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1

刘永富谈扶贫搬迁:光换地方不代表脱贫 后续产业要有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7日下午举行记者会,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记者:李克强总理在前两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五年以来,我们国家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其中李克强总理专门提到一个数字,在这过程当中我们实现了有超过800万人口易地扶贫搬迁,可以说易地扶贫搬迁成为降低我们国家贫困发生率的有效手段之一。请问刘永富主任,在扶贫搬迁过程中怎么样去化解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后续扶持和防止返贫的问题上怎么做到平衡?谢谢。 刘永富:这个问题很重要,大家都很关心,我看昨天记者会上给国家发改委何立峰主任也提了这个问题,当然我还愿意继续回答这个问题。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决定在“十三五”期间要对1000万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在这个实施过程中,还有一部分会是同步搬迁的人员,所以总规模会大于1000万。这是一项大工程,也是这一次脱贫攻坚的一场硬仗。数量相当的大,工作量也相当的大。我们要明确易地扶贫搬迁是什么含义?就是对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的贫困人口,把他换个地方。因为他住在这个地方,地理的、自然的条件,没有土、没有水这样的地方,扶贫是年年扶、年年贫,所以必须要换一个地方。另外,这个地方就住了一二十户,你要给他修几十公里的路,要花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成本还更高,还不一定能脱贫。特别是有的在生态脆弱的地方住着,破坏生态环境,所以也应该帮助他们搬出来。搬迁是一项复杂工程,首先要选点选好,搬到哪儿,老百姓愿不愿意搬,这一系列工作都需要我们去做。至于你讲的成本,确实比较高,但是我认为相对于我刚才说的这些原因,该花的成本还得花,要不怎么叫脱贫攻坚呢?不然的话,他永远在那个地方待着,永远是绝对贫困人口,所以该花的成本还是花,这个成本花的也是值的。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搬迁以后,我们常讲的要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就像你刚才讲的后续产业要有,如果你没有后续产业,光搬迁换个地方不代表脱贫,只有换了地方,而且配有了产业,通过自己的劳动有稳定的收入,这才能叫脱贫。所以我们的投入一部分是盖房,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还有一部分就是后续产业的发展。我们现在这项工作总体进展顺利,老百姓非常的拥护,从搬出来的人来看,多数是已经开始逐步脱贫。谢谢。

摘要: 7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7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有记者问,脱贫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进展,有一个数字,800万人口异地搬迁,在这个过程中,怎么去化解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后续扶持和防止返贫的问题上应该怎么做?刘永富表示,十三五期间要有1000万的建档立卡扶贫人口实施人口易地扶贫搬迁,这是一项大工程,也是脱贫攻坚的一场硬仗。刘永富说,易地扶贫搬迁是针对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的贫困人口,让他们换个地方。当地没有土没有水,就会“年年扶年年贫”。此外,一个地方住一二十户,但是修护要花几百万几千万,成本特别高。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住在会对生态环境有一定的破坏。刘永富谈到,搬到哪里?老百姓愿不愿搬?都要琢磨。易地扶贫搬迁一个人6万,但是该花的成本还要花,这个成本是值得的。没有后续产业,仅仅搬迁换个地方,这不叫脱贫,换个地方有后续产业才行。6万块钱一方面是要盖房,还有基础设施建设,还有一部分就是产业。记者会文字实录如下:主持人: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记者会。本场记者会的主题是“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今天我们非常高兴的邀请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先生,请他来围绕这一主题回答各位记者们提出的问题。我们先请刘永富主任跟大家说几句。刘永富: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非常高兴和各位记者朋友们见面。大家知道,党的十八大作出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在今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到了四川凉山这个深度贫困地区,进村入户调研脱贫攻坚。在四川成都召开了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座谈会,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脱贫攻坚工作进行了总结,对贯彻好党的十九大精神,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作出了部署。在3月5号的《政府工作报告》上,李克强总理对打好三大攻坚战作出了安排部署。大家对这个问题都非常的关心,也非常的支持。社会各个方面,包括在座的很多同志们,都参与到了脱贫攻坚这个伟大的事业中,我也代表国务院扶贫办向大家表示敬意和感谢。我愿意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谢谢。主持人:谢谢刘主任,现在开始提问。