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享有“贡茶之乡”盛名的湖北省竹溪县,如今茶园已达6万多亩,茶树的绿叶现已成产业,然而茶树结的果———浑身是宝、开发利用价值极高的茶果,却尚未被开发利用,落地化泥自生自灭,给茶叶产业化留下缺憾。 茶树花开秋末,花果同枝,花期较长,结的果实俗称茶子,蒴果扁形或三钝形,成熟期也不一致。茶子浑身都是宝。青茶子含油量40%至60%,榨出的茶油具有不干性,既可食用,也可用于制作肥皂等化工产品。茶油是良好的植物性食油,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物质,尤益于高血压、高胆固醇等患者食用。茶子制成的茶饼是优良的有机肥料,脱毒茶饼含蛋白质、油酸等营养物质,是饲养畜禽的上好精饲料。茶子的外包壳和茶子壳既是生物能源好燃料,又是沤制有机肥的好原料,更是生产食用菌的理想原料,能培植出优质平菇、香菇等食用菌。 目前,竹溪县已投产的茶园达4万多亩,花果满枝,年产茶子至少有200万公斤,可加工茶油100多万公斤,价值400万元以上;可得茶饼100多万公斤,价值100万元左右;茶子壳用于生产食用菌,年收入可达数十万元。若全县6万多亩茶园全部投产后,按每亩最低可采收茶子50公斤计算,300多万公斤茶子加工增值可达800万元左右,亩均增收130元左右。 据了解,竹溪十多年前曾有外贸企业、粮食部门和农民利用地产油茶子、青茶子加工茶油,农家妇女用茶饼代替肥皂洗衣服。但在茶叶产业化蓬勃发展的今天,茶子加工企业却销声匿迹,大量茶果烂在地里,上好资源被白白浪费。据报道,目前国际市场食用植物油越来越受消费者青睐,林化工业对茶油等植物油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植物油正呈供不应求的状态。综合开发利用茶子,市场前景广阔。我们期待鄂西北茶果早日修成“正果”。(中国绿色时报)

茶树花,在千百年中国茶叶史上一直隐姓埋名,无人问津。中国最早的茶叶专著《茶经》言及茶树花时,以“花如白蔷薇”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此后,幸运之神就一直没有光顾过茶树…

365湖北省竹溪县的茶农满怀丰收喜悦,闻着茶花馨香,忙着采摘油茶果实。竹溪盛产我国四大木本油料植物油茶、核桃、油桐、乌桕,种植总面积约30万亩。竹溪县龙坝镇采取企业 合作社 茶农 基地的方式,由龙头企业带动油茶产业可持续发展。今年龙坝镇仅油茶一项,预计林农人均可增收500元,油茶正成为当地林农脱贫增收的摇钱树。 为让茶农发展油茶增收致富多沾油,龙坝镇2013年通过招商引资,延长油茶产业链。房地产开发商董勇,投入2000多万元,在龙坝镇注册了湖北龙湖木本油料有限公司。公司租赁流转油茶基地6000多亩,建成占地20多亩的木本油料加工车间和展销中心,并组建油茶专业合作社,实现了他由房老板向绿色产业卖油郎的华丽转变。 董勇介绍,竹溪县油茶籽种仁含油量高达59.2%,油茶园、油茶花可观赏,油茶果榨油食用保健价值高,可预防心血管等疾病。油茶属于绿色产业的铁杆庄稼,新投产的油茶林一般亩产油茶籽110公斤以上。鲜湿油茶果加工茶油比率一般为80∶1,亩产茶油14公斤以上,按市场价格每公斤100元计算,每亩加工增值可达1400元以上。 正在采摘油茶果的吴坝村贫困户李茂堂说,他家在4年前种植的两亩多油茶,今年全都结了果。已采摘油茶果1100多公斤,就地出售给前来收购的一家木本油料公司,按每公斤3元成交,已创收3300多元,树上的油茶果估计还有1500元收入。

树花,在千百年中国茶叶史上一直隐姓埋名,无人问津。中国最早的茶叶专著《茶经》言及茶树花时,以“花如白蔷薇”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此后,幸运之神就一直没有光顾过茶树花,千百年来很少有人识得其“庐山真面目”。时至今日,不仅普通人对茶树花不甚了了,就是茶乡的人也知之甚少,他们甚至把茶树花当成茶树的克星。在他们的经验里,茶树花是茶树的繁殖器官,它与果一起长在枝条上,与茶叶争夺水分养分。为保证茶叶生长,茶农每年都要伤神费力地掐花。—些科研人员甚至研发出化学疏花剂杀灭花朵,以保茶叶高产。茶树花难道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物吗?

