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在接受俄新社记者采访时,中国驻俄罗斯使馆公使衔经济商务参赞高锡云表示,俄查封切尔基佐沃市场事件,给中国商人带来了巨大损失,但俄中经贸合作走向正规化是必然趋势。就在此前一天的25日,俄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主席巴斯特雷金宣布,俄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业已成立由俄所有执法部门代表组成的专门机构,努力尽快彻底关闭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

莫斯科时间6月26日早9时许(北京时间6月26日13时许),依然睡眼惺忪的我来到办公桌前,按下电脑启动键——这是职业习惯了,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按下电脑的启动键,然后再去洗漱。

摘要: 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被暂时关闭后,每天都有失业的劳工站在市场门口翘首期盼它重新开张。美联社  近期俄罗斯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部分华商货物被封存。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为此将于22日率领由商务、外交、海关及浙江市场关闭华商损失惨重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赴俄讨公道 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被暂时关闭后,每天都有失业的劳工站在市场门口翘首期盼它重新开张。美联社  近期俄罗斯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部分华商货物被封存。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为此将于22日率领由商务、外交、海关及浙江、福建、黑龙江、河北等省商务主管机构组成的代表团,赴莫斯科就相关事宜进行进一步交涉。这是此事发生后,双方政府所进行的最高级别磋商。  中方盼尽量减少合法货品损失  综合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经济参考报》报道,中国商务部欧洲司副司长凌激20日在媒体吹风会上称,中国政府对俄罗斯政府打击走私违法行为不持异议,但是希望俄罗斯政府能够有效保护中国商人的合法权益,包括人格尊严和人身财产安全。  此外,中国商务部此番磋商,重点将放在经营合法的货品和商户上,希望俄罗斯政府能够允许华商持合法证件,将被封存在市场中的货物登记领出,并向这些华商提供安全、规范的经营场所,尽量减少华商损失。  低于华商心理预期  一位从事俄罗斯业务的华商透露,中国政府的态度可以理解,也是目前唯一可能采取的方案,但是这样的结果远远达不到目前在俄罗斯的中国商人的心理预期。  原因在于,批发市场中,大量的商品都有“灰色清关”问题,本身无法提供合法的凭证文件。查封走私货物为各国政府惯例,中国政府不可能要求俄罗斯方面归还已经被明确认定为违法的货品。  被关闭市场未必会重新开放   另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国家总防疫师根纳季·奥尼先科20日透露,根据莫斯科市消费市场与服务局的评估,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未必会重新开放。  重头戏:解决“灰色清关”之困  据悉,高虎城一行在俄罗斯访问期间,将会见俄罗斯经济部、外交部、联邦海关总署以及莫斯科市政府的官员。  除了要求俄方在执法中保护华商的人格尊严、敦促俄方允许华商将合法货物领出外,中国商务部此行的重要目的是解决历史遗留的“灰色清关”问题,建立规范、透明的贸易秩序。  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灰色清关”是中俄贸易中的专用词汇。上个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日用品匮乏,而日用品进口批次多、批量少、货品分散,在进口程序上要耗费大量时间。为鼓励进口、简化进口流程,俄罗斯政府允许商品包税进口,即按照货物重量或者体积一并缴纳关税,不详细按照税号报关。一批的专业清关公司应运而生。   多年之后,贸易规则已经改变,但包税清关的模式,却一直占据着中俄贸易的主流。这种模式由于大幅度走私货品、逃避关税,给中国商人带来了暴利。  但由于“灰色清关”没有俄罗斯海关的报关单,一旦商品遭到俄权威机构的检查就会因无法提供海关有效文件而被认定为走私货,面临被查抄甚至没收的风险。  “中俄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凌激透露,此前中俄外贸机构针对“灰色清关”,建立了专门磋商机制,成立了贸易秩序规范小组。今年6月,中俄在总理定期会晤机制下成立了海关合作分委会,将贸易秩序规范小组纳入其中。  目前中国政府对此的建议是,两国海关交换报关数据,以防止“灰色清关”,同时,清理占据中俄贸易大部分市场的专业清关公司。  