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李雯婷、潘莹、刘源源):近来年,三聚氰胺等事件将中国乳品质量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什么时候能够喝上“放心奶”,成为社会各界的共同心声。日前,国际在线记者实地探访了奶源地、大小乳品企业,力求从中寻找中国乳品产业发展的症结所在和破解之道。

85994">

126322">

在乳品行业有一句话叫做“得奶源者得天下”,足以说明奶源对于整个行业的重要性。记者日前在中国最大的奶源地内蒙古采访时发现,一家一户牵着自家奶牛到奶站送奶或挤奶的方式正在逐渐消失。薛敏曾经营过一家奶站,那个时候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从一个个养牛户手中收牛奶。由于对这些散户交上来的奶品质量很难控制,4年前,他关掉了奶站,转而经营起了家庭牧场,现在他的牧场已经有500多头奶牛了。

南方都市报7月20日报道 在6月1日新的《乳品安全标准》实施,生乳蛋白质标准下调后,乳品国标是否存在倒退成为热议话题。上周卫生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这一说法,黑龙江省奶业协会秘书长吴和平甚至表示,北方一些省份生乳蛋白质含量低于2.95%的比例分别达到 75%和90%。但乳业资深人士王丁棉则炮轰这一说法,称广州奶企近10年来一直在执行蛋白质3.0%的指标,南方大部分养牛场能做到2.95%以上。究竟南方的奶牛养殖与北方模式存在怎样的差别?广州到底有多少规模养牛场,分别供应哪些乳企?从养殖小区到养牛场又可能有怎样的艰辛历程?本报独家调查了广州本地的奶牛养殖现状。

导语:“2011年底我订三元鲜牛奶时,价格每瓶才1.9元,目前每瓶2.45元,前几天收奶费时得知,12月1日起价格还要再涨,涨到每瓶2.95元,这还是三元最便宜的一款牛奶,加钙的每瓶要3.05元,我都不想续订了。”家住北京朝阳的刘女士对记者抱怨道。

薛敏说:“最大的不一样是牛,一开始是奶户的,原来奶站奶户的牛也不好管理,现在自己统一管理。发生病的牛嘛,这个我自己很清楚,因为牧场里头有兽医嘛。主要是三聚氰氨后吧,是发展得最快的。”

广州生乳蛋白质含量达3.0%

时代周报记者先后来到北京家乐福超市、沃尔玛超市、大和永辉超市,发现三元、伊利、蒙牛、光明等品牌的牛奶全线提价,200毫升简装百利包的牛奶基本都在2元以上,而且很多都缺货,价格较贵的乐利枕产品也十分紧俏,而特仑苏、金典等高端产品价格涨幅在5%到13%。

目前,在内蒙古像薛敏一样的牧场主越来越多,据伊利集团副总裁张剑秋介绍,除了企业自己建设运营的大型牧场外,家庭牧场这一新的养殖模式正在得到当地政府和乳品企业的大力扶持。“在这两年我们大力地支持一种模式叫家庭牧场。张三、李四、王五三家,你们家有一百头,我们家有二百头,你们家有一百五十头。把这三家合并起来,形成一个小牧场。这个牧场就是五六百头的规模,大家在一起集中经营,规模养殖。这个过程中我们集团贷款的一些协调,资金的扶持,相关的一些技术服务,使这些家庭牧场近几年也得到了一个快速的发展。但不管怎么说,中国现在的这种养殖模式非常多。归根到底就是要把控原奶的质量。”

4月底发布的生乳等66项新乳品安全国家标准一直备受争议,上周再度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在卫生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生乳蛋白质指标虽然从1986年国标中的2.95%最低值降低到2.8%,但并没有倒退,与食用的奶制品质量没有直接关系。“生乳是指从健康奶畜乳房中挤出的无任何成分改变的常乳,而奶制品经过加工成奶粉后,水分挥发掉,蛋白质含量远高于生乳。”

“今年以来,行业奶价持续上涨,奶量供应也有大幅下降,我公司收奶成本也整体上涨。为保持企业正常运行,公司除通过自身挖潜降低成本外,也对一部分产品的价格进行了适度的调整。”蒙牛公关部负责人危剑侠告诉记者。

