘里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顾泽茂说,“从生产一线写出来的论文对生产更有指导意义。” 2008年,顾泽茂应邀到洪湖大同湖鱼场治疗鱼病,发现鲫鱼粘孢子虫病的危害性比过去增大了不少。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他和所带的研究生柳阳一起找出了这种粘孢子虫病防治上的误区。2009年7月,大同湖渔场大面积爆发鲫鱼粘孢子虫病,他顶着酷暑,连夜采集样本,分析处理,制订治疗措施。今年,就这一课题他们连续在国际核心期刊《寄生虫研究》上发表了两篇论文,具有更深入的研究成果的另两篇论文等待着发表。 顾泽茂主持着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内的近10项科研项目,承担了《水产动物疾病学》等多门本研究生课程。“如果安排好了,下基层并不耽搁科研教学时间,相反,这三者是可以相互促进的。”顾泽茂很反对下基层必然耽搁科研教学的说法。 在水产学院,顾泽茂由于经常下乡,实践丰富,他的课总是对学生们具有特别吸引力,下课后学生们总爱揣着问题找他探讨。

图片 1

把论文写在鱼塘的博士——记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副教授顾泽茂

520)this.width=520;"> 图为8月29日,在仙桃市水产技术推广中心匙吻鲟良种基地,顾泽茂博士正解剖鲜鱼,为渔民们现场分析鱼的肝胆综合症的症状。 记者 何红卫 摄 8月29日一大早,湖北省仙桃市沙湖镇渔民周亚武赶了30公里的路,到张沟镇泉明水产合作社来听一场技术讲座。他家养的16亩鳊鱼最近投食时老爱浮头,正希望有个专家来解答他的疑问。      上午9点半,泉明合作社教室里热闹非凡,后来的渔民只能自己搬凳子去后边找位置。与周亚武一样,这些泉明合作社的社员都带着问题而来。讲座主讲人是34岁的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副教授、鱼病专家顾泽茂。   合作社理事长吴泉明说:“以往我们都是花钱请有经验的养殖户、饲料公司的技术人员来讲。顾博士是第一个来合作社为渔民讲座的大学教授,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他还分文不取。”      讲座的内容是常见鱼病的诊断与防治,说的正是渔民们经常碰到的问题。讲座结束后,周亚武挤上前去,提了自己的问题并在小本上写下了顾博士的电话。老周说:“博士分析很有可能是缺氧,改天要请他专门到我的鱼塘看一看。” 渔民们不知道的是,为了这天的讲座,28日晚刚从江苏淮安赶回武汉的顾泽茂29日早上6点不到就出了家门。他们更不知道的是,顾泽茂的整个暑假几乎都“泡”在了全国各地不同的鱼塘边。其实,从2007年博士毕业参加工作开始,顾泽茂就下定决心,把自己的论文写在鱼塘。                                              “三件宝”与“四部曲”        西藏拉萨,江西九江,湖北十堰、钟祥、公安,陕西汉中,江苏淮安,湖北新洲、仙桃……顾泽茂自己都记不清2010年这个暑假跑过多少个鱼塘。华中农大水产学院党委书记张韶东说:“很多人都羡慕高校老师有个暑假,可我们学校很多老师却把这段休息时间当作服务社会和基层的黄金时间,走村串户,上山下乡,顾泽茂就是典型代表。”      笔记本电脑、相机、手术包,这是顾泽茂下乡总要随身携带的“三件宝”。这次到泉明合作社因为要用PPT展示鱼病的图例,他还特地带上了投影仪。实地查看鱼塘、活体解剖、开药方、最后是追踪治疗效果——这是顾泽茂到每个鱼塘后的“四步曲”。      鱼病的诊断与防治实践性很强,具体个案差异很大,诱发因素也很多。在顾泽茂看来,到实地查看养殖环境是最基础的一步,解剖则是找到病症的关键,只有完成了这两步,才能真正对症开出药方。具体的药方开出后,人多还要通过讲座这种形式来进行培训。药方的效果要经过一定时间才能显现。开出药方后一两天,顾泽茂都会主动打电话到渔民家,询问治疗效果,必要时还会根据具体情况对药方进行调整。      “养殖户更多的是直接打电话。因此,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在会诊现场公布我的手机号。”顾泽茂说,全套的手术器械是为解剖病鱼用的,相机可以把病鱼的资料拍下来,农户电话求助时,可以随时从电脑里调出对应的图片等资料,给出治疗方案。      “三件宝”与“四步曲”特别强调实践和差异,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往往能换来神奇的效果和渔民由衷的感谢。      武汉市新洲区汪集街下集村的村民最近就目睹了这样的神奇。8月19日,该村百余养殖户的500亩鱼塘大面积死鱼,这些鱼塘多是渔民们多年积蓄或贷款,数十万元投资面临血本无归的局面。      村委会向结对共建单位武汉市青山区法院求助,法院转而向华中农大求援。顾泽茂20日上午就随青山区法院干部赶到了出现死鱼的鱼塘。      从上午10点开始,顾泽茂在鱼塘边一泡就是两个小时。通过现场解剖病鱼,他判断是因为立秋后气温骤降引发的暴发性出血病,并拿出了救治方案。