纷争或促成中俄贸易正常化  中国大陆相关专家21日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俄方查封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对在俄华商和中俄贸易都已造成损失,却有可能让中俄经贸以后进入正常化轨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问题研究专家李中海分析,俄罗斯之所以“灰色清关”泛滥,主要是由历史原因造成的,“不能怪华商”,“这次莫斯科政府突然下达关闭命令,没有给华商整理及转移货物的时间,多少有些故意扣押华商货品的意思”。  在俄罗斯外交问题专家姜毅看来,之前俄罗斯在处理华人问题上做得好,但这次事件也不见得就意味着俄对华人的态度变得更坏。这不是针对华人的动作,也不是对中国有什么企图。  从中俄边境开展“灰色清关”以来,如绥芬河等中俄边境已滞留了大量商品,华商利益和中俄贸易都受到很大影响。  “但这或许也会变成好事。”李中海说,严厉的管理有助于转变中国商人的观念,也能推动中俄政府致力解决这一长期存在的问题。  姜毅亦认为,从大市场关闭以及对华人的处理上可以看出,俄正在对中俄贸易中存在的不健康、不正常的现象进行纠正,中俄贸易经过这么多年发展,走向正规化、健康化是一种大势所趋,但在处理手法上要考虑。  俄方同意华商提货 不追究刑责  在俄华商代表,俄罗斯华人和平统一促进会名誉会长韩存礼20日透露,经过多次交涉,俄罗斯总检察院已经表示不会追究华商的刑事责任,最多只是罚款。  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随着中国代表团即将于本周赴俄罗斯着手解决此次事件,事情正变得明朗起来。韩存礼预测,最终中国商人可能在付出一笔罚款后,将所扣押货物提走。  另据俄新社报道,部分商人从7月20日起已经开始从切尔基佐沃大市场拉走货物。20日当天,切尔基佐沃大市场车水马龙,聚集了许多拉货的大小车辆及原市场商贩和租赁者。  切尔基佐沃大市场所在地“伊斯梅洛沃”区区长切布拉科夫透露,“截至20日,约有3500辆汽车从市场进出”。  切布拉科夫同时向原市场工作人员承诺,22日前将公布具体的取货时间安排,如果有人向商人们索取钱财,那么商人应该找检察院,而且不会涉及罚款。  身份不合法 在俄华商待规范  除了“灰色清关”问题,目前在俄华商还面临着身份不合法、行为不规范等多个问题。  据俄新社的报道,在当地时间7月9日的时候,1500名中国人聚集到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门口,要求在市场执勤的警察退还存放着货物的集装箱。  警察在检查了这批中国人的证件后发现,其中许多人都不合法,然后拘留了187名中国商人。  根据俄罗斯法律规定,在俄罗斯工作的外国人需要办理务工卡,而大多数中国人通常托人到俄罗斯的代理公司办理。  务工卡上所登记的地址并不是中国工人实际的居住地,这就给俄罗斯政府提供了理由,认定这些中国人属于非法居留。  “他们抓华商是有证据的,”韩存礼表示,“很多中国人其实不懂,说是办理了身份证,但身份证是哪儿办的,怎么办的都不清楚。”因此他预计95%在那儿的中国人都有身份方面的问题。  此外,根据俄罗斯健康机构规定,为了保证身体健康,预防瘟疫等疾病的发生,俄每人居住面积不得低于8平方米。据韩存礼介绍,很多中国人的居住面积不足8平方米,却不知道这是违法的,认为之前他们办理了居留证就行了。  中国政法大学俄罗斯法律研究中心副教授王志华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如果从法律角度出发,中国商人的做法的确有不合法的地方。  按照俄罗斯法律规定,持俄罗斯签证的中国商人到了俄罗斯之后还需要到移民局办理落地签,落地签的时间长短不同,并且有地域限制。商人被捕的原因可能有超时或者超出活动地域的限制。比如在切尔基佐沃市场做生意的商人,他们的活动范围应该就在莫斯科地区。  回顾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被暂时关闭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韩存礼指出:“一些中国商人和协会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俄罗斯方面的说法并不妥当。”  浙商损失逾15亿美元  浙商在此次事件中损失惨重。据俄罗斯温州商会会长虞安林介绍,在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中的温州商会会员有近万名,仅温州商人上报的损失就超过8亿美元;浦江商人、诸暨商人、台州商人各有超过1亿美元的损失,加上浙江其他地方的商人,浙江商人总的损失超过15亿美元。  中新社报道,不过,浙商在俄罗斯遭遇的“灰色清关”之困近日有望破解。在中俄两国政府协调下,一个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的对俄贸易平台正式成立。凡是通过这个走正规报关途径的“白色清关”平台到俄罗斯的产品,其出厂、报关、销售各个环节都符合两国法律程序。  一只蚂蚁关了   北京商户受重创  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大市场(华商称之为“一只蚂蚁”)被关闭,给有着“东欧外贸市场聚集地”之称的北京雅宝路市场带来不小的“震动”。  《北京青年报》报道,在雅宝路经营10年的商户刘先生说,他现在每天最关注的就是俄罗斯的政策消息,那边一有风吹草动,他立刻就会被波及。  雅宝路服装行业分会会长程文龙透露,雅宝路很多老商户在俄市场均有商铺,很多人的货柜被扣损失惨重,如不能尽快解决则有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此外,为了增加销路,同时避免货运至俄罗斯的风险,雅宝路人还开创了自己的网站,开始进行网络销售。(编辑 苏普)

