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闭幕的湖北省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提出了要坚守长江水资源保护的“三条红线”,即长江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红线、用水效率红线、水功能区纳污红线。强化三峡库区、丹江口库区、清江库区、漳河库区以及洪湖、梁子湖、龙感湖等重点湖库的保护,全面落实“河(湖)长制”。对目前尚不具备开发条件的长江岸线资源提出了要划为“保留区”。

7月19日,环保部、国家发改委、水利部三部委联合印发《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

> 【中国环保在线 展会报道】各省两会“水”焦点热议不断,水环境治理处在各地政府工作重点位置。对此中国城镇水展积极响应,针对水环境、水生态改善的热点难点,整合行业内专家、设备厂商搭建水行业交流平台,2017年中国城镇水展将于9月5日-7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召开,欢迎业内设备厂商积极参与。地方两会闻“水”声 中国城镇水展奉上独特视角 2017年全国“两会”将于3月份在京召开,在此之前各地方“两会”将会密集召开,以共同商议向全国“两会”的提案。今年“水”仍是地方两会热议词之一,各地围绕“水”也有着各自的问题与提议。中国城镇水展小编针对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云南、湖北、新疆两会热议做悉数整理。 皖江水污染防治引关注 安徽“两会”委员代表支招 “皖江流域作为长江经济带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水污染防治形势不容乐观。”民盟中央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永飞于正在合肥召开的安徽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表示。 “把治水当工程做,工程竣工验收后,运营管理撒手不问,有的忽视水体生态系统构建,治理后仍是‘一潭死水’。”安徽师范大学教授周守标表示,要把“生态治水”和“水环境综合治理”理念应用到水体整治中。 安徽省人大代表、污水处理专家程寒飞建议,水污染防治要协调整合水利、环保、城建、国土等多个职能部门,通过污水共治的方法,来解决水污染的问题。 云南两会代表热议: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双赢之道 2016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树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问题为抓手,以绿色循环低碳发展为途径,以制度创新为动力,以重点工程为依托,以生态文化建设为保障,加大协同治理力度。 加强天然水源林保护工作,秉持“国家公园”的开发理念,推动纳帕海湿地、小中甸杜鹃林等国家公园的建设。—齐建新代表 抓好生态建设,做实节能减排工作,引导群众树立环保意识,从小孩抓起,加强学生环保意识教育,以“小手牵大手”保护好云南的碧水蓝天。—段绍丽代表 上海两会:环保税 水污染治理重要措施 2016年12月25日,《环境保护税法》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获表决通过,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执行。新环境保护税法有利于解决排污费制度存在的执法刚性不足、地方政府干预等问题;有利于构建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的绿色税制体系。 此前,201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实行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实行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以水定产、以水定城,建设节水型社会。而环保税被认为是实行严格水资源管理、落实水污染治理长效机制的措施之一。 湖北坚守长江水资源保护三条红线 让普通民众参与监督 1月21日,“两会”第三场新闻发布会解读《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决定》。胡弘弘称,《决定》提出了要坚守长江水资源保护的“三条红线”(长江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红线、用水效率红线、水功能区纳污红线),强化重点湖库的保护。对目前尚不具备开发条件的长江岸线资源提出了要划为“保留区”。《决定》还突出源头治理,推进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建立统一公平、覆盖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放许可制,监管更加严格。要求各级行政机关和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坚决查处和严厉打击各类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同时提出,要实行严格的水质和湖泊保护目标考核,全面落实“河长制”。 新疆“两会”热议:加强生态保护 呵护新疆绿水青山 “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是造福子孙万代的大事,必须坚定不移地保护好我们的生存环境,呵护好新疆的蓝天、白雪、绿水、青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坚定地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针对环境保护也提出不少措施,例如严格落实水资源管理“三条红线”、大力推广生物可降解薄膜等新技术、完善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制度等。 新疆人大代表、环保厅党组书记邵峰表示,政府工作报告在提到“依法加强生态保护”时指出,“要依法对重点积雪区、水源地、景区实施强制性保护”,这是画好不能触碰的生态红线。大力实施严守生态环境保护的底线,严把准入关,实行环境保护“一票否决”制度等各项生态环境保护措施。 浙江“五水共治”长效机制如何全面深化 政协建言完善落实五大机制 2017年,是省委作出“五水共治”决战治污水,大战防洪水排涝水部署的关键一年。聚焦机制的建立健全和有效执行,近日,省政协“五水共治”专项集体民主监督提出《关于完善和落实“五水共治”长效机制的建议》,建言完善落实五大机制。(以“河长制”为中心的组织协调长效机制、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运维管理长效机制、城镇污水处理设施运营长效机制、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长效机制、跨区域流域联动治水长效机制) 江苏两会声音:整治黑臭河 让家门口绿水长流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在重点做好的十个方面工作中就包括了持续改善生态环境。而与之息息相关的就是城市水环境的治理。去年年底,江苏省公布了115条需要治理的黑臭河,如何能够让我们身边的水更清?今年江苏省两会上不少政协提案都与此有关。 省政协委员蒋益军一直从事水环境的治理工作。他认为,治水首要的问题是要截污,但想要的截污,也很难做到。因此,他提出要将一条河的整治放在整个水域环境下去进行,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去做。 省政协委员蒋益军:“治水,不是一条河的概念,它是一个体系工程,根据水文条件,区域的河流,甚至大的流域的概念,考虑它的水量,水质情况,水污染源的情况,包括雨水量的情况,然后总结一起来考虑。” 透析“两会”风声 紧握“水”时代脉搏 各省两会“水”焦点热议不断,水环境治理处在各地政府工作重点位置,致力于为水环境、水生态改善提供解决方案的创新型企业在这个时代无疑成为新宠。对此中国城镇水展积极响应,针对水环境、水生态改善的热点难点,整合行业内专家、设备厂商搭建水行业交流平台,让更的技术为人所知,更先进的设备得以运用,为推进水环境、水生态的改善提供可以“落地”的支持。本届中国城镇水展将于2017.9.5-9.7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召开。欢迎业内设备厂商积极参与,共同把握政策背后带来的无限商机。更多资讯关注“水业圈”。

