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笔者慕名来到保靖县复兴镇那甫村“蓝孔雀特种养殖场”,看到肢残业主正忙于为孔雀投料,美丽的孔雀正在欢快地啄食,不时向我们开屏,展示它们美丽的丰采。

孔雀被秒为“百鸟之王”、“富贵鸟”、“美丽鸟”,寓意着吉祥如意、美丽和幸福,同时因为其色彩艳丽,活泼友善,极其观赏性和娱乐性,人们养孔雀也多用于观赏和娱乐。而对河南省正阳县陡沟镇尚田村民兵连基干民兵刘国君和父亲刘军严来说,养殖孔雀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刘家父子于2015年开始在自家庭院林下养殖蓝孔雀,通过3年来的精心饲养,目前已发展500多只,市场销售价值30万元,乡亲们都称赞刘国君是“孔雀状元”,他让小孔雀开启致富屏,富贵鸟变成致富鸟,美丽事业成就了美丽梦想。

蓝孔雀 “养孔雀其实很赚钱,一只孔雀抵得过20只鸡。”河南省淅川县上集镇竹园移民新村农民吕志博通过养殖蓝孔雀,开启了“致富屏”。 吕志博说,孔雀的成熟期为22...

记者来到淅川县上集镇竹园移民新村的蓝孔雀散养基地,一大块山地被绿色的大网围着,孔雀们有的蹲在竹架上休息,有的埋头觅食。“现在我们养...

养殖场的业主名叫向琼,1993年,肢残的她与爱人从该县化工二厂下岗。向琼下岗不失志,先后开餐馆、摆地摊,却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于是,向琼到市场调查,发现本地资源丰富、气温适宜,很适合饲养蓝孔雀,蓝孔雀全身都是宝,药用价值极高,她觉得饲养蓝孔雀是一个脱贫快的致富好路子。

刘国君,是一位“80后”的外出务工返乡创业创新的“双创型”民兵。4年前,刘国君响应镇武装部“基干民兵外出发展打工经济,带回资本返乡带头创业致富”的号召,随本村民兵连的部分民兵一起来到南方一家蓝孔雀养殖场当饲养员,发现蓝孔雀是国家鼓励养殖的集观赏、食用、保健于一身的养殖珍禽。孔雀是高档的美味佳肴,是一种很有发展前途的肉食禽类,孔雀的肉不仅可以食用,胆还可以治病,羽毛还可以制作标本。他经调查,蓝孔雀市场价每公斤80-120元之间,如果制成孔雀标本,每只价值在5000元左右,经济收入非常可观。前来场里购买蓝孔雀的客商,络绎不绝,生意非常红火。

蓝孔雀

记者来到淅川县上集镇竹园移民新村的蓝孔雀散养基地,一大块山地被绿色的大网围着,孔雀们有的蹲在竹架上休息,有的埋头觅食。现在我们养殖的孔雀有3000多只,以肉孔雀和蛋孔雀为主,也有观赏孔雀。养殖场的吕志博介绍说。

2008年2月,向琼回到那甫村,与肢残弟周明多方筹措投资5万多元,引进6对蓝孔雀,建起了养殖场,姐弟二人全身心投入养殖中。“养雀容易病难防”,特别是高寒山区极易发生疫病。孔雀下蛋50多枚,孵化出小雀50多只,由于没经验,3个月后,约1.2至1.5公斤的孔雀,不到一个月先后夭折。亲友纷纷劝他们别养了,到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姐弟并没有丧失养孔雀的决心,在该县老区办、畜牧局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他们勤俭建场,不懂就打电话向技术员学习,严格按照科学流程喂养,孵化后的幼仔,经过3个月的繁殖,每只重达3公斤以上。孔雀已迅速发展到50多只,预计今年底有200只孔雀上市。

2015年1月,刘国君毅然放弃打工的机会,用打工换来的6万元积蓄引进蓝孔雀雏苗300只,返回家乡与年逾六旬的父亲合伙养殖蓝孔雀。万事开头难,虽然刘国君把养殖场地选在有空闲树林的庭院,有树荫、有大棚、有雀笼、有网罩,但是由于地理、气候条件的差别,“千里跋涉”而来的孔雀水土不服,加上刘国君的父亲刘军严缺乏养殖经验,初秋又遇上阴雨天气,没过秋末便死了100多只。这不仅让刘家父子第一次养殖孔雀损失2万多元,也对刘国君造成不小的精神打击,亲戚和朋友都劝刘国君放弃这“美丽梦想”。“长江没有回头浪,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这辈子就和孔雀结缘了!”刘国君说,看到一只只孔雀相继死去,父亲那种悲痛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但是他没有想过放弃这一“美丽事业”。此后,倔强的刘国君派父亲刘军严专程到养殖场了解孔雀的生活习性,繁育情况等,同时父子俩分别参加了县、镇新型职业农民特色养殖技术培训班,开始自学养殖孔雀技术,养殖过程中遇到问题时就上网查资料。父子俩边培训班学习,边饲养边研究,孔雀病的谜题终于在实践中得以解开。他家饲养的孔雀苗因着凉引起伤害,导致痢疾和肝炎并发症。最终也挽回了创业的希望。