人民日报、人民网记者: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过去五年的脱贫工作取得的成效用的是“取得了决定性进展”,我想请问,对于这一判断,您能不能跟我们多说一些。第二,2018年怎样巩固前期脱贫攻坚取得的成绩,完成政府确定的脱贫目标?谢谢。刘永富: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的脱贫攻坚工作做了五年。2015年底启动打赢脱贫攻坚战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到底打得怎么样,还有一些什么困难和问题,下一步怎么办,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所以,我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领导下,全党全社会合力攻坚,应该说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和显著的成绩。有几个标志:一是我们创造了中国减贫史上的最好成绩。2012年底的时候,我们国家有9899万贫困人口,那就是说差101万是1个亿。到2017年底还剩3046万人,我们在5年的时间里减少了6853万人,年均减少1370万人,和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这期间年均减少600多万人,2001年到2010年年均减少700多万人相比,当然是标准不同,都是现行标准,数字的规模几乎是翻番的。另外,我们从1986年确定了贫困县,到2012年底的时候是832个贫困县,2016年退出摘帽了28个县,2017年预计摘帽120多个贫困县,我们的贫困县这几年减少了150个。以前我们对贫困县做过调整,都是越调越多,因为标准在提高,在2016年首次出现了贫困县总量的减少。这五年,贫困地区农民纯收入增幅比全国农村农民收入增幅高2.5个百分点,创造了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二是加快了贫困地区的发展。我们通过脱贫攻坚的大量投入,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得到了显著改善,贫困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也得到了明显改善。我们通过增收脱贫倒逼产业发展,贫困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得到发展。我们通过易地搬迁、退耕还林、护林员制度,贫困地区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三是构建了全社会合力攻坚的强大合力。四是创造了中国特色的脱贫攻坚制度体系。所以,这些方面都是我们的一些亮点和特点,也证明了党中央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符合实际的。你刚才还讲到未来怎么办?党的十九大已经作出了安排部署,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也作出了安排部署。下一步,就是要在坚持前几年脱贫攻坚经验的基础上,比如说坚持目标和标准不能动摇,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体制机制不动摇,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不动摇。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制度、改进政策、创新举措,加大深度贫困地区攻坚的力度,进一步转变工作作风,加强对干部和贫困群众的培训等,确保打赢脱贫攻坚战。我们现在不仅要打赢,而且要打好,我们也有这个信心能够打好这个攻坚战。谢谢。新华社记者:我想请问我们的精准扶贫很多时候是通过国际合作来实现的,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一带一路”的建设能否和我们的扶贫努力相结合,通过这样的合作来促进更广泛地区之内的扶贫工作。谢谢。刘永富:这是可以结合的,“一带一路”是促进沿线有关国家共同发展的一个倡议,通过“一带一路”的合作,可以促进各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大家知道,在发达的国家主要靠就业和社会保障、社会福利来实现扶贫,在发展中国家,我们主要要靠发展带动,也靠救济、靠扶贫的具体制度和办法来减贫。所以“一带一路”促进各国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减贫,我们可以在大的框架下进行一些减贫的合作和交流。谢谢。四川广播电视台和四川观察记者:我的问题是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是脱贫攻坚战的坚中之坚,中央已经作出了相关的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春节前到四川凉山州调研了深度贫困问题,还在成都主持召开了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我想请问,下一步中央对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工作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和部署?谢谢。刘永富: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深度贫困地区非常关键,所以总书记这一次专门到凉山调研,并且召开座谈会作出新的部署。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我们面上脱贫攻坚的任务是可以完成的,但要实现一个人不掉队,一个民族不能少的目标,我们现在比较担心的还是深度贫困地区。我这里有一些数据,到去年底我们国家在深度贫困地区,贫困发生率超过18%的县还有110个,贫困发生率超过20%的村还有16000多个。在山西,总书记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以后,各省对本地的深度贫困地区进行了一次认定,一共认定了334个深度贫困县。这334个县去年底的贫困发生率是11%,我们现在全国的贫困发生率只有3.1%,所以对这些地区我们还是要加大工作的力度、投入的力度,要把这些地区的贫困坚决攻下来。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中央对“三区三州”,包括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四省藏区,和四川凉山州、甘肃临夏州、云南怒江州作为国家层面的深度贫困地区给予重点的支持。