10月9日,水利部有关司局负责人就如何贯彻落实《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共抓长江大保护的具体举措进行了专门解读。  该负责人透露,为保障防洪安全、通航安全和生态安全,统筹规划利用和保护长江岸线资源,促进长江岸线有序开发,水利部会同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和有关地方,编制印发了《长江岸线保护和开发利用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今年已经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批准。  《规划》将岸线划分为岸线保护区、保留区、控制利用区和开发利用区四类,其中岸线保护区、保留区占岸线总长度的2/3。在管理措施上,严格分区管理和用途管制,开展岸线负面清单制定工作,严控新增开发利用项目,优化整合已有岸线利用设施,严格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方案审查。  规划沿江取水口、排污口和应急水源布局  资料显示,长江流域开发与保护的矛盾日益凸显,水生态环境形势不容乐观。主要表现在废污水排放量仍然较高,一些河段水质不达标,部分湖库富营养化程度较重,突发水污染事件风险较大,湖泊湿地萎缩现象依然存在。  针对上述现状,水利部提出,要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和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加强红线管控,强化资源环境承载力刚性约束。  首先,强化水资源承载力刚性约束。逐级分解最严格水资源管理“三条红线”控制指标,合理确定区域经济规模、城镇布局和产业结构。加强重大规划和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全面加大节水力度,优化用水结构,严格控制发展高耗水产业,严格控制中下游沿江地区新增取水口,促进节水减排。  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陈明忠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在水资源上,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要进一步落实2013年国办发布的《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办法》中确定的“三条红线”指标。  陈明忠透露,水利部组织制定了《长江经济带沿江取水口、排污口和应急水源布局规划》专项规划,该规划已经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批准,在系统内部印发实施。  其次,强化水环境承载力刚性约束。保护水资源、改善水环境,关键是加强污染源治理,控制入河污染物总量。根据水功能区水质目标要求,合理确定限制纳污控制红线,加强入河排污口监督管理,强化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力争到2020年,重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提高到84%以上,湖库富营养化得到有效控制。  第三,强化水生态承载能力刚性约束。根据长江流域综合规划确定的生态保护控制红线,对涉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生态敏感区河段,禁止大规模开发建设活动。按照河流断面生态需水和湖泊生态水位控制要求,确保河湖生态水量,增强河湖水系水体循环性,维系良好生态系统。  其中,水利部将加大长江、嘉陵江、岷江、清江等江河源头区和丹江口、三峡库区水源涵养区等区域生态保护力度,并从严控制沿江国家重点项目建设密集区,金沙江、乌江、岷江、大渡河等流域水电集中开发区,长江上游滑坡泥石流易发区和重要水源保护区等开发建设活动,从源头上防止水土流失和生态破坏。  推进赤水河、汉江等生态补偿试点  水利部有关司局负责人表示,在长江流域管理方面,存在协作机制不完善、流域立法进程滞后、部门管理职责交叉等问题。  为此,该负责人强调,共抓长江大保护,充分发挥长江水利委员会等流域管理机构的作用,强化流域统一监督管理,加强跨部门跨区域联防联控。  第一,要进一步强化流域综合管理。加强河湖水域空间用途管制,严禁围湖造地和围垦河道,完善河湖管护体制机制,大力推行“河长制”,强化地方政府保护职责。  其次,推进水利重点领域改革。按照“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探索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试点,推进赤水河、汉江等生态补偿试点工作,完善水土保持生态效益补偿制度。  水利部还提出,建立健全用水权初始分配制度,抓紧制定跨省主要江河水量分配方案,鼓励和引导地区间、流域上下游、行业间、用水户间开展水权交易。深入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  第三,加快长江流域立法进程。抓紧制定并推动出台《长江保护法》,进一步明确国家有关部门、流域管理机构、地方人民政府的保护责任,对流域涉水行为作出明确的法律规定,为实现长江大保护提供坚实的法律保障。  对此,中科院南京分院院长周健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作为长江保护的基本法,《长江法》的主要内容应包括:确立长江管理的基本原则;确定流域管理的相关主体及其责权利关系;按照地表水和地下水统一管理、水量和水质统一管理、取水用水与污水排放统一管理的原则,对规划、防洪、取水、调水、水保、土保、水政、水文、河道、堤防、边滩、蓄滞洪区等等方面的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决定》突出源头治理,推进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建立统一公平、覆盖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放许可制。推进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加强环境保护公益诉讼,实行最严格的水质和湖泊保护目标考核。围绕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提出了全方位的综合整治目标,生态保护对象涉及水、大气、土壤,形成“三位一体”立体保护。突出政府责任,倒逼全省各级各部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责任。