养孔雀其实很赚钱,一只孔雀抵得过20只鸡。河南省淅川县上集镇竹园移民新村农民吕志博通过养殖蓝孔雀,开启了致富屏。

记者看到,每个养殖房间都分为里间和外间。里间是孔雀的卧室,外间是客厅,孔雀白天在客厅里活动和进餐。里外间的两侧都用竹料搭成架子。抓一把玉米撒开,一群孔雀便挤过来,美丽的羽毛在阳光下显得光彩夺目。圈养区、雏鸟区、种鸟区、孵化区等分得十分细致。种鸟区每一个鸟舍里都是一组5只,一只雄孔雀4只雌孔雀。

谈到今后的发展时,姐弟兴奋地告诉笔者,他们要把产业做大做强,成立农村技术合作社,走“公司+农户”的运作模式,把自己的技术传给乡邻们,同他们一起养孔雀奔富路。

之后,刘国君再次订购100只孔雀雏苗,为保障孔雀健康长大,刘国君坚持“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原则,着重预防鸡新城疫、鸡马立克、鸡白痢、禽痘等孔雀传染病,严格日常卫生工作,每年春秋两季应全面清理并全场消毒,将棚笼雀舍中的沙子彻底清除,用3%—5%的煤酚皂消毒后,重换新沙。按规定进行定期预防接种。阴雨季节注重防潮,并定期投喂驱虫药,一般半月至1个月为一疗程。为防止肠炎,适当喂0.1%的高锰酸钾水溶液。在各龄孔雀的饲料配方中,刘国君每100千克饲料均要添加多种维生素20克和微量元素100克及蛋氨酸100克。

吕志博说,孔雀的成熟期为22个月龄,孔雀每年下一季蛋,集中在4到7月份,每只年均产蛋35枚。孔雀蛋孵化后精心饲养达28天的雏雀每只可卖100元,养殖22个月后可作种雀,每只卖1000多元,一组种雀,含一只雄雀四只雌雀,可卖近5000元。

养孔雀其实很赚钱,一只孔雀抵得过20只鸡。吕志博说,孔雀的成熟期为22个月龄,孔雀每年下一季蛋,集中在4到7月份,每只年均产蛋35枚。孔雀蛋孵化后精心饲养达28天的雏雀每只可卖100元,养殖22个月后可作种雀,每只卖1000多元,一组种雀,含一只雄雀四只雌雀,可卖近5000元。

百般呵护后,第一批挽救的第二批购进的小孔雀健康长大,第二年投放市场后销售200只,收入12万元。一番辛苦过后,刘国君尝了林下养殖孔雀路上的第一颗果实。

在孔雀养殖场门口处,吕志博指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孔雀标本说:孔雀是百鸟之王,是吉祥的象征,有很高的观赏价值,羽毛也可做装饰品,制成标本卖到北京、广州等大城市。这是我制作的标本,一个标本能卖一两万元呢。

在孔雀养殖场门口处,吕志博指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孔雀标本说:孔雀是百鸟之王,是吉祥的象征,有很高的观赏价值,羽毛也可做装饰品,制成标本卖到北京、广州等大城市。这是我制作的标本,一个标本能卖一两万元呢。

转眼3年过去了,刘国君和他父亲刘军严创办的家庭养殖孔雀繁殖场,已成为尚田村里装点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如今,刘国君从当初的一座大棚扩建到三座大棚,饲养量由以前的300只扩大到500多只,产值由6万元增长到30万元,由最初单一饲养销售拓展至集繁殖、孵化、育雏、销售、标本、旅游观赏于一体的完整链条。

吕志博介绍,目前市场上对孔雀的需求量不小,前景很可观。他今年准备采取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的运作模式,引领更多移民养殖蓝孔雀,把孔雀养殖做成一个产业。还计划在养殖场周边栽植软籽石榴,把基地发展成为集观光、休闲旅游于一体的生态观光旅游基地,让更多的移民早日致富。

目前,市场上对孔雀的需求量不小,前景很可观。今年准备采取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的运作模式,引领更多移民养殖蓝孔雀,把孔雀养殖做成一个产业。还要在养殖场周边栽植软籽石榴,把基地发展成为集观光、休闲旅游于一体的生态观光旅游基地,让更多的移民早日致富。吕志博信心满怀。

谈及养殖孔雀的前景,刘国君坦言,孔雀养殖利润空间比较大。一只小孔雀养到商品孔雀,生长周期需要6个月,饲料成本大约需要60多元,出栏时体重可达到5公斤左右,也就是说养一只孔雀可以收入600元,孔雀平均每年的饲料成本跟养一只鸡差不多。而每只蓝孔雀的市场售价公斤在120元左右,经济效益是鸡的近10倍。“如果作种孔雀出售价值更高,而且还可以吃凤凰蛋和凤凰肉,所以饲养孔雀比种地、种果树以及饲养其它禽类收入更高几倍,甚至几十倍。孔雀养殖最大的风险就是技术风险。”刘军严如实地说。

下一步,刘国君打算把家庭养殖孔雀繁殖场搬到一个梨果林场,开展生态立体种养。孔雀的粪便可以成为果树的优质有机肥,而果园也将成为孔雀生活的乐园。“再往后,就引进一些观赏性孔雀,再发动周边民兵群众成立孔雀饲养合作社一起养,逐渐将尚田村建设成为孔雀观赏基地,采取‘合作社+孔雀观光园+农户’的发展模式,带动周围民兵群众加入饲养孔雀行动,把这项‘美丽产业’做大做强。让孔雀真正张开致富屏。”刘国君说出了自己的心愿,还为尚田村建设美丽乡村乐园描绘了美丽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