图片 1

“一只蚂蚁”里的中国货是“走私品”吗

洗漱完毕,坐到电脑前开始认真浏览各大新闻网站,发现一篇题为《俄数万华商一夜间倾家荡产 被指走私》的文章被各大网站纷纷转载,一看来源是《国际先驱导报》。 这是“一张依托《参考消息》报社丰富的信息资源和雄厚的采编实力,以前瞻视角纵览天下大势、观察新动向、引领新潮流、传播新观念的国际新闻周报”。

中国报告网提示:灰色清关黑幕重重 症结在腐败

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位于莫斯科市东北部,被在俄华人称为“一只蚂蚁”市场。凡是在莫斯科呆过一阵子的人都知道也都去过这个地方,比如理发、买中国人喜欢吃的青菜、豆腐等。这个叫“一只蚂蚁”的市场,其实与蚂蚁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个地方的俄语发音是“伊兹马伊洛沃”,中国人嫌俄语念起来绕口,就干脆把这个名称汉化了,直接叫成“一只蚂蚁”。这个市场是许多在俄华商的“淘金地”,也是在俄罗斯有名的中国商品集散地。

其实,这篇文章所反应的事件发生在2008年的“9·11”。从某种角度讲,这实际上并不是一条新闻,而是一条旧闻的继续。但这条旧闻却有着一段并不如烟的往事。把这段往事按着“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的原则写出来,也许对各位博友尽可能地贴近事实有所帮助……

华商们在市场外等待

2008年9月11日,俄总检察院侦查委员会突然对该市场采取强制行动,共查封集装箱约6000个,重量约10万吨,货物总价值约20亿美元。这是近几年来在俄华商损失最大的一次事件,也再次凸显中俄民间贸易走出“灰色清关”的紧迫性。

6月25日,俄罗斯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主席巴斯特雷金宣布,俄检察院侦查委员会业已成立专门机构用以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中国人称“一只蚂蚁”市场),参与该机构的包括俄所有执法部门的代表。巴斯特雷金指出,“莫斯科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是‘国中国’,他们那里有自己的警察、自己的海关、自己的法院、自己的检察院。那里有很多人常年不用外出,所有生活设施都有,其中包括妓院。这种丑陋的大市场应当被一劳永逸地取缔。”

华商们在市场外等待

据悉,俄方大规模查抄中国商人货物的理由是,这些货物“没有报关单和税单”,“货物来路不明”,因此认定这些货物是“走私商品”。但知情者指出,俄方指责华商货物为“走私货”有欠公允,被查封并拉走的许多货物都是通过“灰色清关”途径进入俄境内,由俄海关委员会指定的“清关公司”负责办理入关手续的,这似乎不能完全与“走私品”相提并论。

据悉,俄检察院侦查委员会正在处理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上发现大批对人体健康有危害儿童服装和鞋等走私商品。存放在属于俄“AST”集团的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市场仓库里。这批货物没有随货单据、没有海关清单、没有仓储单据,4个月来一直没有货主前来认领。俄检查机关将对这批货物进行相应处理。

●核心提示

俄打击“灰色清关”时松时紧

其实早在6月1日,俄总理普京就要求内务部和检察院彻底改变打击走私活动局面,尤其是在打击轻工产品走私活动方面。普京在当天政府主席团会议上说:“走私活动是一个单独的话题。打击走私活动的工作似乎在进行,但是收效甚微。走私的结果就是坐牢,可又有谁坐牢了?普京举例说,在莫斯科市内一家市场查获了将近20亿美元的走私货。

7月已过,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关闭的余波仍愈演愈烈6万多户华商、15亿美元的货值,以及温州数百家大大小小的鞋厂、袜厂和流水线的工人们;损失极大,打击极深。据透露,多位高层领导都对事件表示关心,这也是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日前急率中国政府经贸代表团赴莫斯科磋商的动因。

什么是“灰色清关”?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各地市场商品供应极为紧张,俄政府不得不大量从国外进口商品。为鼓励进口、简化海关手续,俄罗斯海关委员会允许所谓的“清关”公司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提供运输和清关捆绑在一起的“一站式”服务。这种服务也常被称为“包机包税”、“包车包税”或“包柜包税”。这种方式对到俄罗斯做生意的商人的有利之处是进口手续简便,货主只要向“清关公司”缴纳一笔费用,自己不用与海关打任何交道,“清关公司&rdq

