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彩

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 靳国庆

特种动物养殖业是传统畜牧业的一个分支,是随着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而出现的,现在已经发展成种类齐全、经济效益较好的成熟行业。

——历届特养会回顾

近几年来,随着猪、牛、家禽以及毛皮动物养殖热潮的波动,以野猪、肉鸽、昆虫、珍禽等为代表的特种经济动物养殖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成为养殖行业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不过,在火爆背后,特养业发展也有种种隐忧。

现在,特养业常见的分类是:毛皮动物(狐貉貂、兔及竹鼠等毛皮用动物)、草兽类(鹿、驴、野猪等)、昆虫类(蜗牛、蜜蜂、黄粉虫、蚯蚓等)、特禽类(肉鸽、鸵鸟、大雁、山鸡、鹌鹑、鹧鸪等)、宠物类、水产类等。目前发展比较成熟的有毛皮动物、鹿、野猪、肉鸽、鸵鸟等。目前,特养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有:

本网 乔宁

毛皮动物:昨日风光难再依旧

种源品质较低。以水貂为例,我国目前都是从国外引进种源,几年之后品种退化严重,国内又缺少种源培育基地,结果导致皮张质量不高,难以和进口皮张竞争。

题记:我们并不想徘徊在过去,我们也不想沉溺在以往。辉煌始终属于历史,而挑战却永远等待在明天。

由于裘皮市场的持续低迷,毛皮动物存栏锐减,2006年后新上的一些养殖户已经放弃。据笔者保守估计,现在全国存栏应该下降一半左右,而河北的存栏大概能保持在2000万只左右。现在的问题是在裘皮制品出口不畅的情况下,很多企业转向内销,而对内销市场缺乏足够的了解以及经销队伍的不完善,导致销售不佳,因而影响了对皮张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建议养殖户不要放松对毛皮动物的养殖管理,多在皮张质量上做文章。

疫病防制较差。以野猪为例,许多养殖户和养殖场管理简单,管理意识淡薄,猪舍阴暗,场地脏、乱、差,根本没有合理的饲养管理标准和疫病防治方案,致使成活率、出栏率等各项生产指标均达不到正常标准。

至于此文,我们只是想告诉特养行业同仁一些数据,某种信息。

獭兔养殖的情况也大致如此,有点区别的是獭兔的行业组织较多,对一般养殖户获取信息和技术以及产品销售有很大的作用。

生产规模较小。由于特种养殖多为个人投资,生产规模偏小,龙头企业带动力不足,做不到规模销售。

有一个团队,每年都在为特养业尽一份绵薄,有一个团队,每天都在为特养业传一份真诚。尽管我们的团队没有从事实体,尽管我们的团队没有从事收购,但是我们奉献给了中国特种养殖行业一年一度的节日——全国特种养殖行业交流会!

肉鸽:增产扩群渐成主流

组织化程度较低。由于行业的特殊性,从业者之间的交流很少,对技术、市场的探讨很少,更谈不上“抱团取暖”了!大家都是单打独斗,形不成产业化生产。

在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里,众多企业代表、养殖户代表、国内特养行业权威专家以及诸多项目考察者、投资者以及众多的涉农媒体纷纷汇聚,大家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特养,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交流。

肉鸽的消费地主要集中在南方和大中城市,在养殖分布上呈现出南方大规模、大群体的形态,养殖场种鸽存栏多在万对以上;北方特别是河北,则是小规模、大群体,大多数散户的养殖技术较差,种鸽质量一般,销售多依靠商贩上门,经济效益较低。

目前,我国经济已经步入“新常态”:稳速、提质是主旋律。在这种经济背景下,特种动物养殖业该怎样发展,我们认为:

我们很自豪,可是我们并不骄傲。自豪的原因是因为全国只有我们才能够将如此之多的特养企业聚集在这里,不骄傲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是完美主义者的拥趸,我们看到了很多细节方面很是差强人意。