根据具体案例,他就在鱼塘边给养殖户们开起了讲座。      大面积死鱼的状况终于控制住了!村支书阮新标说:“我们以往都是靠经验和投放鱼药来搞生产,这回是真正开了眼界。”最令村民感动的是,顾泽茂不肯去酒店吃饭,就在农户家吃了点红薯尖、冬瓜、咸鱼,对付了一顿中饭。“治鱼病包括讲课,他一分钱都不要我们的。”      免费的事,顾泽茂不止做了一件,也不止一个暑假。他有个规矩:基层养殖户的咨询、上门诊治,鱼病防治讲座等,一概免费。2009年到现在,这个年轻的博士深入基层100多次,在村镇开讲座近百次,接诊病例300多例,这其中,义务活占大多数。华中农大附近的养殖户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常常拿着病鱼直接到学校实验室点名找顾博士。            “鱼塘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        谁都明白,科研课题、论文对大学教师个人收入、晋升的重要意义。顾泽茂却安之若素地把精力投入到给本科生上好每一节课上,而对基层养殖户的求助更是尽可能到现场调查、解决。      顾泽茂是华中农大水产学院2000届毕业生,从小对农村很熟悉,大三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作为选调生在基层当了两年副镇长。他说,在基层工作后才更了解,广大农户脱贫致富需要科技指导,需要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科学研究。2007年,顾泽茂从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硕博连读毕业后回母校任教,主攻鱼病研究。      顾泽茂有一本《教师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日志》,这是学校专门配发给每个教师的。顾泽茂的日志记得密密麻麻。翻到前边,可以看到他从今年4月到现在为养殖单位和水产加工企业举办讲座40余场的简略情况,还有他今年暑假下鱼塘查鱼情的足迹:“7月7日,湖北丹江口市均县镇;7月10日,天门市水产局;7月23日,黄石市阳新县……”。      跑鱼塘除了有时要自掏腰包外,耗费更多的是“可以用来搞科研的时间”,但顾泽茂却笑着说,鱼病研究,论文就应该写在鱼塘。      2008年,顾泽茂应邀到湖北洪湖大同湖鱼场治疗鱼病,发现鲫鱼粘孢子虫病的危害性比过去增大了不少。到底是什么原因?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他和所带的研究生柳阳一起找出了这种粘孢子虫病防治上的误区。今年,就这一课题他们连续在国际核心期刊《寄生虫研究》上发表了两篇论文,具有更深入的研究成果的另两篇论文等待着发表。 “鱼塘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顾泽茂说,“我可以掌握第一手的资料,而不是仅仅从实验室里依赖别人的二手甚至三手成果做论文,从生产一线写出来的论文对生产更有指导意义。”      顾泽茂主持着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内的近10项科研项目,承担了《水产动物疾病学》等多门本科和研究生课程。“如果安排好了,下基层并不耽搁科研教学时间,相反,这三者是可以相互促进的。”顾泽茂很反对下基层必然耽搁科研教学的说法。鱼病高发季节在5-10月份,这个时间多到基层跑指导农民,也能为科研收集材料。其他的时间则把精力放在课堂上,放在实验室里。顾泽茂获得过“青年教师讲课竞赛优胜奖”,他的课堂因为优质的图片和视频而颇具吸引力,而这些图片和视频大部分是自己的第一手实践和科研资料。                                       水产博士的得与失        看到水产博士“免费治鱼病”的新闻后,有些人不理解,“免费治鱼病”,顾泽茂图的啥?      他说,在跑鱼塘和渔民打交道过程中,除了自己的专业知识得到巩固和提升外,科研上更是直接受益:仙桃市的黄鳝网箱养殖很成功,自己就向渔民学习养殖技术,到其他地方讲座时就可以再传授给其他的渔民。“跑的地方越多,见识就越多。服务渔民,服务基层,收获的要比失去的多”。他说,免费就是一种贴近基层养殖户的具体帮助,基层养殖户都不容易,他们缺少专业的治鱼病的知识和针对性帮助,能够拉近与他们的联系,他们得到实在的帮助后,就能够随时随地与你保持第一线的联系,愿意成为你的实验基地,愿意你进场观察,免费打开专业关注的大门。      2007年进入华中农大后,顾泽茂参与和主持的教育部、农业部、国家基金委重大科研项目多达10项,在同龄人当中处于领先,“我的科研项目申请都是一次性通过的,科研经费是凭自己的实力争取来的”。 顾泽茂告诉记者,很多项目的灵感和选题方向,也是来自第一线的鱼塘和众多养殖户的求助,如果不免费,这些大门都可能被关闭,也许很久以后才会进入专业关注的视野。      顾泽茂认为,交叉学科是最容易产生论文和成果的地方,鱼病本身并不单是由于病原的问题,养殖技术、营养饲料投放都要搞明白,才能把鱼病研究透,只有在一线鱼塘里跑,才能有好论文产生。     

