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海滩位于福建省漳浦县的佛昙镇,离最近的村子也有四五公里远。从2008年12月开始,这里发生了一件新鲜事,每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就有一群野猪会出现在海边。这些野猪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

猪价暴跌愁坏猪倌们,但“野猪大王”杨德英最近却偷着乐:他饲养的野猪不仅供不应求,毛利润更高达200%。“家猪养殖成本要近5元/斤,而我养野猪只需3元/斤。”曾靠水产育苗起家的杨德英,在漳州漳浦县佛昙镇的海边另辟偏门,潜伏三年独创低成本养野猪秘诀,引得国内同行纷纷前来取经。 近日,杨德英向记者娓娓讲述了与众不同的崎岖致富路。 曾经是“鱼苗大王” “福建的‘鲍鱼大王’就在我们村,是我的好朋友。”杨德英自豪地介绍着自己的村庄。而在不少村民眼里,杨德英曾比“鲍鱼大王”更风光,因为他是漳浦水产育苗第一人。 上世纪80年代,当镇里的青壮年出海捕鱼时,杨德英却选择到位于厦门的福建水产研究所当一名合同工,学习海水鱼苗培育技术,而且一学就是6年。 1996年,杨德英回到漳浦,筹资办起了第一个育苗厂。不过,由于养殖户担心人工培育的鱼苗养不大,他的鱼苗屡遭拒绝。后来,杨决定从亲戚朋友那先推广,并且先收取一半的鱼苗费,等养殖户卖完鱼后,才支付另一半费用。 这一招果然奏效,人工鱼苗渐渐被当地养殖户接受。“那时钱真好赚,一年随便就有三五百万利润。”杨德英坦言。 财富效应引来许多效仿者。包括杨德英手下工人在内,当地很多养殖户纷纷效仿,竞争加剧了,鱼苗质量不断下降,养殖户利润少了。鱼苗市场的吸引力下降,风险加大。 更不幸的是,1999年的那场台风刮走了杨近千万的资产。从那以后,喜欢挑战的杨德英决定转行。变废为宝养野猪 一次偶然的机会,杨德英尝到国外朋友送给他的野猪肉,肥肉不肥,瘦肉不瘦,还很香滑可口。嗅觉敏锐的他随即有一个念头:转行养野猪。 在考察了国内数十个野猪养殖场后,杨德英决心将原来饲养鲍鱼的厂房改做猪圈,做闽南养野猪的第一人。然而,不仅妻子哭闹着反对,就连亲戚朋友都觉得他脑子出问题了。 2005年底,他花了20多万元从浙江、东北等地养殖场买来100多头杂交野猪,又以每头1万元左右的价格买来四五头纯种公野猪,开始大干起来。 “搞养殖,控制成本最重要,成本低才有竞争力。”杨德英发现,农家猪肉比饲养猪肉贵,不是因为猪仔,而是因为饲料和饲养方法的差异。 “天天吃好的,还不锻炼,人肯定要生病。猪也是一样。”杨德英打了个形象的比方,解释他给猪喂养“粗粮”的原因。而且,作为闽南的蔬菜生产大县,漳浦100多家蔬菜加工厂,为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为给野猪找饲料,杨德英像个收破烂的:花生壳、菜秆、豆秆等农作物下脚料,海蛎壳、贝奇野菜汁提炼后产生的红萝卜残渣等,都被他宝贝一样“捡”了回来。 经过三年不下百次的试验,杨德英终于找到一种合适的添加剂,敲定低成本的饲料配方。 苦熬等待“出头天” 去年6月,依靠“杨氏饲料”,杨德英终于培育出可以出栏的野猪。“2元/斤饲养成本,加上猪仔,一头两百斤的野猪,平均养殖成本大约3元/斤,而市场野猪肉批发价在10元以上。”如此算下来,毛利率在200%左右,但杨德英压根就没打算卖,他的野心是培育出更多能繁母猪,让猪仔呈几何倍数扩张。 然而,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让杨德英差点前功尽弃。出口的水产滞销,原来依靠水产挣来的每月10多万元养猪资金突然断了链。是让饲养的野猪继续成长为母猪繁殖,还是开始卖猪盘活资产呢?杨德英挣扎了好久。 2008年9月,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一个客户要以2000元一头的价格买200头野猪,这笔生意一成交,杨德英的困境就可以大大缓解。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却不卖。 杨德英说,情愿自己吃两餐也不卖种猪,否则多年的打拼就前功尽弃。