据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的信息,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50个城市的乳鸽市场上,优质全净膛每只的批发价格已由上年的8元上涨至13元,市场零售价由14元上涨至18元;活重600克以上的肉鸽批发价由每只10元上涨至14元,市场零售价由每只16元涨至20元;小规格活肉鸽、冻肉鸽批发价由每只4元上涨至6元,市场零售价由每只8元上涨至10元。肉鸽养殖区域分布比较广,华南、华东、中原和华北都有相当规模的养殖。“非典”后肉鸽养殖发展迅速,近几年河北省肉鸽养殖每年都以不低于20%的速度递增。从笔者了解到的情况,现在不仅鸽场在扩大规模,很多养殖户也在扩群,希望大家能够未雨绸缪,考虑以后的市场压力。

第一,彻底放弃“炒种”时期遗留下的“暴富”思想。不可否认,几乎所有的特养品种都经历过“炒种”时期,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不良企业的夸大宣传,使得特养项目总是有不少的跟风者,尤其是卖种比卖产品周期短、见效快、利润高,大家便在产品开发、市场开拓上投入精力、财力、人力不够。缺的课就应该补回来,现在市场低迷,补课正是好时机。

感谢,感谢那些参会的代表,你们身上那种永不言弃的精神值得学习。

珍禽:多品并进百花齐放

第二,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特养产品销路不畅,价格偏高是一个重要原因。怎样能既保证一定的利润率,又能把虚高的价格降下来呢?我们认为,内部挖潜、拓宽市场是出路。2013年冬天,裘皮市场异常火爆,主要原因就是皮张价格下跌,加工企业调整了销售价格,扩大了消费群体。

感谢,感谢那些支持特养的媒体、单位,你们那种不计得失的风格值得发扬。

鸵鸟的主要利润点在肉、皮和蛋上。目前鸵鸟肉价格偏低,接近牛肉的价格,相比较鸵鸟肉的质量、营养价值均要高过牛肉,而大众对鸵鸟肉的食用价值认识还比较浅。石家庄神农庄园推出“鸵鸟宴”,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尝试。鸵鸟行业作为一个市场销售仍不成熟的特养产业,建议广大农民在养殖鸵鸟时,千万不可一哄而上,而应该与诚信、实力兼备的龙头企业联合,走“公司+农户”的产业化之路,这才能有效降低销售风险,充分发挥低成本的优势。

第三,做好产品的综合开发。例如搞鸵鸟养殖,就不能局限于肉、蛋的销售,还要开发皮张、工艺品等,这样才能有很好的经济效益。

华彩。

孔雀养殖这几年发展迅速,并且也出现了一些大的养殖场家,有一定的发展前景。鹧鸪的销售市场比较稳定,河北的保定、沧州地区养殖和销售形势不错。其他诸如山鸡、贵妃鸡等现在市场表现也不错。总体来说,这两年珍禽发展比较稳定,市场面也在不断扩大。

第四,加强交流,扩大合作。“一枝独秀不是春”,同行业面对的是共同的市场,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和应对,特养行业内应该加强交流合作,做好产业内的分工,共同开发消费市场。

明年见!

野猪:狂热之中仍需审慎

2009全国特养行业交流博览会

现在野猪行业主要收入是卖种,野猪肉制品的开发、销售上明显滞后。笔者建议,认真理解“特”字。野猪肉,不像猪肉、鸡肉等大宗畜产品,高昂的价格是其走上普通老百姓餐桌的制肘;其次,养野猪相关的技术配套不成熟,饲料、疾病防控技术基本上是在家猪的基础上进行改造。特种野猪卖点就是一个“特”字,大规模推广带来市场值下滑甚至丧失和养殖户希望的暴利必将成为矛盾。

2009年3月14日9时,2009全国特养行业交流博览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神农庄园酒店隆重召开。在进行完开幕式、特养行业先锋企业、行业领军人物评选以及相关品种高峰论坛后,3月15日上午12时许顺利闭幕。

野猪养殖南北差异不大,销售时却有着明显不同:北方商品猪需要养到200斤左右宰杀以卖肉为主,销售到超市、餐馆、酒店及农贸市场,其中以销售到超市及餐馆酒店的价格较好。南方商品猪以卖80-100斤的活猪效益最好,一年中可分淡旺季,淡季一般是每年的8至12月份(活猪价格一般为40-50元/公斤),旺季一般是1至7月份(活猪价格一般为60-80元/公斤)。南方的主要市场是沿海经济较发达的城市。