清晨六点半,他赶往合作社为渔民讲课

8月29日一大早,仙桃市沙湖镇渔民周亚武赶了30公里的路,到邻近张沟镇泉明水产合作社来听一场技术讲座。他养的16亩鳊鱼最近投食时老爱浮头,正想听听专家的指点。

上午9点半,泉明合作社培训室里人声鼎沸。讲课人是34岁的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副教授、鱼病专家顾泽茂。泉明合作社是省内最大的水产合作组织,网络上千户渔民,每年都要举办近百场各类技术培训。

以往都是请有经验的养殖户、技术人员来讲,第一次请来大学教授讲课,还分文不取,这让合作社理事长吴泉明感动不已。

讲座的内容是常见鱼病的诊断与防治,说的正是渔民们经常碰到的问题,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很多渔民还认真地做了笔记。

讲座结束后,周亚武挤上前去,提了自己的问题,得到满意地解答,他还在小本上写下了这位年轻水产博士的电话。

讲完课已是正午,渔民们纷纷邀请顾泽茂到自己的鱼塘去看看。在一家鲟鱼养殖基地,顾泽茂熟练地解剖起了鲜鱼,为渔民们现场分析起鱼的肝胆综合症的症状。“这个病的最好的办法是‘饥饿疗法’,要控制投食。”顾泽茂说。

渔民们不知道的是,为了当天的讲座,头晚刚从江苏淮安赶回的顾泽茂早上6点半就出了家门。他们更不知道的是,顾泽茂的一个暑假几乎就泡在了各地不同的鱼塘边。其实,从2007年博士毕业参加工作开始,顾泽茂就下定决心,自己的论文要写在鱼塘。

每次出行,他都要带上三件“行头”