杨德英:赶到海边来,让它呼吸新鲜的空气,还有海边有鱼、海菜、海蛎壳让它吃一下。

这个人叫杨德英,他在离海边的养殖场里人工驯养了上千头杂交野猪,2008年底,他花了几十万元承包下这片海滩,每天下午喂野猪之前,他都要把十几头野猪赶到海边来运动。

杨德英:赶紧一点,太慢了不行,快一点,快一点。让它跑,那边那个海菜很多,让它过来吃海菜了。

杨德英过去靠培育鱼苗赚钱,2005年开始养野猪,但直到去年才把野猪赶到海边来,目的是增加野猪的运动量,减少它的脂肪。但为什么他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这么做?当初又是怎么想到去养野猪?这些都离不开他的野猪计划。

1996年,学了7年水产育苗技术的杨德英回到家乡福建省漳浦县的佛昙镇,创办了一个水产育苗场,专门人工繁育真鲷、石斑鱼等名贵鱼的鱼苗。当时全国范围内能够人工育苗的人寥寥无几,鱼苗非常抢手,育苗厂几乎成了杨德英的摇钱树。

杨德英:最新的品种研究出来,其他的厂都没有,只有我们有,供不应求。

杨建胡育苗厂技术员:以前做的人少,那鱼卵鱼苗价格很好,以前一公斤红谷鱼卵就值到3万多元了。

那时,杨德英一年轻轻松松就能赚几百万元。可是没过多久,各地的育苗厂越来越多,鱼苗的价格大幅度下降,靠水产赚钱变得很难了。杨德英琢磨着要改变这种状况,最好是还能做过去那样的独家生意,但是这个生意在哪儿呢?考察了很多地方后,2004年底,他终于在浙江宁波的一家超市里找到了答案。

杨德英:我看到那个盒装的1.5斤在超市里就卖45元,那个价格很好。

杨德英在超市里看到的就是人工养殖的野猪肉。经过了解,他发现野猪肉基本上已经被市场接受了,价格也稳定在每公斤40到50元。一个野猪计划在杨德英的头脑中逐渐形成。

杨德英:当时我就这样想,既然野猪肉销得这么好,我们闽南这边都没有人搞这种东西,我就想到这种思路过来,如果当时开始做了,我是第一家,其他人都没有。

按照杨德英的计划,做闽南地区养野猪的第一人,过不了几年,他一定会比水产养殖赚到更多钱。2005年底,他花了20多万元从浙江、东北等地养殖场买来100多头杂交野猪,又以每头1万元左右的价格买来四、五头纯种的公野猪,把原来在海边的育苗厂一部分改建成了猪圈。不过,那几头价格昂贵的纯种公猪,杨德英并没有像宝贝似的关在圈里,而是天天赶出去让它们打斗。野猪经常是打得头破血流,他不但不心疼,还成了这些野猪的裁判。直到现在,依然是天天如此。

杨德英:这头输了躲在旁边,你看它全部都是血,你看。再来,不认输,这头赢了。前天这个眼睛给这头打出来,眼睛打出来还没好,今天再打。

记者:你天天都要放它们出来打斗?

杨德英:公猪每天都放一次给它打斗。

记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德英:增强它的抵抗力,还有以后配种繁殖后代,那个种比较有野性。

公猪的野性充足,繁殖出来的野猪仔纯度就有了保证,但是杨德英不满足,他还要经常把野猪仔也放出去运动。

杨德英:我们所有做种猪的全部挑起来,两天运动一次,以后小猪长大了也不会生病,因为有运动。

不管是公猪打斗,还是小猪运动,这些手段都只是为了保证杂交野猪的纯度,野猪的纯度越高,价钱就越高。但是杨德英养的野猪,压根就没打算卖。

杨德英:我们有网箱养殖、育苗厂还有虾池,就是这边回收来养猪。

虽然养了野猪,杨德英并没有完全放弃水产养殖。用水产上赚的钱维持野猪养殖,也是他野猪计划的一部分。但是养出来的野猪不拿去卖钱,难道仅仅是为了看公猪打架、小猪跑步吗?到底还有什么计划等着他去实施?

2007年底,杨德英的野猪已经繁殖到了500多头,但他还是没有一点卖野猪的意思,而是到处去找养猪的农户,要送给别人野猪仔,条件是野猪养大后全部要卖给他。2008年初,过去一直养家猪的杨文通打算尝试一下,就拿了100多头野猪仔回去饲养,到了8月份,野猪长到了100多斤,杨德英却还没有来收购,杨文通有点着急了。

杨文通野猪养殖户:2008年到8月份,我就养大了,心里就急。他们以前就跟我订,但是到了6月份我就非常急了。

杨德英:他来上门来找我,当时他害怕,我说你不要害怕,我全部有我的打算,你放心。

话虽这么说,杨文通还是很害怕,野猪卖给谁,他是一点也不知道,只能相信杨德英了。而杨德英即使自己早有打算,当时他却比杨文通还要害怕。

杨德英:想不到去年经济危机来了,到去年下半年开始就经济大下滑,我们养的鱼很多都是卖不出去。

杨德英的育苗和网箱养殖主要依赖国际市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给他带来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就在距离实现他的野猪计划越来越近的时候,偏偏鱼卖不出去了,原来卖鱼每年还能挣几十万元用来养野猪的日常开支,此刻都没有了,而他的积蓄早已经全部投入进去。杨德英头一回尝到了缺钱的滋味。