据介绍,现在全国几乎所有大型乳品企业的奶源基地都在向规模化和标准化模式过渡。

黑龙江省奶业协会秘书长吴和平则表示,降低蛋白质指标的原因之一是尊重目前国内的养殖现实。2007年到2008年夏,北方一些省份生乳蛋白质含量低于2.95g/100g的比例分别达到75%和90%,2008年某大型乳品加工企业收购区域内的小规模养殖户和奶牛小区的生乳蛋白质平均为 2.84%。“且此次调整也同时参考了地方标准,黑龙江实施了8年的地方标准中,明确规定蛋白质含量≥2.8g/100g。”

新一轮奶源荒来袭

蛋白含量是牛奶质量的重要指标,“毒奶粉”事件中添加三聚氰胺的目的就是为了间接提高奶制品的蛋白含量。规模化养殖除了可以更好的提高牛奶的蛋白含量,还有利于有效地追踪牛奶来源,加强质量监管。呼和浩特市农牧业主管副市长奇巴图告诉记者,这种监管还体现在对养殖户自身的激励上。

记者了解到,由于荷斯坦奶牛所产的生乳蛋白质含量主要指标曲线在2.8-3.4g/100g,卫生部新闻发布会上的专家一致认为,蛋白质设为 ≥2.8%可避免低于2.95%的生乳出现监管缺失问题。但在次日晚,另一场乳业讨论中,专家几乎一边倒地对国标标准降低提出了否定意见,对迁就落后而降低标准的做法表示不可理解。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便强调,光明不管新标如何,都会坚持以生乳蛋白质含量在2.95%以上、细菌数在10万个落菌单位以下为收奶标准。

根据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全国生鲜乳价格已经连续13个月上涨,尤其是下半年涨势惊人,与8月1日相比,11月29日,塑袋装纯牛奶均价上涨9.3%,全国近九成省区市的塑袋装纯牛奶价格上涨,其中浙江、黑龙江、新疆价格涨幅居前,分别为30.4%、29.2%、21.4%。业内有分析认为,今年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奶源紧缺。

奇巴图说:“你比如说对于饲草料的统一标准这个是从技术角度来推广的,你如果按照这个技术标准来执行了,那你的这个质量就是最高的,那么你会获得最大利润。如果你不按这个标准来,那么你的质量就会受到明显的影响,你的质量会打折扣,那么你的售价就相应的降低,所以你的利润就减少。目前我们这个原奶收购是优质优价。”

“广州奶企近10年来一直在执行蛋白质3.0%、细菌数20万个单位以下这一指标,南方大部分牛场能做到蛋白质2.95%以上。黑龙江奶协吴和平秘书长所提供的数据有以点概面之嫌,而且还是2007年、2008年的奶源情况。那是牛奶造假和三聚氰胺使用的高峰期,这时候的牛奶蛋白质能准确吗?”有 “奶业大炮”之称的乳业资深人士王丁棉反驳称。

而记者询问多家乳制品企业,回复都是原奶紧缺、人工等成本高涨,涨价是不得已而为之。

奇巴图市长介绍说,利用这种机制,一车牛奶一旦被检测出现安全问题,则会被立即进行无害化处理,养殖户谁也不愿意遭受这样的损失,所以在将原奶运送到企业前,甚至会提前自检。乳业专家王丁棉指出,规模化养殖是全球乳业发展的趋势,但同时需要给养殖户足够的利润空间。“很普遍,全世界基本上就是家庭牧场为主,2010年全国有250万户养牛,2011年230万户,减少了20万。去年200万户。而且现在按照200万户,我们去年是1442万条奶牛,就是平均就是7条啊,你看7条啊,人家国外普遍是200条啊,你才7条啊,多少倍啊?你三百五百七百一千条大规模,给你好的价钱,一年签订一合同,一个价格定下来,给你足够的利润空间,根据合同办事,你不准加水,一加水我要罚你还要赔偿我,那这样还是市场经济啊,用市场经济分配利益价格来管住奶源质量。”

广东规模化养殖比例高达90%

在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乳品分析师陈连芳看来,此次奶源荒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王丁棉介绍,养殖户与企业双方签订合同,根据牛奶质量将整一年的收购价格确定下来,不仅给养殖户吃了一颗定心丸,也可以有效避免奶源遭到哄抢的行业乱象。