开幕式由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总监靳国庆主持,谷子林、沈光默、严宏生、王武强、渔汛、李春铜、赵裕芳、魏海军、刘福辰、陈益填等特聘专家出席大会,在专家席就做。

昆虫:发展迅速理智为先

本溪辽东野旺特种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陕西迪隆生态环保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安绪、北京绿环靖宇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忠良、北京德润德隆虫业董事长刘桂伏等三十余家获奖的特养行业龙头企业领导在参评企业席就做。

现在昆虫养殖逐渐成为热点,从事养殖的企业较多。在山东,以养殖基地、科研院校、专家学者为主,成立了专门的虫业协会,对于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引导养殖户理性从事有积极意义。笔者认为,有些问题需要注意,那就是市场销路。昆虫大多是药用、食用或者饲料用,跟其他品种结合养殖为最佳。

3月14日上午九时,主办方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总监靳国庆宣布,2009特养行业交流博览会开始。辽东野旺特种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唐山振海野猪养殖总场场长李振海、上海永合蚯蚓养殖有限公司李春铜、北京绿环靖宇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忠良、天津贾立明蚯蚓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贾立明等特养企业代表进行发言。

山东农业大学植保学院副院长、山东省虫业协会会长刘玉升博士已大规模产业开发的昆虫有蝗虫、黄粉虫、黑粉虫、大麦虫、工程蝇、蟋蟀、大蜡螟、土元等20多种。他的足迹遍布东营、烟台、威海、淄博、泰安等地,很受农民欢迎。他认为,解决销售问题应从纵向、横向两个方面开展:纵向———深度开发提取油脂,黄粉虫油脂是良好的动物脂肪,可以食用,可以做工业用油,也可以生产生物柴油。横向———引导农民养其它虫子,分流。目前研究的可规模生产的虫子有黑粉虫、大麦虫、洋虫、大蜡螟、蟋蟀、蝇蛆、胭脂虫、蝼蛄、蛴螬、蝗虫等。

14日上午10时,所有参会代表对参展企业展出的样品进行了观摩、问询及购买。上午11时,大会进入评选阶段,为维护特养行业健康、稳定和持续发展,由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发起、国内多家特养行业合作组织共同评出了六个奖项,包括特养业领军人物、特养业优秀特色基地、最具诚信、社会责任感、行业使命感以及最具成长企业,共有30余家企业和个人获奖,相关行业专家为获奖单位和个人颁奖、授牌。14日下午2时,大会按既定议程分为6个分会场同期进行高峰论坛,相关专家及代表就养殖技术、行情预测、产品深加工等问题展开讨论。15日上午九时,大会进入贸易洽谈,参会代表自由交流,交换名片。上午11时许,2009特养行业交流博览会顺利闭幕。

有分析认为,由于昆虫资源的开发利用起步较晚,目前尚面临许多问题。单就昆虫食用而言,存在三大瓶颈:第一,传统饮食观念的限制,95%以上的消费者不习惯吃昆虫;第二,相关研究薄弱,饲养技术差,产业化程度低,最为棘手的还是“昆虫成体的大量人工培育问题”;第三,缺少统一的行政管理机构和相应的科研协调体系,多数开发者处于分散、自发、自由状态,缺乏全局和长远规划。

本届特养会品种涵盖特种养殖行业十余个品种,有200多家企业,共400余人参加了会议。

鹿业:低谷徘徊等待转机

2008全国野猪、鸵鸟产业交流研讨会

鹿的养殖低迷局面已经持续了数年,养鹿户大量减少,原来仅石家庄地区就有70多家,现仅存三至五家。2000年至2002年,鹿业市场过度火热,很多人纷纷投资养鹿炒种,由此造成两种不良影响:一是母鹿需求旺盛,母鹿远多于公鹿,种群结构不合理;二是投资者在不具备技术水平的条件下盲目投资,很多没有经验的散户也匆忙上马,他们养的鹿质量差,品种不良,鹿茸产量与质量日趋悬殊,造成养鹿业出现困境,全面亏损。