杨德英:工资能拖几天就几天,有时候我们很便宜的杂料,也是没有钱给人家买,给他欠着。

2008年9月,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一个客户要以2000元一头的价格买200头野猪仔,这笔生意一成交,杨德英的困境就可以大大缓解。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却居然不卖。

杨德英:我老婆就是跟我说,你要卖,不卖你现在经济这么紧张,你为什么不卖呢?我就是不能卖,情愿自己吃两餐也不能卖这个种猪。

要说杨德英对这笔生意不动心,那是假的,但他想来想去,觉得不能为了这20多万元影响他整个的野猪计划,最后这200头野猪还是留下来没卖。养了将近三年的野猪,他竟然一头野猪都没卖过,杨德英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卖呢?缺少资金,他的野猪计划还能实现吗?

2008年12月1号,潜伏了三年的杨德英终于出手了,他在漳浦县城的繁华地段开了一家野猪肉专卖店,而且又使出了一招别人想不到的招数——低价入市。

杨德英:其它的野猪肉价格都很高,一斤一般都卖到20元以上,比如说厦门那边就是卖到25元一斤。

记者:你为什么卖这么低?

杨德英:我们现在就是让广大客户都买得起,我们现在刚开始,专卖店开始起步。

当时,漳浦县城的家猪肉一斤要卖到9块钱左右,而杨德英的野猪肉定价12块钱一斤,只比家猪肉略微高一点。所以每天不到中午,野猪肉就全部卖光了。

顾客:今天一共买了起码30来斤吧,12元钱一斤。

顾客:价格也比较合理,我们经常过来买。

野猪肉的销售火爆,一个月之内,杨德英在厦门、漳州、泉州等地的专卖店陆续开张,不少餐馆也开始找他合作。可是,依靠低价推动的火爆,到底能维持多久?这个问题,其实也早在杨德英的野猪计划之中。

杨德英:现在合作户有很多,我们这边是县城,还有到那个乡下的还有很多家,大的有五六百头的也有,有七八百头的也有。

当初杨德英给农户提供野猪仔合作养殖,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埋下了伏笔。自己养的野猪,凭借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了市场之后,合作户养的野猪也陆续上市,而且合作户逐渐发展到了200多人,分布在漳浦县各地。

杨德英:这一窝野猪还不够大,这一窝野猪再几个月才能回收,太小了。

有了合作养殖户做后盾,供应市场的野猪数量不成问题了。但是野猪肉卖得这么便宜,还能赚到钱吗?杨德英不会是赔本赚吆喝吧?他自己是怎么考虑的呢?

杨德英:我们的野猪长一斤肉只花2元左右的钱就够了,所以我们就是低成本,我们这个成本降下来了,这个以后长大了要卖的那个价格,就是当做家猪卖我们也会赚钱。

杨文通:成本低,一斤肉差不多成本有2元多钱。家猪养起来成本要4元到5元。

最大限度地降低野猪的养殖成本,这就是杨德英野猪计划最核心的部分。因为漳浦县是闽南地区的蔬菜生产大县,有100多家蔬菜加工厂,加工后产生的蔬菜残渣一年有100多吨。这些蔬菜下脚料,经过发酵处理后储存起来,就成了杨德英喂野猪的饲料。而价钱却惊人的低。

杨德英:一斤才几分钱。不用买的,车费给他就可以了。

柯文地是一家蔬菜榨汁厂的工人,他的工作就是将工厂每天榨完汁的胡萝卜渣等下脚料处理掉,而且还不能污染环境,所以他要挨家挨户地送到很多养牛、养猪的农户那里,每天得跑不少地方。现在杨德英一个人就帮他完成了任务。

记者:这一车有多少斤?

柯文地运输专业户:一车差不多1.2万斤左右,6吨。每天都要送,我们厂生产出来的一般都拉来这里。

杨德英:单这个胡萝卜渣要拉它可能要五六百万斤。蔬菜冷冻厂的下脚料全部可以储存起来给它吃。

经过成本、生产和销售各个环节的精打细算,杨德英的野猪计划已经实现,苦苦支撑了三年,换来了他对当地野猪市场的迅速占领和垄断地位。再过两年,野猪的效益更高了,他就可以彻底告别水产养殖了。现在,杨德英又有了新的计划:开发自己养殖场旁边的海滩,让野猪多运动提高肉的品质。

杨德英:我们野猪场就是在那边,看得到,才几十米,就是要吸引很多的客户过来看,看我们的野猪。其他人养野猪都是在山上,我们要做的话,要跟人家做的不一样,把野猪赶到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