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广东省奶业协会和燕塘、晨光、风行等14家本地乳企及燕海、珠江等23家奶牛养殖厂便共同发布《广东乳品质量安全承诺书》,信心满满地将自己发展偏缓但似乎更稳健的方式与北方乳业进行了比较。

首先,今年的奶源荒从两年前就埋下隐患,由于前几年原奶收购价格压得过低,很多散户陆续放弃养殖;去年又遇到奶牛乳腺炎、流行热等疫情严重,牧场及养殖户杀掉了大量奶牛,存栏量下降;加上今年夏天气候异常,曾有研究数据显示,4-20摄氏度是奶牛产奶量较高的温度,超过25摄氏度,产奶量出现明显下降,如果超过35摄氏度,产奶量甚至可能下降四成以上,因此到了今年下半年,这些因素叠加作用,导致原奶产量大幅下降,供给量偏低。

王丁棉告诉记者,北方乳企流行的模式是公司+基地+奶站+奶农,而南方乳企流行的模式则是公司+基地+牧场。“两者最大的区别为有没有从奶农手中收购原奶,从奶农手中收购较难进行监控,广东曾在上世纪80、90年代采用过这一模式,但有些散户奶农会掺水,导致质量不过关,最终被淘汰。”业内人士王洪 (化名)告诉记者。

其次就是新西兰被禁止奶粉出口。国信证券报告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液态奶产量及国内生产奶粉所需原奶量合计约为4360万吨,原奶供给缺口达360万吨,这其中85%来自新西兰。另一方面,欧洲和美国的全脂奶粉本来产量就不多,而且有固定的市场,因此短时间很难补齐新西兰的缺口。

“三鹿率先施行的‘奶牛下乡,牛奶进城’模式可实现快速扩张,并使得国内80%的奶牛为散养。”王洪表示,2005年前各家基本偏安一隅,奶源属于买方市场,若来奶不合格可当场倒掉,但之后各乳企为了抢全国市场,奶源进入卖方市场,质量直线下降。“对南方乳企而言,合作的基本是自有与合资的牧场,且有固定的多年合作,彼此知根知底。而北方奶农社推广了8年,仍是换汤不换药,只是收奶站的翻版,当然目前这只是阶段性、过渡性的。”

最后一个辅因也加剧了原奶紧张的局面,10月份前后全国牛肉平均价格已经达到59.64元/公斤,同比上涨28.9%,到了12月,牛肉批发价格都上涨至66元/公斤。牛肉价格上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养殖户催肥出栏,将奶牛当肉牛卖的积极性。

“广东本地奶业已经形成规模化程度高、牛奶质量高的特点,目前整个广东省奶牛数量达6万多头,存栏超过100头以上的养殖比例已经占到90%以上,规模化养殖远远高于全国不到20%的水平。”广州市奶业管理办公室主任谢梓栋告诉记者,目前省内规模较大的养殖场有38个,其中广州占大头,数量近2万头。且乳企与养殖场建立了稳定而长期的生鲜奶购销关系,形成了农企一家的“奶牛养殖—— 收购加工”一体化联合模式,省去了“奶站”这一中间环节,相对杜绝了掺假现象。

不过,在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王丁棉看来,十一前后的奶源荒受新西兰奶粉禁运的影响较大,但是目前这部分影响已经基本消除,加上原料上涨影响有限,因此王丁棉认为,此番乳企涨价,不乏乳企调整产品线、专注高利润产品的可能。

“但整个广东的奶源始终处于不足状态,自给率为40%,无法满足本土需求。”谢梓栋表示。据王丁棉介绍,整个广州约有17500头牛,风行约 5000头,再从其他个体养殖户处收1500头牛的奶。其他1.1万头主要由燕塘和广州光明分,此外燕塘还要从福建、湛江、广西再购奶,其在粤西的 5000头牛的奶源基地正在建设中,年底可交付使用。

“我不认同笼统的奶源荒的说法,什么是奶源荒?如果按照供需来讲,目前我们国家人口基数大,但是人均乳制品消费量不足国际平均水平的1/3,供需缺口很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十年奶源荒的情况都将持续存在,但另一方面乳企都在推高价奶,这部分产品可能超过市场需求,相对来讲又不存在奶源荒的问题。”陈连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五家广州牛场养殖超千头