6天后,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在接受俄罗斯电视频道的《一周新闻》节目采访时透露

7月29日莫斯科市政府商业和市场局与俄罗斯中国总商会及华商代表见面,就货物运出、存放和销售及部分人员安置等问题进行磋商。

uo;就会把所有俄罗斯海关报关手续办好。目前,俄罗斯在同土耳其、韩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等许多国家的贸易实践中,也都广泛使用“灰色清关”。

,普京总理所说那20亿美元的货就是切尔基佐沃市场没收的走私货。据知情者证实,这批货就是俄罗斯最高检察院调查委员会于2008年9月11日在ACT市场查封的那批货,其中包括在俄华商货物。

在温州鞋革行业协会秘书长谢榕芳的记忆中,这已是中国商品在俄罗斯第22次遇到查封问题了。为什么中国商人在俄罗斯屡屡受困?存在了二十年的灰色清关背后有着怎样的黑幕?记者深入采访后,结论只有一个:痛定思痛,中俄民间贸易已到了必须改变思路的时候。

多年来,俄主管部门对“灰色清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击也是时紧时松。“灰色清关”几乎一度成为俄罗斯进口的惟一路径,并被各国商人看成是抢占俄市场的无奈手段之一。事实上,俄罗斯政府也非常清楚“灰色清关”的弊病所在,但一时又下不了彻底取缔的决心。

多年来,俄罗斯一直想对“灰色清关”说不,但每次都是把拳头高高地举起,然后又轻轻地放下。事实上,俄罗斯政府也非常清楚“灰色清关"的弊病所在,但一时又下不了彻底取缔的决心。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牵扯的因素也非常多:直接或间接参与非正规贸易的俄罗斯人很多,突然关闭这一渠道会导致很多人失业;由于通过“灰色清关"途径进口的商品价格相对较低,关闭这一途径的直接结果将导致俄罗斯日常用品价格上涨,由此将直接影响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同时“灰色清关"在长期存在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链,这个受益群体在俄罗斯很有势力。关闭“灰色清关",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因此会利用手中的一切资源竭力拖延非正规贸易的消亡。

在俄罗斯做生意的中国人主要来自温州、福建、黑龙江,其中以温州人最多,因此受打击也最重。

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牵扯的因素也非常多:直接或间接参与非正规贸易的俄罗斯人很多,突然关闭这一渠道,会导致很多人失业;通过“灰色清关”途径进口的商品价格相对较低,关闭这一途径的直接结果是导致俄罗斯日用品价格上涨,进而直接影响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同时,“灰色清关”已经形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链,这个受益群体在俄罗斯很有势力,关闭“灰色清关”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因此,他们要利用手中的一切资源竭力拖延非正规贸易的消亡。

“狼来了”喊了多年,人们似乎已经习惯并且麻木了。切尔基佐夫斯基市场要被关闭的官方命令和坊间传闻已传了好几年,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不过,这次似乎有迹象表明,俄罗斯这回可能要来真格的了。

谢榕芳气愤难平,温州的货品出口到全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俄罗斯遇到这种问题。灰色清关是俄罗斯自身的腐败造成的,却让中国商人来承担。为什么不对海关官员进行处理,却让华商成为替罪羔羊?

近几年来,随着俄罗斯经济形势的逐渐好转,俄高层开始考虑对“灰色清关”说“不”。2000年,普京下令严查莫斯科最大的“大公”和“三条鲸鱼”两个家具城,查出大量从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走私进口的欧洲家具,涉案金额高达2000万美元以上,牵扯人员分布在俄联邦调查局、内务部、总检察院、海关总局等各强力部门。2005年8月,俄警方在莫斯科舍列梅捷沃机场海关截获以网球和地漏盖名义报关的大批走私手机和电脑配件,货物总重量约300吨,可组装20多万部手机,总货值超过1000万美元。据悉,该走私网所供手机占俄整个手机市场的65%。但是,俄罗斯的每次“严查”,似乎都给人以“雷声大、雨点小”的印象,这使得“灰色清关”现象屡禁不止。

长期以来,俄罗斯警察查抄没收中国商人的货物在莫斯科早已不是新鲜事,从“扩东"楼到“兵营"楼再到“艾米拉”,俄警方隔三差五地习惯性查抄在俄华商货物,而每次查抄都不会空手而归。但被中国人称为“一只蚂蚁”市场的ACT市场在俄警方此前多次针对华商的‘灰色清关’事件中却一直都毫发无损。