《规划》要求,必须确立资源利用上线、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制定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强化生态环境硬约束,确保长江生态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坏。

责任编辑:王伟

《规划》特别强调,将严格取水许可管理,促进流域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承载能力相协调。到2020年,长江经济带相关区域用水总量控制在2922.19亿立方米以内;到2030年,用水总量控制在3001.09亿立方米以内。

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指出,《规划》从区域协同治理的需求出发,提出水资源优化调配、生态保护与修复、水环境保护与治理等六大工程18类项目,建立重大项目库,以大工程带动大保护。

在政策的支持下,未来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上的投入规模会持续增大。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城镇污水处理厂为例,长江沿线城市在这方面的投入已达上千亿元,未来随着处理能力的增强和提标改造工作要求,还会有进一步投入。

定期进行评估考核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川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也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支撑。

作为我国经济、社会活动最频繁的区域,长江流域一直是生态环境最受关注的地区。

在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的召开新闻发布会上,时任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谈到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的主要问题时指出,流域的系统性保护不足,生态功能退化严重,缺乏整体性;污染物的排放基数大。废水、化学需氧量、氨氮的排放总量分别占全国的43%、37%和43%,饮用水安全的保障任务非常艰巨;沿江化工行业环境风险隐患突出,守住环境安全的底线挑战很大;部分地区城镇开发建设严重挤占江河湖库生态空间,发展和保护的矛盾仍然突出。

为此,《规划》提出,到2020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生态系统稳定性全面提升,河湖、湿地生态功能基本恢复,生态环境保护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到2030 年,长江干支流生态水量充足,水环境质量、空气质量和水生态质量全面改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显著增强,生态环境更加美好。

同时,《规划》强调严格评估考核,在2018年底、2021年底,环保部会同国务院相关部门和地方,分别对《规划》执行情况进行中期评估和终期考核,评估考核结果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报告,向社会公布。

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近年来,长江流域的水质状况是在逐步改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问题更多是在水资源保障方面。

建六大工程18类项目

赵英民介绍,为保障规划任务的落实,在落实《纲要》提出的行动、工程基础上,《规划》从区域协同治理的需求出发,提出水资源优化调配、生态保护与修复、水环境保护与治理等6大工程18类项目,建立重大项目库,以大工程带动大保护。

其中,以水环境保护与治理为例,包含河流源头及水质较好湖泊保护、饮用水水源保护、重污染水体治理、总磷污染治理四个部分。

重点包括:推进泸沽湖、万峰湖、大洪湖、丹江口水库、黄盖湖、洞庭湖、龙感湖、托口水电站库区等跨省界湖库的联合治理与保护;实施自卫村水库、亳州市涡北水厂、杭州市祥符桥水厂等20个未达III类水质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整治项目;推进府河、釜溪河、京山河、南淝河、派河、螳螂川等劣V类河流综合治理项目,以及嘉陵江、渠江、清江等支流拦污截污工程,开展长江口和杭州湾蓝色海湾整治行动;对总磷超标的地区实施总磷总量控制。

近年来,国家在水污染防治方面的工作在快速推进,今年7月,环保部印发《2017年度水污染防治中央项目储备库项目清单》,甘肃省兰州市等228个地市水污染防治总体实施方案纳入水污染防治中央项目储备库,涉及工程项目3300多个,总投资约3000亿元。

记者了解到,包括四川、江苏等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均有一定规模的项目纳入其中。

对此,薛涛认为,长江沿线很多本身都是供水区,长江沿线大部分城市都是水资源比较多的地区,整体来说,11省市的水环境质量相对较好。

“(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之前投入最多的退耕还林、退耕还湖等工程,水污染防治、饮用水源保护等方面也投入很多”,马军说,但是,现有一些领域的环保设施并不能满足环保需求,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投入。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在江苏扬州召开长江经济带环境保护座谈会,环资司司长任树本要求,沿江各地区要紧紧围绕生态文明建设、雾霾治理、长江经济带水污染防治等重大战略,集中力量储备一批投资拉动明显、环境效益突出的重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