去年的10月25日,依旧是我方主办的第五届全国野猪产业、第四届全国鸵鸟产业交流研讨会在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河北省石家庄正定古城举行。

笔者以为,鹿业低迷的关键是没有做好“综合利用”的文章,多数人养鹿是为了卖茸,其实发展肉用鹿不失为一条出路。中国农业科学院特产研究所经济动物研究室主任、中国特产学会鹿专业委员会主任魏海军指出,如今养殖户应当逐步淘汰病、老及生产性能差的鹿,提高种群质量和鹿产品质量,缓解鹿只相对过剩的矛盾。其次,要提高鹿茸等产品的科技含量,向社会宣传鹿茸等产品的医疗、保健、养生价值,扩大鹿茸、鹿血、鹿肉的消费范围。养鹿业发展到今天急需规范,特别在鹿产品生产标准上要进行规范,只有这样才能有力打击假冒伪劣鹿产品的生产,保证优质鹿产品的生产。基于目前的形势,笔者不建议养殖户轻易入行。

当时的会议以“改革,创新”为主题,就野猪、鸵鸟两个特养品种行业建设的方向性、战略性及关键技术以及产业化、集约化等进行了研讨。鸵鸟研究中心主任沈光默、河北省养猪行业协会秘书长刘文科、河北大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农大博士刘福辰、沈阳农业大学教授张跃超等嘉宾、专家学者应邀出席,有来自山东、河北、河南、内蒙古、山西、广东、湖北、江苏等20余个省市特养行业的100余家企业参加。

特养业:烫手山芋谨防“炒种”

25日上午9时,举行大会开幕式。“中国驯养野猪第一家”——浙江宁波南方野生动物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国定发来贺信,对此次特养业盛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上午10时30分,三家知名企业与大会主办方结成长期、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实现了资源共享、共同发展,并为以后在其他项目上的合作建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合作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在随后进行的“优秀特色养殖基地”授牌仪式上,四家有着较强实力、良好声誉的养殖企业荣获“优秀特色养殖基地”称号。

纵观现在特养业,突出问题一是绝大多数品种并没有真正形成商品化生产,出售种源为主要获利方式,产品深度开发不够。虽然一些企业具备产品深加工,但市场推广和占有率很低;二是养殖规模小,以家庭养殖为主,面对市场缺口无能为力;三是行业特殊性强调过多,没很好地取得当地政府和社会的认可和支持,关起门来做生意的思想比较严重。同行交流少,各自为战的想法经常体现在实际行动中;四是特养行业内部机制不够系统,品种质量有待提高和优化,行业信誉应该得到更大力度的提倡和践行。

下午2时许,大会进入贸易洽谈,很多企业就自身的产品营销渠道、市场拓展、品牌经营等经营理念进行讨论,各企业针对市场发展各自制定了灵活性极强的产品营销计划。会上,很多企业之间、企业与个人之间达成了项目合作、产品供销以及引种协议。沈光默和张越超两位专家还针对鸵鸟、野猪养殖户、企业在养殖过程中遇到的养殖技术等问题进行了专题讲座,两位老师对养殖者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和技术支招。

笔者认为,“行业没有完全摆脱炒种倒种这样的一个初级阶段是造成以上种种现象的重要原因。”特种养殖行业是养殖生产中比较特殊的行业,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养殖品种的社会价值、市场吸收途径、生产技术和模式等方面。目前在一些传统畜牧养殖企业猛遭外资这只饿虎的打压下,除了破产和“投降”被并之外,选择新的投资发展领域不失为一条出路。特养业作为回报率高、业态与原业态相近等特点,会成为这些企业的首选,而目前的特养行业从业者显然不具备这些传统企业资金实力雄厚、管理成熟规范等优点;再者其他行业转行做特养的也是大有人在。前不久,内蒙一家从事房地产、煤炭开采的企业集团来到中国特种养殖信息网问计,准备斥巨资建生态养殖园,而特养竟是他的首选。另一方面,那就是众多的散户跟风跑,行情好时,猛干一把,行情不好时低价清仓,全然不管什么成本和利润。反正人家是“船小好调头”,大不了干别的,反正投资也不多,赔了只当是花钱买经验。指望这些散兵游勇承担行业健康持续发展重任,我看很难。