损失超过20亿美元

在俄华商:最容易“受伤”的商人

“一只蚂蚁”在俄罗斯华人圈里的知名度老高了。凡是在莫斯科呆过一阵子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也都去过这个地方,比如理发、买中国人喜欢吃的青菜和豆腐等等。这个叫“一只蚂蚁”市场的其实与蚂蚁并没有什么关系。这个地方的俄语名是“Измайлово”,中国人嫌俄语念起来绕口,就干脆把这个名称汉化了,顺着发音,直接叫成“一只蚂蚁”。这个市场的大老板是一位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出生的犹太人,此人叫伊兹马伊洛夫。据说他在俄罗斯高层人脉很多,与许多有权有势的人都称兄道弟,所以这个“一只蚂蚁”市场似乎成了在俄华商的“避风港”。

据谢榕芳介绍,这次有一万多个货柜被封,其中八九成都是温州的鞋袜。据初步统计,21亿美元货物中有15亿是浙江商人的。温州商人上报的损失超过8亿美元,浦江商人、诸暨商人、台州商人各有超过1亿美元的损失。

今年6月1日,俄总理普京亲自主持政府主席团会议,讨论发展本国轻工业的具体计划。普京指出,为发展俄本国轻工业,俄政府要在两方面下工夫:加大对本国轻工业企业的投资;有效打击走私活动。普京举例说,在莫斯科一家市场查获了将近20亿美元的走私货。6天后,俄总检察长尤里·柴卡在电视节目中透露,普京所指的“20亿美元的货”就是切尔基佐沃市场没收的走私货。这似乎开启了俄政府打击“灰色清关”的新一轮风暴。

但2008年9月11日,俄总检察院却突然对此市场采取了强制行动,这是近年来在俄华商损失最大的一次事件。据悉,此次被扣集装箱共有6000个,重量

这并不是第一次华商在俄罗斯遇到查封。去年9月11日那次,仅浙江就有7000个集装箱的货物被查扣,当即造成温州105家企业停产。这一次损失将更大。

据了解,轻纺商品

约10万吨,价值约20亿美元,涉及国内2000多家企业——这无疑是在俄华商的“9·11”。

陈亮生的公司在去年,有200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被查封。直到今天,他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有关被扣物品的消息。当时俄罗斯总检察院称没收了22个集装箱的走私货,主要是儿童商品,包括服装和鞋子;并表示,经过鉴定查明,这些商品都是无法使用的,而且对儿童身体健康有害,将进行销毁。虽然有中国政府高层出面为该批货物说情,但商人们并没有等来好消息。

属俄“灰色清关”的重灾区。近年来,俄本国产业在整个轻纺业中所占比重一直呈下降趋势。俄工商会轻纺企业委员会主席证实,目前在俄轻纺市场上,60%的商品为灰色进口产品。这使得轻纺商品最容易进入俄强力部门视野,在俄华商成了俄相关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

俄方大规模查抄中国商人货物的理由是,这些货物“没有报关单和税单",“货物来路不明",因此俄方称这些货是“走私商品"。但知情者指出,俄警方指责华商货物为“走私货"有欠公允,被查封和拉走的华商许多货物都是通过“包机包税"、“包车包税"的“灰色清关"途径进入俄境内,由俄海关委员会指定的“清关公司"负责办理进关手续,货主向这些公司一次性交纳整架飞机和整个车皮的税款,因此这似乎不能完全与“走私品"相提并论。

在查扣风波后,俄罗斯通过法律禁止外国人进行自由市场零售贸易,并有消息称切尔基佐沃将因此关闭。随后中国商人采取了雇用俄罗斯售货员,或以俄罗斯人名义租柜台的办法继续做生意。

2004年2月9日至12日,俄内务部警察接连拉走莫斯科“艾米拉”贸易市场内总价值3000多万美元的华商货物。2005年3月12日,俄税务警察将位于莫斯科南区的萨达沃特“花鸟市场”内的中国鞋强行拉走。这批鞋主要来自温州20家出口企业,达100多个集装箱,价值8000余万元人民币。尽管对中国货物的封库拉货事件屡屡发生,但因有高额利润吸引,加上侥幸心理的作用,部分在俄华商还是不愿下决心与“灰色清关”决裂。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各地市场商品供应极为紧张,为此,俄政府不得不大量从国外进口商品。为鼓励进口、简化海关手续,俄罗斯海关委员会允许所谓的“清关"公司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提供运输和清关捆绑在一起的“一站式"服务。这种服务也经常称为“包机包税"、“包车包税"或“包柜包税"。这种方式对到俄罗斯做生意的商人的有利之处是进口手续便利。货主只要向“清关公司"缴纳一笔费用,自己不用和海关打任何交道,“清关公司"就会把所有俄罗斯海关报关手续办好。目前,俄罗斯在同土耳其、韩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等许多国家的贸易实践中也都广泛使用“灰色清关"。

