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和危机下,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更加重要。由此,下一个30年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必将仰仗于中国企业应对和化解危机的能力,依赖于中国企业能否从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中国创造转型。

索尼,计划截至2013年3月裁员2000人作为公司重组计划的一部分,以加快索尼改革旗下电子业务的步伐。诺基亚,计划2013年底全球裁员1万人,以消减公司财务支出。在刚刚逝去的2012年间,当年5月惠普宣布裁员2.9万,8月摩托罗拉全球裁员4000人,RIM公司裁员5000人,柯达累计裁员2700人,李宁2012年上半年也进行了裁员,相继关店1200家……2012可谓是“裁员滚滚”,2013裁员大潮“暗流涌动”。不同行业的市场竞争现已日趋激烈,甚至用惨烈来形容也不为过,且优胜劣汰亦是市场亘古不变之规律。大批的“行业巨头”集体性战略裁员引起了我们关注,根本原因究竟为何?谁是最终的获利者?战略裁员该注意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一、战略裁员,原因何在?  大型企业在金融危机时期、业务受创导致财政赤字、负债严重,或者更改战略发展方向的时候往往会进行大面积、大纵深的人事调整与变动,战略裁员必不可免,其根本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市场恶性竞争,企业困境重重。企业由于在商业模式上重模仿、轻创新,重价格、轻服务,产品同质化严重,使得同行业屡屡爆发各类价格战等恶性竞争,导致企业面临多重危机。在家电行业,这一原因尤为明显,由于近几年家电行业的价格战,使得家电生产和销售企业遇到诸多经营挑战,2012年初美的集团被爆一年内裁员3万多人,创下了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的裁员纪录。同样,国内光伏产业的巨头江西赛维表示,由于公司负债率超200%,为全行业之首,在高度紧绷的资金链下,为改善企业经营困境,决定将在赛维工作不满2年的员工全部辞退。  实体经济下滑,企业基础脆弱。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持续蔓延的背景下,国内外经济复苏基础脆弱,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实体经济企业订单减少,企业收入增长放缓,但原材料以及人工薪水等各种成本不断增加,企业只有通过最简单的“减法”来弥补发展基础的不足。从2011年开始,由于工程机械各类产品下游需求大幅下降,下游客户资金抽紧,三一重工前期高速发展所积累的应收账款迅速转化为坏账,对资金链造成非常大的压力,以致2012年有媒体报道“三一重工裁员30%”。尽管高层极力解释,但在内部员工看来“变相裁员”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三一重工来说,若要降低成本或者说降低现金支出,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其他的办法很难迅速回笼资金。然而,三一重工并非孤例。2012年5月,国内最大的风电企业华锐风电(601558)深陷“解约门”,将数百名已签约的应届毕业生拒之门外。  受制经营成本,选择战略裁员。伴随劳动力市场价格和原材料成本的不断上升,以及诸如营销推广成本、物流仓储成本、用户获取成本等一系列成本的增加,使得很多跨国企业和国内知名企业不得不考虑通过实施“瘦身”计划,开展战略裁员。2012年4月,雅虎宣布再裁员2000人,约相当于雅虎全球员工总数的14%。事实上,借“裁员”节约成本已是近年来雅虎惯用的手法。在过去的四年多时间里,雅虎公司曾连续六次裁员,裁员总数接近6000人。同样,在欧洲债务危机的持续发酵中,裁员已成为遭受巨大打击的欧洲金融机构降低成本的最有效办法,汇丰、瑞银、莱斯、巴莱克等在内的欧洲银行纷纷宣布裁员,比如莱斯银行裁减1.5万人,占该银行员工总数的14%,希望每年节省约15亿英镑的开支,以便尽快转为盈利状态。  企业业务转型,裁员不得已而为之。伴随融资后企业的快速扩张和战略转型,大部分遇到资金链问题和战略重新定位的公司已经意识到不得不考虑业务转型和人员调整,将重心更多地放在盈利快的业务板块。受企业推行成本控制和业务调整双重影响,2012年6月诺基亚宣布,将于2013年底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至多1万人,同时大幅度调整管理层,希望借此削减16亿欧元成本,并决定优化业务结构,关闭中国两个区域销售部进行裁员。2012年3月,本土运动品牌老大李宁公司对外宣布裁员,将对一些非核心的业务部门通过采取优化组织结构的方式,精简人员,降低人员成本,把节约的资源投入到集团的核心业务,以提高公司的净利润率。  二、战略裁员,谁人得利?  在当前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战略裁员也是企业的一项艰难选择,而裁员后企业同样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那么,战略裁员,究竟谁获利了呢?