涨价谁获利

“2009年初我们曾对整个广州的养牛状况做过统计,一年半之后,这些奶牛场的规模均有所扩大,目前养殖黑白花奶牛加上水牛的共有140多家,千头以上的大型养牛场有5家。”王丁棉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广州的养牛情况,其中存栏数最多的华美珠村奶牛场有2400头牛,是成立于1984年的国企,也是首家以补偿贸易形式引进美国荷斯坦良种奶牛和瑞典利拉伐挤奶生产线的企业,年总产奶量约7500吨,原奶除部分出口供应香港市场外,其余卖给风行和维记。而国营转制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广州市奶牛研究所福和奶牛场则约有1700头牛,年总产奶量约5000吨,原奶卖给燕塘。

“尽管三元鲜牛奶两年内提了4次价,但我们也只是维持成本,这部分根本赚不到什么钱。”三元乳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珠江奶牛场的成乳牛单产已经由4.2吨提高至6.5吨,年内有望提高至7吨。”珠江奶牛场场长陈昌建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目前存栏 1600-1700头的珠江牛场是国企,2000年由新洲奶牛场搬迁而来,由风行奶牛场公司(80%股份)和珠江农工商公司合股经营,每天约出口10吨生乳,余下的售给广州光明、维记和风行。

“中国虽然也是产奶大国,但是中国原奶收购价格已经是全球第三高了。”王丁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民企中养殖千头以上的也有两家,一家是建于1999年的燕海奶牛场,有1400头牛,是燕塘的学生奶奶源生产基地,年总产奶量约4000吨。另一家是建于2003年的天泉湖奶牛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奶牛场,现奶牛存栏1200-1300头,年总产奶量超过3300吨,全部售给香满楼。

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三季度奶类生产价格指数环比增长3.1个百分点。目前国内平均原奶收购价已经超过每公斤4元,至于牧场奶源价格就更贵,每公斤高达5元多,即使是传统的产奶大省都出现了奶源紧张的局面,原奶收购价格始终在高位运行。

此外,记者了解到,广州市内成规模的养牛场还有强兴畜牧奶牛场,存栏约800头,年总产奶量约3200吨,建于2000年的民营企业生之力奶牛场存栏约900头,年总产奶量超过2200吨,部分出口香港市场。

作为对比,根据DG Agri的统计,2013年7月份欧盟原料奶收购加权平均价约为人民币2.92元/公斤,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波兰这前五位欧盟奶业大国7月份的平均价格约合人民币3元/公斤。欧盟主要乳制品企业8月份的原奶平均收购价格为折合人民币3.16元/公斤。

而原奶交售给燕塘的除了福和还有燕景奶牛场(存栏350头,年总产奶量约1300吨)、燕龙奶牛场(存栏300头,年总产奶量约1200吨)和燕涛宝奶牛场(存栏230头,年总产奶量约680吨)三家民营企业。原奶交售给深圳光明晨光乳业的则有建于1999年的半边山奶牛场(存栏210头,年总产奶量约675吨)、花侨杨荷兆华奶牛场(存栏120头,年总产奶量约450吨)和花侨王耀奶牛场(存栏120头,年总产奶量约450吨)、花侨德权奶牛场 (存栏120头,年总产奶量约450吨)和花侨杨荷伟雄奶牛场(存栏120头,年总产奶量约450吨)五家民营企业。原是国有企业,后转为民营的花都华侨奶牛场也有900头牛,年总产奶量约3000吨,同样原奶主要销售给深圳光明晨光。

伊利2013年三季报也显示:第三季度公司毛利率为26.2%,同比下降3.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在于奶源的短缺以及原奶价格的继续上涨。

与此同时,据王丁棉介绍,广州还有三个大型奶牛场异地搬迁至清远,分别是存栏900头、原奶交售燕塘的燕洲奶牛场,存栏850头、原奶交售风行的广昌奶牛场和省内规模最大的个体奶牛场、存栏2000头的安兴奶牛场。

考虑奶源继续短缺、原奶成本继续上涨、公司提价有滞后效应,申银万国下调了伊利的盈利预测,预计2013-2015年EPS分别为1.488元、1.778元和2.370元,较此前预测值下调5.9%、8.6%、9.7%,并认为公司有暂时性压力。

广州奶业关键在提高单产量

三元股份预计,1-9月累计净利润可能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或亏损。对于原因,三元股份表示,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因素,生产成本同比增加,对公司经营利润有较大影响。

