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作为传统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金融风暴的袭击下,亦不可避免地沦为重灾区。不少皮革厂由于缺少销售渠道纷纷倒闭,一些专业的皮草市场与以往的人流如潮相比,亦让人甚感凄凉。中国的皮革业能否恢复元气,重展往日雄风呢?

中国报告网提示:2009年是中国皮革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整个行业发展减速,作为“中国鞋都”,温州制革业却是危机与机遇并存。

中国报告网提示:深圳皮革行业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特区的政策洼地吸引了内地大量的技术人才和廉价劳动力,这为深圳皮革行业的起步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深圳皮革行业出现了一批本土民营企业,涌现出了百丽等十几个国内知名品牌。

天堂、地狱的大跨越

2009年是中国皮革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整个行业发展减速,作为中国鞋都,温州制革业却是危机与机遇并存。

深圳皮革行业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特区的政策洼地吸引了内地大量的技术人才和廉价劳动力,这为深圳皮革行业的起步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深圳皮革行业出现了一批本土民营企业,涌现出了百丽等十几个国内知名品牌。

在中国制造业热度的催化下,中国皮革业曾经历了长期的辉煌。皮革一直以奢侈品的面目存在于世,消费皮革制品只是少数富人的专利,皮革商们过着等客商自动下订单的美好时光。然而,金融危机袭来之后,一连串大幅度下降的数字清晰地表明,这个悠闲的商场老大哥也陷入绝境了。市场数据表明,现在市面上的不少皮类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该是皮革商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但是不少皮革商都只是眼巴巴地望着,一直都没有行动的意向,原因不外乎订单少了或是没了。皮革业陷入困境,究其原因有两个:

首先是优势,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有地利人和的优势,目前,温州大部分鞋企以内销为主,外销大中型鞋企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不大,整体产量下降空间有限;二是温州皮革销售网络宽广,广州、成都、江都、丹阳、桐乡都有经销点;三是温州小牛皮、水染皮、轻修皮在生产上有一定优势,猪皮鞋里革仍占据中国市场大半壁江山;四是温州皮革业流动资金比较充裕,特别是在以现金为王的今天,这是温州皮革企业的一大优势。

到2007年,深圳已经拥有数千家皮革及其相关企业。数据显示,2007年深圳拥有制鞋企业八百多家,箱包、手袋及皮件生产企业一千多家,皮革与裘皮服装企业二百多家,原辅料及配套企业二百多家,商贸及流通企业一千多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约五百家,行业从业人员超过50万人;皮革行业总产值超过400亿元人民币,销售收入超过350亿元人民币。

首先是受由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金融危机几乎堵死了中国皮革产品的出口之路。中国传统皮革出口大户俄罗斯经济严重衰退,皮革需求骤减,与国际金融市场关联性有限的东欧市场也在劫难逃,成为金融危机的重灾区。一向外贸依存度极强的皮革企业一时又无从拓展内销市场,不可避免地陷入困顿。

温州皮革业的劣势也比较明显。一是环境治理制约了皮革业的发展,鹿城区水场全面停产,水头受限环保产业萎缩,增加了企业的管理、运输等成本;二是整个制革业缺乏拳头产品,主导产品优势不强,特别是福建制革业的迅速发展,挤占了温州皮革的市场份额;三是皮革厂管理滞后,生产营销管理仍以传统模式为主,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壮大;四是皮革技术人才流动性较大,且较为缺乏,在目前的情况下,温州制革业更凸现出人才危机。

深圳企业出口42.4亿美元,进口4.66亿美元。

其次,中国皮革的风向标已经悄然扭转。不少地区为鼓励发展环保的高效产业,对以制革为龙头的污染行业下达了逐客令。制革业迅速陷入瓦解状态,不得不到新的地方开疆辟土,而到新的地方又不可避免会碰到产业链不完善的问题,直接制约皮革厂的高速发展。

中国报告网提示:2009年是中国皮革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整个行业发展减速,作为“中国鞋都”,温州制革业却是危机与机遇并存。

但进入2009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不断蔓延的形势,和全国许多行业一样,深圳的皮革行业也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中国皮革协会某负责人日前曾表示,2009年可能是中国皮革行业最困难的一年,此言不虚,皮革商在行业的严冬里将何以度日?