西藏拉萨,江西九江,湖北十堰、钟祥、公安、新洲,陕西汉中,江苏淮安……顾泽茂的这个暑假奔忙、充实,他自己也记不清看过多少个鱼塘。

笔记本电脑,相机,手术包,是他下乡必带的“三件宝”。这次因为要展示鱼病照片,他特地带上了投影仪。每到一地,顾泽茂总要实地查看鱼塘、活体解剖病鱼,然后再综合诊治,为渔民开药方。这是他的下乡“三步曲”。

鱼病的诊断与防治实践性很强,具体个案差异很大,诱发因素也很多。在顾泽茂看来,到实地看养殖环境是最基础的一步,解剖则是找到病症的关键,只有完成了这两步,才能真正对症开出药方。具体的药方开出后,人多还要通过讲座这种形式来进行培训。药方的效果有个滞后时间。开出药方后一两天,他会打电话到渔民家,问问效果,有时会根据具体情况对药方进行调整。随身携带的相机则用来把鱼塘现场、病鱼症状拍下来,农户电话求助时,可以随时从电脑里调出对应的图片等资料,给出治疗方案。

从“三件宝”与“三步曲”,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往往能获得神奇的效果。

新洲区汪集街下集村的村民最近就经历这样的神奇。8月19日,该村百余养殖户的500亩鱼塘大面积死鱼。村委会向结对共建单位青山区法院求助,法院转而向华中农大求援。顾泽茂20日上午就赶到了出现死鱼的鱼塘。

从上午10点开始,顾泽茂在鱼塘边一泡就是两个小时。通过现场解剖病鱼,他判断是因为立秋后气温骤降引发的爆发性出血病,并拿出了救治方案。根据具体案例,他就在鱼塘边给养殖户们开起了讲座。

大面积死鱼的状况很快控制住了!让村支书阮新标至今感动的是,顾教授分文不取,还不肯进酒店,就在农户家对付了一顿。

免费的事,顾泽茂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他有个规矩:凡是养殖户的咨询、求诊,鱼病防治讲座等,一概免费。

“鱼塘里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

顾泽茂从华中农大水产学院毕业后,作为选调生到应城市当了两年副镇长。这段工作经历让他认识到,农民迫切需要管用的技术。2002年,他进入中科院武汉水生所学习,硕博5年连读后,他回到母校工作。

华中农业大学有着服务地方经济社会的传统。顾泽茂有一本《教师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日志》,这是学校配发给每个老师的。“7月7日,丹江口均县镇;7月10日,天门市水产局;7月23日,黄石市阳新县……”。日志上,记着他这个暑假里满满的行程。

一天到晚下基层,跑鱼塘,在有些人看怎么也不划算,但顾泽茂却笑着说自己赚了。“鱼病研究就是要到鱼塘去找病例。鱼塘里才是真正出论文的地方”,顾泽茂说,“从生产一线写出来的论文对生产更有指导意义。”

2008年,顾泽茂应邀到洪湖大同湖鱼场治疗鱼病,发现鲫鱼粘孢子虫病的危害性比过去增大了不少。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他和所带的研究生柳阳一起找出了这种粘孢子虫病防治上的误区。2009年7月,大同湖渔场大面积爆发鲫鱼粘孢子虫病,他顶着酷暑,连夜采集样本,分析处理,制订治疗措施。今年,就这一课题他们连续在国际核心期刊《寄生虫研究》上发表了两篇论文,具有更深入的研究成果的另两篇论文等待着发表。

顾泽茂主持着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内的近10项科研项目,承担了《水产动物疾病学》等多门本研究生课程。“如果安排好了,下基层并不耽搁科研教学时间,相反,这三者是可以相互促进的。”顾泽茂很反对下基层必然耽搁科研教学的说法。

在水产学院,顾泽茂由于经常下乡,实践丰富,他的课总是对学生们具有特别吸引力,下课后学生们总爱揣着问题找他探讨。(记者姜月波通讯员范敬群梁珍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