灰色清关症结在腐败

不能否认,“灰色清关”的贸易方式,在历史上对促进中俄两国民间贸易的发展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俄国内的“灰色清关”这张看不见的大网中,华商是利润率最小、风险最大、稳定性最差的一环。所以,俄高层每次清剿“灰色清关”时,损失最大的就是华商。

曾几何时,“灰色清关"已差不多成为俄罗斯进口的惟一路径,并已经被各国商人看成是抢占俄市场的一种无奈手段之一。因为,在俄罗斯,企业不通过“包机包税"、“包车包税"等是拿不到俄方的报关单的,即没有相关的凭证。同时通过“灰色清关"能使关税稍微降低一些。业内人士称,如果中国商人完全拒绝“灰色清关",全额纳税,那等于是将市场拱手让给了土耳其、韩国等竞争对手。似乎残酷的现实在逼着你通过俄罗斯清关公司走“灰色清关”之路。

在俄华商屡受打击的根源是灰色清关二十年前,当来自温州、福建和东北的第一批中国商人带着廉价的鞋袜衣服,远赴莫斯科开辟这个轻工业品极度缺乏的市场时,灰色清关这个毒瘤已伴生并持续到今天。

发生在2008年9月11日的俄最高检察院调查委员查封切尔基佐夫斯基集装箱大市场华商货物事件,给在俄华商再次重重地敲响了警钟。这个市场的大老板是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出生的犹太人伊兹马伊洛夫,据说他在俄高层人脉很广,与许多有权有势的人称兄道弟,所以这个“一只蚂蚁”市场似乎成了在俄华商的“避风港”。但如今,“避风港”已不再宁静,就连伊兹马伊洛夫本人现在也正忙着申请土耳其国籍了。

实际上,“灰色通关”已成为俄罗斯一些商人避税、官员腐败的温床。近年来,俄高层曾多次对此进行了严厉的打击。在俄国内的“灰色清关”这张看不见的大网中,华商是利润率最小、风险性最大、稳定性最差的一环,而那些海关中的蛀虫和所谓的“清关公司”则是坐在办公室里数钱的一帮“老大爷”。所以,俄高层每次清剿“灰色清关”之时,损失最大的就都是华商。

伊斯梅洛夫正是通过这一方式,吸引中国数万商人走进切尔基佐沃市场,积累起不菲的财富。

华商该摒弃“灰色”渠道了

普京6月1日在政府会议上说,“为什么前两年我当总统时几乎把海关的领导层都换了,

俄罗斯海关部门猖狂的腐败现象,是灰色清关的症结所在。黑龙江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宿丰林认为。

“灰色清关”是中俄两国共同关心的话题。为解决中俄民间贸易中“灰色清关”这个“瓶颈”,中俄两国政府在2004年就成立了“中俄政府规范贸易秩序工作分委会”,开展相关工作。胡锦涛主席今年6月17日访俄期间,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共同发表了《中俄元首莫斯科会晤联合声明》,声明中强调,“双方表示,在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框架下即将成立的海关合作分委会,对进一步提高两国经贸合作水平、加强两国海关部门合作,具有重要意义”。这些都对中俄民间贸易告别“灰色清关”、实现双边贸易正规化起到了促进作用。

现在走私的各种渠道依然畅通、依然照常运行?”为什么?呵呵,那是因为一群饱鸭子被撵跑了,又来了一群新的饿鸭子,他们的胃口更大、更好。

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日用品匮乏,急需从中国进口大量便宜货。但碍于海关清关手续烦琐,俄罗斯海关委员会允许清关公司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这类公司通常由俄罗斯人合法注册,向在俄华商提供包机保税的一站式清关服务。清关公司在接受中国民间商人委托后,与海关官员联手,将整架飞机的货物以包裹托运的形式清关。

常言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在俄华商真的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了。只有正视现实,摒弃传统的灰色渠道,更多注重产品质量、营销策略、品牌效应,开展正规清关,真正实现人员、货物、经营“三个合法”,华商才能从“大市场”走向“大商场”,才能不再整天提心吊胆地做生意,才能理直气壮地面对俄方的执法行为,才能不成为俄国内各派势力争斗的牺牲品,才能摆脱那种总是“俄罗斯非法商人无忧无虑拿大头、华商辛辛苦苦拿小头”的怪圈,最终在俄罗斯市场站稳脚跟,并正常发展。