中国化工机械网讯:2011年11月,国内*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尚德电力被曝出已准备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并计划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引发业界对光伏行业大规模裁员的担忧。近日赛维LDK也曝出在公司未满3年的员工将全部裁掉的消息,再次激荡出光伏行业大裁员的风波。 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沈宏文表示,减员增效是光伏企业应对行业危机而不得不采取的自救措施。赛维LDK的员工总数达到了25000人,尚德员工总数不不低于13000人,其他光伏龙头企业的员工总数基本上在万人以上。如此庞大的员工数量导致企业的人力成本支出居高不下。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大多数光伏企业都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因此裁员对其降低成本的影响尤其巨大。 在赛维LDK大幅裁减切片员工的同时,其组件生产部门却在扩大人员招聘。施正荣也多次表示尚德不会大规模裁员,但是各个业务和生产部门都会进行结构性的优化,以提高公司整体运营效率。显然,在光伏产业陷入低谷的情况下,优化组织结构,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已经成为光伏企业的共识。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表示,在多晶硅和光伏组件大幅下跌,总体产能供过于求的市场状态下,降低生产成本、压低产品价格成为光伏企业生存下去的主要手段。裁员不过是光伏企业用于降低成本的一种手段,是光伏企业用于度过危机的手段。如果光伏行业持续不景气,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裁减员工。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2-2016年中国太阳能光伏发电产业深度分析及发展规划咨询建议报告》显示,未来一至两年内光伏产业仍将处于低迷状态,产能过剩引发的行业竞争和整合将会更加激烈。无论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面临着寒冷的冬天所带来的考验。

N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1

有专家研究1990年~1991年美国经济低迷时期和之后全美850家大型企业的表现,得到一个惊人的发现:萧条下的“好公司”和“坏公司”的根本区别在于成本管理,企业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成本泥淖——通过裁员降低成本的举措短期内可缓解部分压力,但未必增加长期价值。

巴斯夫最大海外投资项目落地中国

进入牛年春节以后,包括通用、福特、丰田、索尼、松下、摩托罗拉等全球大公司纷纷关闭本国内外子公司,并通过大幅裁员、缩减规模等措施来削减成本以求生存。国内企业也是如此,不管企业大小,大家无不为成本而忧,也纷纷采取各种措施降成本保命。毫无疑问,一场前所未有的成本管理战早已展开。英特尔前总裁安迪·格鲁夫有个观点认为:优秀的企业安度危机,平庸的企业在危机中消亡,只有伟大的企业在危机中发展自己。一方面,经济低迷的挑战可以转化为成长机遇,在萧条时建立起更持久的优势;另一方面,我认为作为企业的领导者,一定要头脑清醒,避免犯一些低级错误,更不能因为暂时的危机而彻底丧失了商业信仰与追求。

朗盛计划在上海建立亚太应用开发中心

总结分析发现,我认为经济低迷期我们的企业管理者一定不要犯以下五个错误:

索尔维扩建中国研究中心⋯⋯

1.降错成本。危机之下,企业面对的挑战,不仅是降低成本,同时更要确保竞争者赶不上你对成长的投资。想要既成长又赚钱的企业,你必须提高对成本管理与资金的使用效率,而且必须把必要的资金投资在最看好的成长契机上。另外,必须大幅改善企业的整体营运效率,以刺激业绩成长。否则,要实现长久的生存就是一句空话。这时候,企业管理者一定要善于区分“好成本”与“坏成本”,所谓“好成本”,是目前对公司获利优势有贡献或是未来能让公司赚钱的现阶段成本,所谓“坏成本”是可以从单位中不具有获利的部门,转移到具有获利能力部门的成本。弄清楚了这些,你才能不会降错成本,真正保存住从生还到发展的能量。

在中国开放的红利下,近几个月来世界化工巨头加大在华投资力度。中外化工合作正走向快车道。

2.急于建立新战略而不是夯实既有战略。危机时任何急于求成都不可取,盲目行动反而让企业在被动的局面下难以自拔,从我做企业经历的多次危机来看,这时候制定弹性战略而不急于对既定战略否定或完全调整非常关键。有的企业在危机前往往心慌意乱,盲目跟随别人调整战略,而此时不加强练内功往往会在经济复苏时被别人甩得更远。夯实既有战略,坚定信念,专注于几个重要核心业务,抵挡住诱惑,才是危机中成熟的选择。