“广州奶业的规模化和机器化都是全国最超前的,但效益和产奶量还没上去。”王丁棉向记者表示,关键是提高单产量,“超过5吨的都不会亏到哪里去”。

不只是伊利、三元,根据统计局数据,7月、8月单月规模以上乳制品企业毛利率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2.0%、6.3%,利润总额率分别下降0.8%、1.9%。

“燕都最急切的问题就在于希望大幅提高4吨多的年单产量。”燕都果牧董事长、总经理李玉奇向本报表示。记者了解到,这家民营企业目前存栏 1000-1100头,原奶供应给燕塘,而其主要经历的三个阶段则很好地体现了南方养殖小区的流变。其前身花都九龙奶牛场于2000年创办,2002年开始买了99头牛,逐渐发展到196头,2003至2008年间,在广州不允许在海珠养牛的背景下又安置了300多头牛。为了尽快发展规模,选择把牛卖给农户养殖,到2008年共有11户,1100头牛,从中小型的奶牛场转为大型养殖小区。而三聚氰胺事件之后,燕塘提议发展升级,5年内发展到1000头牛以上,转变为大型奶牛场。2008年底,因为8户农户不愿被买,到了2009年初又变为300多头,直到贷款350万后,才发展成650头牛。“去年底搬出的两个大户又搬回来,按照厂方利润45%、养牛方利润55%的方式合作,又回来409头牛。”李玉奇告诉记者,现在还是两群牛,计划在年底才真正合一,成为规范的大型养牛场。

“原奶价格的上涨确实迫使企业做出两个选择,一方面调整产品线,生产利润较高的酸奶和高端液态奶产品,一方面就是给低端产品提价。”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指出。

据了解,建于2000年的民营牛心岭奶牛场也是采用集约化的小区方式,共5户奶农进场养牛,存栏400头。“广州小区奶牛养殖的形式从以前的三五个增加到现在的六七个,且大多实行了股份制,相对于以前较分散的模式有一定改进。”王丁棉告诉记者。

不过,该人士亦表示,原奶价格上涨只是一个方面,很多乳企在营销、广告等成本方面的支出居高不下,也是乳企趁机提价的原因之一。

除了本地乳企之外,巨头伊利也在广州收购本地原奶,蒙牛也靠五六家奶牛场支撑一年近30吨的量,在华南进行贴牌生产。记者独家获悉,蒙牛正计划在清远投资牧场,若完成审批,奶牛数量将达到2000头。“但应该不会是自己养牛,这样成本较高,主要靠投资,或建立奶牛场以租金盈利。”王洪表示,这就是除收奶站和全资买牛牧场外的“纯投资牧场”模式。“部分乳企在北方都是与当地政府实行资金合作,比如一个牛场1500万,自己出三分之一或一半资金,其他由当地政府补足,然后招投标给人承包,70万-80万一年租金,设备厂房都租赁给别人,人家牵牛进去,十多年就可将资金收回。”

奶源之困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吕静莲 实习生 陈小倩)

如果乳制品企业不是涨价最大的获益人,那么是奶农吗?

按理说,中国这样高的收购价格,奶农应该赚得钵满盆溢,养牛积极性大为高涨,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乳制品企业不从我这收奶,都要交给奶站,价格低得很,我原来养了30多头牛,现在就剩一半了。”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一位养殖户周成林(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王丁棉告诉记者,2008年时全国有奶农260多万户,2011年,奶农户数为230万户,2012年这一数字减少至200万户,据王丁棉预计,今年奶农户数会进一步减少。

根据中国奶业协会的统计,2012年全国奶牛存栏预计为1440万头,牛奶产量3744万吨,同比增长仅2.3%。而同期,乳制品进口114.6万吨,同比增长26.4%。需求连年增长,供应却始终跟不上,缺口只能通过进口解决。

周成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购买一头普通的奶牛价格就要将近十万,奶牛的饲料和人工成本也一直在上涨,盈亏成本在每公斤奶3.2元左右,但是前两年收购价还不到3元,很多养殖户都不干了,从去年起情况好点,收购价格略涨,但是养一头牛一年也就挣1500元钱,还要承担巨大的养殖风险,由于利润太低,买不起苜蓿、青储玉米这样的好饲料,因此奶牛的单产更低,脂肪、蛋白含量等指标有时也达不到要求,被奶站拒收,只能白白扔掉,进而陷入恶性循环。