“灰色清关"的贸易方式在历史上对促进中俄两国民间贸易的曾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这一贸易形式也有很大的风险,因为“清关公司"出于某种利益考虑,在货物通关后不给货主出具正式的海关报关单和税单,再加上俄政府部门之间互不通气,为俄警方随意查扣华商货物制造了借口。中国商人货物被查扣事件引发的“灰色清关"问题,是两国民间贸易中长期存在的一个“瓶颈"。为此,中俄两国政府在2004年就已经成立了“中俄政府规范贸易秩序工作分委会”,开展规范中俄两国贸易秩序工作。目前,但随着俄罗斯政府也加大了打击腐败特别是惩治海关系统的工作力度的加大,规范中俄民间贸易秩序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期。

之所以称其为灰色清关,是因为这类清关公司的清关方式阴暗重重,表面上是为中国民间商人提供简化的货物清关服务,实际上清关公司并不能向在俄华商提供任何税务单据证明。他们通常以高税低报的手段,勾结海关官员,以低于法定关税水平的价钱将货物运入俄罗斯市场。最终,在俄华商不但需要付给清关公司一笔不菲的清关费用,收到的货物还是没有完税证明的黑货,随时面临被俄税务警察没收的窘迫。宿丰林说。

6月26日,中国驻俄罗斯使馆公使衔经济商务参赞高锡云在接受俄记者采访时表示,俄查封切尔基佐沃市场一事给中国商人带来了巨大损失,但是俄中经贸合作将走向正规是必然趋势。据悉,作为中国政府驻俄商务机构,经商参处一直高度关注华商在俄经营情况,并就华商有可能面临的风险及时提出规避意见和风险警告。这样的建议和警告2008年经商参处就向华商发布了几次,希望华商尽快转变经营方式,尽快放弃“灰色”清关而转向正规清关。

俄方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俄罗斯居民每年消费2.3亿2.5亿双鞋,其中大部分产品是以灰色清关方式进口的中国鞋,数量约为1.5亿双;正规完税进口的鞋子不过8000万双。

是时候了,在俄华商可能真的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了。在俄华商应尽快改变经营模式,放弃“灰色”清关做法,走“白色”清关道路,按照中俄两国法律要求规范贸易秩序。因为,只有合法经营,华商才能不整天“提心吊胆”地做生意,才能理直气壮地面对俄方的执法行为,才能不成为俄国内各派势力争斗的牺牲品,才能摆脱那种“总是俄罗斯非法商人拿大头、我们拿小头的怪圈”。

宿丰林认为:由俄罗斯人注册成立的清关公司,一是解决了在俄华商的语言问题,二是为在俄华商简化了通关手续。虽然清关公司并未解决货物的完税问题,但凭借语言优势与人际资源,足以吸引急于向俄输入商品的民间商人。

其实,“灰色清关”是两国都不愿意看到的现象,是中俄两国关系中的一个较为敏感的话题。俄罗斯打击“灰色清关”的原因无可厚非、决心可以理解、但方式有待商榷,因为这需要两国政府和双方贸易者共同的切实努力,而不是简单地搞一两次查封、弄点儿罚没款就可以完事大吉的。只有彻底打击俄国内的腐败、规范海关相关程序、加快相关通关手续,那才是治病治本哟!

灰色清关可以休矣

另:切尔基佐夫市场的持有者捷利曼·伊兹马伊洛夫去年跑到土耳其花了近15亿美元盖起了一个超星级宾馆,俄媒体纷纷指责把在俄

华商为了避税,降低成本,不惜冒着货物被查抄的风险,花钱委托灰色清关代理货物通关业务。清关公司为求从中牟取最大利益,与俄海关腐败官员暗中勾结,将货值低报、瞒报或改变货物品名,从中与俄海关腐败分子瓜分中间差价。

6月25日,伊斯梅洛夫接受了土耳其《法塔》报("Vatan")的采访。阿塞拜疆出生的俄罗斯寡头捷利曼·伊兹马伊洛夫在回答为什么他在土耳其而不是俄罗斯投资的问题时说:“当我在莫斯科举步维艰的时候,当我连家庭都养活不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来帮我。在神的帮助下现在我有了一切,钱是我挣的,我想花到哪儿就花到哪儿。” 伊兹马伊洛夫还说:“我是阿塞拜疆人,我母亲是犹太人。从小我父亲就对我说,土耳其人是我们的兄弟,除了他们我们谁也没有。所以当过了许多年我来到这里时,我对这个国家一见钟情,并决定就在这里建造自己的酒店。我还要感谢土耳其,她也非常热情的接纳了我。”