化工巨头疯狂砸金中国市场看着光鲜亮丽,实际是化工巨头挖掘新市场,解决其利润下滑明显、利润增长明显乏力等困扰的战略转变。为了谋求生存发展,巨头裁员、精简部门开源节流。

3.并购重组。危机中不少企业希望被别人收购,以保证公司的生存。实际上,危机下公司的价值往往容易被严重低估,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如此次美国金融危机,许多美国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但产品有市场、品牌有影响力,此时适度出击并购重组这些廉价的壳资源,也是明智的选择,但一定不能犯前几年我们走出去的错误,急于求成,拔苗助长,最终付出沉重的代价。

巨头裁员危机蔓延全球!

4.断臂求生后的心脑窒息。企业为了保命,断臂求生无可厚非,但为快速追求所谓的降低成本、立竿见影而只用裁员、关闭子公司、缩减规模等手段,势必会让公司的大脑和心脏也进入窒息,从而导致死亡。可行的做法,我认为是不应因此丧失整个团队的信心,不应因为手术不当而把企业推向死亡的边缘。

图片来源:东南网

5.逃避危机和责任减值都是致命的。

在如今经济下行的环境下,为了保住自身,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宣布,将在2022年以前削减1.8万个工作岗位,预计裁员可能多达2万人。

有些企业因为整体环境不好,就千方百计逃避,无视股东、员工责任,甚至用逃匿、自杀等方式企图明哲保身;有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不惜以次充好、降低产品质量,甚至违背商业道德与人性搀假制毒,如2008年教训深刻的三聚氢胺事件。越是危机的时候,越应该承担责任,甚至应该力所能及地多承担责任,如不轻易裁员,不把共同成长的员工推给社会;不降薪,不给员工和员工家庭制造恐慌;坚决不生产不合格产品,不为了降低成本而牺牲产品品质,损害顾客利益和社会利益。

德国工业集团西门子表示,将在分拆天然气和电力部门的重大调整中裁员约1万人,同时将创造新的增长领域。

在有些人或企业看来,避免这几个错误不困难,但在经济低迷期要做好这些需要底气、大气和元气,把经济动荡期的管理历练成一种重要的商业能力,不仅需要逆向思维,智慧和胆识,更需要身体力行。

贝莱德公司在2019年1月裁员3%的全球员工,大概约500人,这是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裁员幅度最大的一次。

从金融巨头到工业大亨,如此多重量级的企业都宣布大幅裁员,缩减业务规模,也就可以想象其他企业为了谋求生存发展,都采取了很多措施了。

而化工企业,为了应对此轮的经济考验,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化工巨头巴斯夫宣布考虑在全球范围内裁员6000人;

美国化工巨头3M公司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2000人;

辉瑞医药宣布,为了减少员工成本,将关闭两家工厂,以及裁撤约1700名员工;

美国制药公司礼来公司宣布,在其位于法国东部斯特拉斯堡市的一处工厂裁撤约250个工作岗位,从而减少在该工厂的工资支出;

化工巨头PPG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100人;

德国医药拜耳宣布裁员1.2万人,其中德国范围内裁员4500人;

科思创预计将在2021年前裁员900人;

赢创计划将在2020年前裁员1000人;

阿克苏诺贝尔裁员1900人……

这就意味着,此次裁员多达26850人。

业绩“凉凉”,三季度利润下滑明显!

业绩“凉凉”?绝对不是随便说的,数据说明一切。 给个数据感受一下:

全球能源价格下跌,陶氏化学三季度净收入同比下降67%;

由于材料和化学品两大业务领域的价格下跌,巴斯夫2019年第三季度销售额为152亿欧元,比去年同期略有下降。不计特殊项目的息税前收益为11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4%;

化工市场疲软,沙特基础工业三季度净利润下滑86%;

亨斯迈第三季度业绩大幅下滑,全年盈利可能下降高达20%;

科思创净收入下降至1.47亿欧元,同比下降-70.4%;

英力士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20%。

战略所需?不如说断臂求生!

巨头往往是一个行业的风向标。一个行业未来的走势,与这个行业的排头兵动作密切相关。从近期的巨头动作来看,有一点已经很明确,汽车市场的不景气直接影响了各大巨头的涂料事业。裁员、出售业务、离职,与其说是战略,不如说是断臂求生。

就连化工巨头都得开源节流,促进经济增长活力。可见化工市场如今局势有多复杂困难,巨头都难以应付了,更不论国内化企还得面临环保因素的停限产以及各种安全检查有多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