到2008年,深圳皮革产业受到的冲击日益明显,主要表现在出口上,其中鞋产品出口减少了70%~80%,箱包出口减少了60%~70%,皮革服装出口减少了60%~70%。深圳市皮革行业协会副会长张德明介绍说,深圳皮革企业70%做外销,30%做内销,出口下滑对深圳皮革业的打击是巨大的。

皮革行业的复兴之旅

市场的严峻形势直接导致许多企业资金链断裂,经营难以为继。从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前4个月这段时间,深圳的皮革企业,特别是做出口的中小皮革企业,有很多都倒闭了。没有倒闭的企业,许多都在观望。如果市场一直没有好转,估计到今年下半年,倒闭的企业会更多。张德明说。

在绝大多数皮革商萎靡不振的时候,也有不少企业鼓足了劲儿打算发起新一轮的冲锋。在金融危机带来重创的同时,商机并没有消失。日前,福建省泉州市皮革行业协会组团前往广东考察,发现广东狮岭仍有最新流行趋势,有最活跃的市场,拥有迅速掌握市场动向的风向标。不少泉州企业决意要在广东设厂,利用已经形成的专业优势为自己的企业再探一次宝。或许中国的皮革业在不久将迎来新一轮的复兴之旅。但是皮革复兴之旅应从哪里起步,这需要国家与皮革商这两个环节的良好配合。

救赎目

政府方面应该加强支持,带领企业寻找突围的策略。越是危急情况,政府越是要有担当意识,有效的政府支援行动将为企业脱离困境助力。政府的支援行动大概可以从几个方面展开:一是了解企业的资金周转情况,帮企业搞好银企对接,使企业保持资金流的畅通。二是充分了解皮革的销售情况,帮助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开拓市场,搞好产销衔接。了解技术创新情况,帮企业及时化解改造升级中的项目、技术、资金、人才等要素制约,了解计划安排,帮企业谋划发展新举措。三是重新规划皮革业发展方向及企业帮扶对策。明确今后突出发展生态皮革、绿色皮革。下大力引进一批高档服装、制鞋、皮沙发、汽车坐垫等产业链项目,实现皮革产品的就地生产、就地转化、就地升值。

前,金融危机的阵痛必将促使深圳皮革行业洗牌。可以预见,在这一洗牌过程中,一批落后的企业将被淘汰,而那些经营模式多样化、产品布局合理的大企业则会越做越强。

企业方面亦不可消极应对,积极的心态配以正确的战术才是胜利的保障。有不少企业在危机面前手足无措,成了一头被宰的羔羊,这些企业其实是败在心理上。企业首先应该端正心态,认识到金融危机是大家都面临的困境,不是只有自家倒霉。其次要拥有强烈的抗战决心。危机是对企业抗风险能力的一次大检测,成败在企业自身,应该拿出战时应有的状态。在心理调试好之后就要以正确的策略来开道。

龙岗区是深圳皮革、制鞋业最集中的一个区,制鞋企业最多时超过500家,有70%以上是做外销的,主要出口到美国、欧洲和亚洲等地。但从2007年开始,许多单纯依靠接单生产的出口鞋厂倒闭,截止目前,倒闭的企业数量近百家。

一是树立建设生态皮革的理念。危机面前,虽然政府强力支持制造业复兴,但是环保二字仍是紧抓不放的。且从整个市场大环境来看,全球消费者对绿色生态产品的青睐与日剧增,发展新型皮革产业,建设生态皮革将成为未来皮革业主要的发展趋势,企业应该把握住生态皮革这个大方向。建设生态皮革,将有效地减少污染的排放,促进资源重复有效地使用,将企业由粗放型转到集约型的道路上,为企业的持续发展出力。