谢榕芳难以认同这一点。华商通过灰色清关付的费用并不比白关低,最关键的是海关腐败人员给白关这条路设置了重重障碍。所有华商都希望可以正规清关,那么以后也不怕政府以灰色清关为借口对货物进行查封。但所有中国货物都正规清关会损害俄罗斯海关官僚的额外收入,他们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谈到最近有关切尔基佐夫市场的言论时,伊兹马伊洛夫指出,那是忌妒他的人对他进行的抨击,想必他们是向俄罗斯总理普京说出了问题的本质。他强调说:“我要求侦查部门解决切尔基佐夫市场的走私货问题已经有一年了,这个问题跟我毫无关系,不过他们保持了沉默。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现在惊慌起来了。”

虽然华商花了更多的钱,但在俄罗斯政府的眼中,灰色清关就是走私;加上幕后是伊斯梅洛夫这个被普京重点打击削弱的寡头势力。

此人就是现年53岁的伊兹马伊洛夫,中国人所称的“一只蚂蚁”市场的大老板。此人家中共有12兄弟姐妹,他排行第10。据他说,他还在巴库经济学院读大一时就开始经商了。他曾在俄罗斯经济发展部任职。1989年,正式注册成立ACT集团公司,该集团公司共有30亿美元的资产,这个集团公司的年经营额为20亿美元。该集团公司旗下共有31家子公司,“一只蚂蚁”市场上的ACT市场只是其中的一个子公司,看看这极尽奢华的酒店,再看看那个“一只蚂蚁”市场和一个个集装箱货柜;看看他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再想想华商脸上的愁容和普京脸上的愤怒。我们不难看出,谁才是“一只蚂蚁”市场上“灰色清关”事件的最大受益者,谁应该是此事的最终买单者……

在今年世界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灰色清关给俄罗斯带来的问题更加凸显。普京解决灰色清关的决心,显然并不会因为俄罗斯已经出现的皮鞋涨价而动摇。

专家认为,这也许是一个契机,让中国商人可以痛定思痛,重新走一条中俄贸易的合法大道。中俄民间贸易到了改变思路的时候,双方要进行协商,共同清理整治清关公司。宿丰林说。

●国际观察

中俄民间贸易面临转型

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问题在中俄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终于逐渐平息下来。中国政府经贸代表团团长、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25日在莫斯科说,经过积极工作和友好磋商,中俄双方就妥善处理市场关闭问题达成广泛共识。

俄分析人士认为,切尔基佐沃市场的关闭意味着中俄民间贸易面临转型,在俄广大华商必须转变观念,改变过去的经营方式。

多种因素促俄关闭市场

俄舆论认为,导致俄罗斯政府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的原因包括多种因素。

首先,俄工业和贸易部长赫里斯坚科6月提交政府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非法途径入境的商品不仅对国家税收造成巨额损失,而且不利于俄轻工业发展。报告主张打击以销售灰色清关和假冒伪劣商品为主的集散市场。

其次,俄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最高检察院、联邦移民局、莫斯科市政府等部门指出,切尔基佐沃市场内存在卫生条件恶劣、出售走私和假冒伪劣商品、非法移民聚居、危害社会治安等弊病,主张彻底关闭该市场。

再有,俄罗斯列瓦达分析中心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7%接受调查的莫斯科受访者对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表示赞成。

灰色清关阻碍发展

中国驻俄使馆公使衔经济商务参赞高锡云说,中俄民间贸易在近20年发展中为两国经贸合作作出了应有贡献,其历史作用不容否定。但与其相伴而生的灰色清关等问题严重阻碍了中俄民间贸易健康发展。

在灰色清关的实际操作过程中,清关公司与部分腐败海关官员相互勾结,采取谎报货物或瞒报货值等手段,以减少税费成本为己牟利。而中国客商往往拿不到通关手续等证明,商品进入俄境内后不具有合法地位。

近年来,俄政府加大了整顿国内市场秩序的力度,一旦灰色清关商品被认定为非法入境商品,遇到税务检查就会面临罚款、没收货物等处罚。

华商需改变经营方式

切尔基佐沃市场是莫斯科乃至全俄罗斯华商最为集中的大市场。据俄罗斯中国总商会统计,在那里经营的华商大约有6万户。

高虎城指出,俄方在执法过程中,应切实保护中国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避免出现有损中国公民人格尊严的行为,并尽可能减少其经济损失。

中国驻俄罗斯使馆临时代办李惠来说,华商要改变目前的经营状况,惟一的出路就是转变经营方式,走正规合法的经营道路。

中国驻俄罗斯使馆海关处参赞张建呼吁中国出口企业和商家认清形势,立足长远,认真学习和遵守俄罗斯的法律法规,彻底摈弃灰色清关的做法,走正规清关之路。

中国报告网提示:灰色清关黑幕重重 症结在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