26日上午8时许,相关领导和知情人士就大多数参会代表广泛关注的关于如何申报政府扶持、申请项目扶持资金以及成立养殖合作社等事宜进行详细说明与操作指导,权威的行业专家针对各养殖企业开展技术专题讲座,组织研讨交流。上午12时,第五届全国野猪产业、第四届全国鸵鸟产业交流研讨会顺利闭幕。

自从2007年政府下达专门文件提倡和鼓励建设专业合作社以来,社会各行业的合作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相继成立运行。专业合作社的建立,可以从各环节为企业提供便利,形成从养殖—销售的一个联盟。它可以统一成员企业的生产技术标准,以确保区域种群质量,并代理和成为买方和卖方业务桥梁,规避恶意竞争,规范行业秩序,同时有利于销售渠道的通畅,保障企业利益。合作社还有为企业申请货款等多项服务和职能。成功的先例已有很多,养殖场户可结合自身的状况成立或者加入合法的行业组织,以一己之力支持行业发展。

2007全国蚯蚓、野猪、肉鸽行业交流研讨会

2007年8月8日,山东省乐陵,我方主办了由希森三合集团冠名的“第四届全国蚯蚓交流研讨会”。当时的蚯蚓业盛会是在行业内新老朋友的要求和支持下召开的,给大家搭建一个学习、交流和洽谈的平台,全国蚯蚓养殖企业,从事相关生产、加工企业,有关专家学者,有意向的投资者等近百人参加会议,大家齐聚一堂,就蚯蚓养殖技术,新项目新成果的利用推广,蚯蚓的北养南销问题,蚯蚓粪的研究利用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当时,蚯蚓、黄粉虫、土元等昆虫养殖进行的如火如荼,蚯蚓养殖尤为突出,当时凭借山东希森三合集团的示范经验,该届蚯蚓盛会给所有参会代表带来的不只是产品的销路,更多的是通过交流借鉴,开启了参会代表更多新的经营思路,促进了蚯蚓行业和从业者的共同进步。

同年9月5日上午9时,第三届全国肉鸽业、第四届全国野猪业交流研讨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铁苑宾馆会议室胜利召开。

针对肉鸽、野猪两个行业行情较好、市场较火以及等新情况,我们举办了推介新产品、项目合作、产品展示及产品交易等活动,值得一提的是,在专题讨论这一活动中,代表们讨论的热点已不仅是销路问题这么简单,他们还主要围绕提高科技含量,加强品牌观念和倡导绿色食品以及目前企业比较推崇的,消费者比较提倡的生产、消费潮流展开研究。这体现了在新形势下,颇显进步的中国特养业已经能够站在时代的前列,运用智慧去改造这个尚未成熟的特养世界!

9月5日下午2时,在肉鸽分会场,河南易普森鸽业苗经理的发言使众多参会代表充分认识到提升科技含量,加快创新步伐的必要性。苗经理强调要运用世界先进的乳鸽人工孵化技术,把传统加工工艺与现代食品生产技术结合一起进行生产。此外,苗经理提醒大家关注科技的同事也要关注社会民生。当今社会工作紧张,生活节奏加快,消费者对鲜冻品、熟制品需求颇为旺盛,因此苗经理号召大家要运用新科技对鲜冻品、熟制品等方便食品进行研究开发,以乳鸽为原料,采用现代科技工艺研发系列产品,满足了人们对营养方便食品的需求。

肉鸽行业经过多年的探索与磨练,06年至今,肉鸽行业发展总体上比较平稳。以09年的眼光来看,随着人们生活消费层次提高,养殖这个古老的生产行业,需要注入现代的新鲜血液。以科技这股力量改善我国的养殖产品状况、提高市场竞争力、创造更好的社会和经济利益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与肉鸽分会场同时进行的野猪分会场上,山东烟台康寿源畜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星宏在介绍了企业发展的成功经验之后,对品牌战略也深有感触。烟台康寿源畜牧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走养殖与深加工并举的产业化道路。公司加强了对种畜繁育、特种野猪养殖、畜产品加工销售和龙头企业带动的特色产业化经营体系建设,向本省及全国辐射推广,在当地设立了很多康寿源专卖店,基本形成了一种品牌化经营的机制。