资深乳业专家冯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我国平均每头奶牛每年产奶约5吨,散户的年产更低一些,而世界奶牛养殖发达国家平均达到9-10吨。

一面是乳业毛利率下降,一面是奶农奶贱杀牛,那中间的利润到哪里去了呢?有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奶站等中间环节分走了整个乳业链条中很大部分利润,一方面利用各种手段压低收奶价格,另一方面又能够高价卖给乳企。

“据我所知,不少奶站的老板都是当地乳品加工厂负责人的亲戚,或是有什么关系,他们不仅两头赚钱,更有甚者,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不达标的原奶,再以正常价格处理掉。”前述人士表示。

质量隐忧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正是随着中国乳制品行业的飞速发展,而2007年又遭遇全球奶源紧缺危机,大企业为了产量四处争抢奶源,最终导致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的发生。

不过,此次奶源荒和2007年时的情况略有不同,当时奶源主要供应基地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已持续三年遭遇大旱,在欧盟方面,由于农业补贴减少,也造成奶牛减产,因此奶源荒席卷全球,国际原奶价格飙升,美国部分地区甚至出现“牛奶比油贵”的现象。

虽然前一段新西兰受旱灾影响,奶粉、奶酪等品种价格全部上涨,但是这次奶源荒并未在全球范围发生,国际市场上大包粉的价格稳定在每吨3万元左右的正常价位,情况好于2007年。

但奶源紧缺是不争的事实, “据我所知,使用复原乳加工生产液态奶的事情最近越来越多,奶站的奶被各大乳企争抢,因此应该加强奶源的监管,防止以次充好,甚至添加一些非法物质的事情发生。”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奶源荒也逼迫乳企生产自救,9月9日,伊利股份宣布出资3.1亿元参股辉山乳业,并通过与辉山乳业的长期供奶合同,稳定东北地区原料奶供应,此前伊利已经宣布同美国第一大乳企DFA展开合作

今年初,广东乳业品牌雅士利也宣布斥资11亿元在新西兰投建新工厂,预计在2014年下半年落成投产,年产能约为5.2万吨,主要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成品及半成品。另外,合生元、圣元国际等上市乳企也纷纷出海,针对奶源跑马圈地。

事实上,2008年至2012年,中央财政投入巨资支持改造完善了3000多个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和小区,改良奶牛5200万头,支持以婴幼儿配方乳粉为重点的60多个乳制品项目生产条件改善和检验检测能力建设。从2012年开始,中央财政每年还安排专项资金,用于乳制品和婴幼儿配方乳粉的风险监测和风险排查。

但是,这些都没有解决奶源荒的问题,“毕竟,100头牛以上的规模化牧场,占全国原奶产量的37%到38%,千头以上的大牧场奶,只占到将近10%,大部分奶源还是要依靠散户提供,但是现在国家没有补贴,散户的利益得不到保障。”陈连芳表示。

尽管由散户升级为规模化牧场的步伐正在加快,但是目前我国现代奶业的基础格局还没能形成,乳企自建奶源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在中小奶农退出和规模化养殖的衔接之间,还有许多事情要考验政府智慧。

另外,“和新西兰等国家相比,我们的牧场在良种、饲草等方面还有很大不足,比如苜蓿是奶牛最好的饲料,每天饲喂3公斤苜蓿,每年能多产1吨奶,而且蛋白含量也高,但是苜蓿目前主要依靠进口,商品苜蓿草供应缺口达80万吨,青储玉米的种植也远远不能满足奶业发展的需要。”冯启表示。

陈连芳认为,要想真正解决奶源荒的问题,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注意,而奶源荒的根本原因,是奶农始终处在利益链最薄弱的环节,这是长期以来养殖源头利润问题没有解决的效果累积,因此要理顺奶农、奶站等中间环节以及生产企业的利益关系;

其次,国家需要重新思考万头牧场的问题,大力发展合作社、规模化家庭农场或许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因此国家在在规模化养殖方面要给与支持,做好小奶农退出和规模化养殖的衔接工作。

最后,要从中国乳业整个产业链条着眼发展,才能真正解决奶源荒的问题。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