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摘要: 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关于资金的议题在最后时刻才能得以解决。 富裕国家同意向贫穷国家提供300亿美元的“快速启动”的资金支持,并且决定在2020年之前,每年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作为巴黎协议的基础,贫穷国家希望他们的承诺可以兑现。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出席巴黎气候大会11月30日至12月11日,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于法国巴黎举行。190多个国家和政府代表齐聚巴黎,讨论关于气候变化的全球协议,旨在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威胁。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节点,巴黎大会将确定2020年后国际社会如何分担责任。气候谈判背后实则是各国的切身利益,难免出现诸多分歧和争议,如何解决分歧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就像一场赛车一样,有的车已经跑了很远,有的车刚刚出发,这个时候用统一尺度来限制车速是不适合的,也是不公平的。”这个比喻体现了“共同但有区别”原则的重要内涵。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造成气候变化的历史责任不同,落实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公平、各自能力等重要原则,成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心愿。据英国《卫报》报道,其中,最大的排放国对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已经做出承诺。欧盟承诺到2030年,将减少1990年排放量的40%,美国将在2025年之前,减少2005年排放量的26%至28%,中国承诺2030年的排放量将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实现,届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会下降六成至六成半,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有信心及决心实现这些承诺。温室气体总排放量达到全世界90%的国家已经确立了自己的目标,用联合国术语表示即“国家自定贡献预案”或INDCS。其中包括所有的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尽管他们的目标有所不同:发达国家旨在减少排放,但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目标各有不同,包括限制排放量,承诺增加低碳能源的使用,保护森林等等。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奥朗德INDCS的分析获得联合国的支持,这些承诺足以承受世界范围内2.7℃到3℃的变暖。这并不足以满足科学建议,也不是故事的结局。巴黎协议的关键议题是建立每5年评估排放目标的机制,另一项任务则是降低联合国框架之外的排放量,例如与城市、当地政府、公司等“非国家行为主体”交流,降低排放量。如果主要国家做出明确承诺,是否意味着各方就可以签署巴黎协议了呢?并非如此。除了减少排放,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资金。贫穷国家希望富裕国家向其提供经济援助,帮助他们投资清洁技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使基础设施适应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危害。这是一个十分具有争议的问题。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关于资金的议题在最后时刻才能得以解决。富裕国家同意向贫穷国家提供300亿美元的“快速启动”的资金支持,并且决定在2020年之前,每年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作为巴黎协议的基础,贫穷国家希望他们的承诺可以兑现。这些资金以多种形式援助给贫穷国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10月份发布的报告显示已经提供了三分之二的资金;世界资源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显示剩余的资金通过增加世界银行和其他开发银行、私人领域的资金予以补充。世界银行和一些国家已经承诺增加资金援助,意味着2020年的上述目标有望达成。然而贫穷国家要的不只这些。贫穷国家希望确定2020年之后经济援助的条款,但是各方对其内容却持不同意见。其中一些希望所有的资金都来自发达国家政府,但是这些国家却不愿只通过公共财政提供,而是希望诸如世界银行等国际开发银行发挥作用,希望大部分资金都来自私人领域。各方可能会就此达成协议,但是同时也是巴黎协议的主要障碍之一。

12月2日,巴黎气候大会进行到第三天,国际扶贫发展机构乐施会发布《碳排放极度不平等》报告。这份报告指出,全球最富裕的10%人口制造了约一半的碳排放量,最贫困的35亿人仅仅产生10%的碳排放量,而后者的生活却饱受超级风暴、干旱以及其它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极端天气事件威胁。

..全球变暖:富国欠穷国一笔债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5日在此间公布的报告显示,联合国帮助世界上最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专门基金至今只从富裕国家筹集到6700万美元资金,这比美国人每月花在购买防晒油上的钱还少......乐施会呼吁参加2007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富裕国家履行已有的捐款承诺报告的作者夏洛特·斯特雷特对记者说:“仅为满足最不发达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最紧急的要求,就需要10亿至20亿美元”.....斯特雷特说,巴厘岛会议需要两手硬,一手扣住气候变化的成因,另一手讨论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而后一方面曾经长期被忽视他说:“即使世界今天就停止污染,气候变化的恶果也会伴随我们30年或更长时间,因此富裕国家现在就开始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是至关重要的”.....乐施会估计,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每年至少需要500亿美元资金.....乐施会说,贫穷国家已经和正在为富裕国家的工业发展买单,后者的发展带来了全球气候变化,而这种变化却加剧了贫穷国家的食物和水短缺等问题.

乐施会表示,在谈判代表们对各国减排目标进行磋商并欲达成协议之时,该报告有助于消除“处于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是气候变化始作俑者”这一误解。

报告对多个国家富裕人群和贫困人群的生活消费碳排放量进行了评估。报告指出,尽管发展中国家碳排放量增速很快,但需要注意的是,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大部分商品是提供给其他国家人口消费和使用,这意味着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生活消费碳排放量远低于发达国家人口。

乐施会巴黎气候大会发言人王彬彬提到:“巴黎谈判必须引领和构建全人类共同的经济发展,巴黎谈判不能只考虑最富裕和高碳排人群,同时要关注排放责任最小、对气候变化最脆弱的贫困人群。”

报告分析并阐述了了全球、国家间及国家内不同层面碳排放责任不平等的程度。例如:全球最富裕的1%人口人均碳排放量是最贫困的10%人口的175倍;印度最富裕的10%人口人均碳排放量仅为美国最贫困的50%人口人均碳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印度最贫困的50%人口人均碳排放量仅为美国最贫困的50%人口人均碳排放量的二十分之一;中国最贫困的50%人口产生的总碳排放量仅为美国最富裕的10%人口总碳排放量的三分之一

报告同时指出,就目前来看,如果巴黎协议没有取得有力度的成果,唯一能从中获利的群体就是化石燃料行业的亿万富翁们。因此,解决经济不平等问题,阻止这些巨富继续因高碳排放而获得厚利,对消除极端贫困和对抗气候变化来说都至关重要。

乐施会呼吁巴黎协议需要解决由于气候变化而带来的,无法通过气候适应解决的“损害与损失”问题,并确保所有气候项目和行动都要保障人权和维护性别平等。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