确实,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养行业实施品牌战略已是当务之急。无论肉鸽业或是野猪业,要想求得长足的发展,就必须走品牌化经营策略,运用先进的生产技术,提高产品质量,开创自己的产品品牌,努力提高旗下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另外,当时参会的诸多企业代表就已经发现“绿色养殖”的市场前景。以康寿源为代表的诸多企业把养殖基地设在山区,保持着原始的生态环境,他们从山上引泉水喂养野猪,饲料全部用绿色环保产品,没有受到城市有毒物质的污染。

6日上午野猪分会场上,沈阳农业大学客座教授张跃超当时说过:实施绿色养殖是一个综合系统工程,它涉及到绿色作物种植、绿色饲料加工、养殖环境保护、疾病防治以及畜禽产品加工、包装、运输等一系列包含畜禽养、加、运、销整个生产过程的各个环节。

6日上午十二时许,第三届全国肉鸽业、第四届全国野猪业交流研讨会胜利落下帷幕,共有全国各地20余个省份近百家企业参加。

2006第三届全国野猪业、蚯蚓业交流研讨会

2006年10月30日,第三届全国野猪业、蚯蚓业交流研讨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北方大厦同期召开,会议除邀请到了行业专家之外,还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相关企业40余家。当时,特种养殖行业存在极为严重的炒种危机,并且被相关不负责任媒体炒作成暴利行业。06年特养会不仅为参会企业提供了一个交流展示的平台,而且对特养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指导意义。

当时,“炒种”是养殖者、投资人较为关心的问题。就当时特种野猪行业来说,并未摆脱“炒种”的窘境。在第三届全国野猪业交流研讨会上,我们得知,当时北方的野猪市场并不乐观,因为北方地区受消费观念限制,商品猪销售很少,深加工更是无从谈起,绝大部分养殖户靠炒种生存,导致北方野猪业畸形发展。通过讨论,代表们达成了几点共识,主要有:1、品种来源清楚、可靠。2、考察项目的先进性。3、考察项目的可操作性。4、考察项目的可持续性。5、考察市场需求和发展空间。6、考察经济效益是否显着。

而在蚯蚓会场,当时大家普遍反映的是蚯蚓“好养不好卖”的问题。06年的时候,蚯蚓养殖行业在中国属于朝阳产业,就当时情况看,蚯蚓产业处于停滞阶段,虽然前景乐观,但当时的状况有些尴尬。部分代表认为,蚯蚓销售出路应定位在饲料方面,部分代表认为应当定位在制药环保方面,还有一些南方养殖企业,结合南方大规模的鳝鱼养殖需要大批干鲜蚯蚓或蚯蚓粉。

站在09年的立场去看06年的蚯蚓产业,颇有一些感慨。就06年当时全国蚯蚓市场的形势,应该是北方蚯蚓生产基地较多,供应量较大。而09年的形势完全不同,现如今蚯蚓较大的市场需求则集中在南方。如今蚯蚓行业已经实现了南北互通,北方货源虽然得到了很好的利用,但是由于季节、温度的限制,以及南方鳝鱼生产季节与北方蚯蚓高产季节根本不吻合导致北方蚯蚓养殖规模逐渐缩小,蚯蚓养殖企业也向蚯蚓粪有机肥方向和转化。而南方蚯蚓行业企业则转向了制药、环保等方向。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站在09年的高度去俯视06年的蚯蚓、野猪产业确实有些“事后诸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06年的蚯蚓会、野猪会给这两个行业认清了方向,看到了问题。

那些会议

早在2004年10月,我们就已经开始举办全国性质的特养会议,从当初的不被理解到现在拥有的诸多战略合作伙伴,我们认为我们的付出是有收获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特养行业经历了二十余年风雨的洗礼,在挫折中逐渐奋起,走向成熟。

今美于昨,明日复胜于今。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我们的团队会跟随特养业一起,直挂云帆,乘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