皮革业本来就存在产能大量过剩、市场不规范等情况,这次危机提前将这些现象暴露在人们面前,迫使业内尽快采取措施加以改进,客观上是对产业的一次有效净化,从而为生存下来的企业营造更好的生产经营环境。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留下的企业恰好可以在这次危机中好好反思一下过去的发展思路,提升自己的经营思路和模式,在已经做大的基础上,加速做强。另外,金融危机中,也出现了一些对皮革行业和企业利好的因素,作为企业来讲,抓住了这些机会,就可能为以后的飞速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是深谋远虑,创立独立品牌。品牌作为企业知名度和美誉度的集合,是企业独特性的一个标志,没有品牌也就没有了发言权。现在很多皮革厂仍在依靠给国外品牌作贴牌度日;只能依对方的眼神度日,缺乏抗风险能力。安时,得点小甜头,聊以度日;危时,只会先给别人垫背。皮革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应该走自主创牌之路,以品牌拓市,外销和内销兼行,才能真正提供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目前,生产原料及其它各项生产成本均有所回落,这有利于皮革产业自我调整。张德明介绍,现在一张生皮的价格是40元~50元左右,去年同时期这个价格是70元~80元/张,而成品革价格每英尺比去年下降了1元~2元,降低了10%~15%。他同时表示,2010年后,原材料价格很可能会重新上涨,因为许多企业连续2年原材料采购量都很少,等到库存的原材料消化得差不多了,整个市场就会开始缓慢吃进。

当下的皮革业如同一只身处牢笼的雄狮,离挣脱牢笼的日子或许仍很遥远,皮革商还将有一段很长的冬日,但是随着经济形势的逐渐扭转,皮革业的复兴是必然的。

另外一个利好因素是品牌化建设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这一现象在深圳皮革业中更为明显。张德明介绍,深圳皮革行业大多将品牌化作为企业发展的目标,对产品的质量要求高,走高档路线。

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依然能够屹立不倒的也多是那些持有自主品牌的企业。据介绍,深圳自主品牌企业已经形成了制作、运输、零售等环节自成一体的百丽模式。深圳皮革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由于广东和深圳地区物价指数和劳动力用工成本高于内地,皮革产品只有采取高品质、高价位才有生存空间。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笔者。

深圳皮革业何去何从?

除了国际金融危机,另一把悬在深圳皮革业者头上的利剑是政策的风向。

近年来,深圳市提出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口号,这曾经让许多人担心:对于皮革业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来说,是不是已经在深圳走到了穷途末路?

事实好像也一定程度上证实了这种担心。制革业,曾经在深圳根深叶茂,十分繁荣。上个世纪末,是整个深圳制革业的黄金时期,仅横岭工业区就聚集了20家左右的制革企业。那个时候,小型制革企业一天就可以出货一二万尺,而大厂更多,高峰时期每天可以生产10万尺以上的牛皮。

但是短短几年时间,深圳制革业就开始逐渐萎缩,到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原有的企业几乎都转移出深圳,更多地转移到环保政策相对宽松的内地城市。

看到制革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些皮革行业从业者兔死狐悲:自己行业的明天会怎样?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深圳制革业的消失更多的是因为环保造成的,而皮革产业中的其他行业相对环保,在深圳这块投资热土依然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一位业内人士笑谈。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去年,深圳市将九大传统优势产业集聚基地扩充为10个,皮革产业位列其中。市政府明确表态,将大力支持皮革市场创意园和总部基地的建设。

深圳市政府一位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解释深圳市产业发展导向,在资源珍贵的情况下,深圳市更应该发展高附加值、高效益和精品化的先进制造业,不能笼统讲高科技产业,高科技产业不一定是高附加值产业,高附加值产业也不一定就是高科技产业。

深圳市长许宗衡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优势传统产业对深圳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强调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同时,也不应该忽略占深圳经济总量46%的优势传统产业。在梯度发展中保持传统优势产业的竞争力是一个城市成熟经济的表现。要鼓励传统优势产业加大技改力度,提高产品附加值、科技含量和市场占有率,实现就地改造升级。

对于深圳皮革行业来说,这些官方表态无疑给从业者吃下了定心丸。另外,制革业丧失的阵痛也是局部的、肤浅的,无关皮革业发展大局。现在,深圳的皮革企业大多是从国外制革企业的代理商以及北方城市制革企业在深圳的批发商、代理商和经销商那里进原材料,并不会比直接从企业进货价格高。张德明介绍。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深圳皮革业的发展前景是光明的,但发展方向应该改变。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发展总部经济,在深圳建立永久的产业聚集基地和总部大楼。

中国报告网提示:深圳皮革行业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特区的政策洼地吸引了内地大量的技术人才和廉价劳动力,这为深圳皮革行业的起步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深圳皮革行业出现了一批本土民营企业,涌现出了百丽等十几个国内知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