茶树是木本多年生多次开花结果的植物,一般生长2至3年便可开花结果。茶树的花芽在6至7月分化,12月开花,次年同一时间种子成熟。由于茶树没有单独的花果枝,花、果、芽同生于叶腋处。茶树就像多子的母亲一样,带子孕育还要负担新芽叶的生长,故而生长和发育过程中,对水分养分的需求量巨大。众所周知,开花、结果、繁殖后代是植物的生长规律,但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茶树的有性繁殖已无性化,除少数工业用茶籽外,花果的存在对以产出鲜叶为主的茶树来说实在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茶树花着生在茶树枝条的叶腋处,大部分有2至4个花序。一株80至100公分的茶树可生长3000至4000枚花蕾,200粒种子。由于种植茶树的目的就是要获得又多又好的鲜叶原料,因此在实际生产中,摘除茶树花———中止茶树的生殖发育,促进水分养分向叶芽集中,就能保证优质高。根据多年的对比试验,摘除花果后的茶园,单产不仅能增加30%以上,品质也能获得提升。

茶树花与芽叶虽一母所生,彼此共享资源,利益均沾,但因为芽叶“成材率”高,早熟,身怀“王牌”的芽叶便很快风靡市场。而茶树花的长大成“人”颇需时日且不为人知,茶树花在苦苦等待着慧眼识宝英雄的出现。

上世纪90年代初,出生于皖南茶乡七代茶人世家、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茶叶系的高级农艺师——徐纪瑛,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开始了对茶树花的研究。从幼年起就玩于茶树下、长于茶山中的徐纪瑛对茶树的一芽一叶、一花—枝都有着说不尽的眷恋和深情。在她眼里,茶树花好美丽,顶酷暑萌芽,迎寒霜绽放,白白粉粉的花瓣,婀娜多姿;在她心里,茶树花更伟大,它像一个多产的母亲,带子孕育着新的生命,其苦其累无以诉说,终身隐其叶后,默默奉献,不图虚名。成年后的徐纪瑛,师从于—代茶叶宗师陈椽、王泽农教授和王正桓老师等,承其志,创其新,在名优绿茶的恢复和开发上,成绩斐然,在茶叶流通领域里尽人皆知。多年来,茶树花在业内的“负担”说,一直让她心中难平。能否将相传的民间经验加以系统化研究,使茶树花变废为宝,变负担为贡献?一直久蓄于徐纪瑛心中。我国茶园面积之大,分布之广,产量之多,世界闻名。而茶树为多年生多次开花的植物,它的丰富资源是其它植物少有的。如果能将其开发利用,对人类将是一大贡献。徐纪瑛以优异的成绩走出校门后,就默默地开始了对茶树花的研究。她将祖传的经验加以系统的整理后,又择不同产地、不同品种、不同花期的茶树花分阶段进行跟踪检测分析、对比试验,在掌握了大量实验数据据后,送交各类专家论证、座谈、评估,从中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她决心从理论上和实践中给茶树花正名,还茶树花一个公道,让其真正成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多年过去了,徐纪瑛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倾尽所有,在茶树花研究工作中奔波。大量的科学数据终于给了徐纪瑛一个惊喜的结果,关于茶树花和数种名茶有效成分含量的对比化验报告,关于茶树花与数种中国名茶、人工合成抗氧化剂bha和天然抗氧化剂迷迭香的抗氧化对比化验报告都证实:茶树花因其生长期长,积累了大量内含物质,茶树花中含有多种人体有益的物质,特别是抗氧化物质含量很高,有很高的工业提取和商业利用价值,可作为茶叶的替代原料提取多酚类抗氧化物质,大大降低这类产品的成本,从而使天然抗氧化剂取代化学合成抗氧化剂在商业运作中成为可能。据分析测定,茶树花内含有茶多酚、氨基酸、茶多糖、蛋白质、皂甙等对人体有效物质占90%以上,具有解毒、降脂、降糖、抗衰老、抗癌、抑癌、滋补、壮体、养颜美容等功效。据反复试验,它的抗氧化功能可以当前世界公认的抗氧化植物迷迭香媲美。同时,对茶的人工采摘,相当于对茶树做了一次终止有性繁殖“手术”,可使茶树养分充分利用,起到促进茶树超产、提高茶叶品质的效果,还能增加茶农收入。

对茶树花有效物质提取的初步研究及对其开发利用可能性的初步论证表明,茶树花开发利用项目具有开创性、可行性、有着现实的市场需求和广阔的市场前景,可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茶树花开发利用,既是一个农副产品加工项目、一个高新科技项目、一个贸工农项目,又是一个出口创汇项目;既是一个扶贫项目,又是一个西部开发项目。如果我们能在科学、经济、有效的原则下,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扶持下,使其资源能尽早得到利用,形成产业化系统工程,将是对人类的大贡献。

茶树花——这朵在中国几千年茶业史上隐其叶后,从未做过主角的奇葩,在新一代中国茶人的发掘研制下,从此将走上前台,在医药、保健、食品、饮料、日用化妆品的大舞台上展尽新姿,舒尽其华。

笔者真诚希望茶树花事业能得到海内外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参与和扶持;真诚祝愿茶树花这朵奇葩能物尽其用,成为茶产业中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在悠久厚重的国茶科技史上,走出革命性的—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