刚才我讲了,各省还确定了334个深度贫困县和3万个深度贫困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要对这些深度的贫困地区加大工作的力度。一是要制定这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时间表、线路图,包括采取什么措施,上哪些项目,规划制定工作在去年底已经基本完成。二是中央和省级要加大对这方面的支持。包括东部地区帮助西部地区,也要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支持,比如说新增加的资金主要要向这些深度的贫困地区来投入。三是我们要加强监测监控,对贫困发生率18%以上的县,贫困发生率20%以上的村,各地和扶贫办都要加强监测监控,发现工作不到位的,有可能完不成任务的,提早做工作,防止最后出现死角。谢谢。光明日报融媒体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2月12日成都会议上提出,要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以前提“打赢”,现在提“打好”。请问刘主任这有何深意?总书记在会上提出8条具体的要求,您认为哪一条执行起来最有挑战性?谢谢。刘永富:“打赢”和“打好”一字之差,应该说“打好”比“打赢”含金量更高。“打赢”就是完成任务,完成什么任务呢?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在中国的历史上消除绝对贫困现象;现有的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区域性整体贫困。我刚才说了,从目前进展情况看,这五年下来我们的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年完成任务,这个问题应该是不大的。虽然贫困县进度稍微慢一点,已经有150个贫困县退出,还剩680个,今年至少再脱贫200个,那就还剩400多个。所以,未来两年这个问题也不是太大。但是我们要打好,什么叫打好?第一是要全面完成任务,一个民族不能少,一个人不能掉队,不能有工作的死角。第二是脱贫必须是符合质量的、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不能掺水,不能是假的,搞数字脱贫、虚假脱贫,要保证脱贫的质量。第三是不仅要完成打赢的任务,而且我们2020年以后,还要继续做好减少相对贫困的工作,不是说到2020年中国就没有贫困了,而是到2020年中国消除了绝对贫困,相对贫困还会长期存在。我们要通过打赢攻坚战,为未来减少相对贫困探索经验,建立一套比较好的体制机制,这有它的可持续性。刚才说的第二个问题,总书记提了八条要求,哪一条重要,哪一条难,我觉得都挺重要,都挺难,认真做都能做到,不认真做都很难。比如说,第一条是要加强组织领导。我们还是要加大力度,现在脱贫攻坚总书记不仅是总设计师,而且他亲自调研、亲自操作,亲自挂帅、出征、督战。这一次在成都座谈会,总书记和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在一起共同研究如何打好精准脱贫的攻坚战。我们要发挥党的领导的政治优势,这一条是最根本的。由总书记带领,我们还是信心满满的。再就是深度贫困地区要盯住,还有我们基层党政机关、基层工作作风要进一步转变。除了作风问题,还有我们能力的问题、思想观念的问题。基层干部有操作能力不足的问题,还有贫困群众既是受益者也是贡献者,还有扶贫和扶智怎么结合起来等问题。总之,这八个要求都很重要。我们都要把它变成具体的措施,既要做好“最先一公里”的顶层设计,又要防止“中梗阻”,还要把它落实到“最后一公里”,吹糠见米,久久为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国际在线记者:李克强总理在前两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五年以来,我们国家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其中李克强总理专门提到一个数字,在这过程当中我们实现了有超过800万人口易地扶贫搬迁,可以说易地扶贫搬迁成为降低我们国家贫困发生率的有效手段之一。请问刘永富主任,在扶贫搬迁过程中怎么样去化解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后续扶持和防止返贫的问题上怎么做到平衡?谢谢。刘永富:这个问题很重要,大家都很关心,我看昨天记者会上给国家发改委何立峰主任也提了这个问题,当然我还愿意继续回答这个问题。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决定在“十三五”期间要对1000万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在这个实施过程中,还有一部分会是同步搬迁的人员,所以总规模会大于1000万。这是一项大工程,也是这一次脱贫攻坚的一场硬仗。数量相当的大,工作量也相当的大。我们要明确易地扶贫搬迁是什么含义?就是对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的贫困人口,把他换个地方。因为他住在这个地方,地理的、自然的条件,没有土、没有水这样的地方,扶贫是年年扶、年年贫,所以必须要换一个地方。另外,这个地方就住了一二十户,你要给他修几十公里的路,要花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成本还更高,还不一定能脱贫。特别是有的在生态脆弱的地方住着,破坏生态环境,所以也应该帮助他们搬出来。搬迁是一项复杂工程,首先要选点选好,搬到哪儿,老百姓愿不愿意搬,这一系列工作都需要我们去做。至于你讲的成本,确实比较高,但是我认为相对于我刚才说的这些原因,该花的成本还得花,要不怎么叫脱贫攻坚呢?不然的话,他永远在那个地方待着,永远是绝对贫困人口,所以该花的成本还是花,这个成本花的也是值的。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搬迁以后,我们常讲的要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就像你刚才讲的后续产业要有,如果你没有后续产业,光搬迁换个地方不代表脱贫,只有换了地方,而且配有了产业,通过自己的劳动有稳定的收入,这才能叫脱贫。所以我们的投入一部分是盖房,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还有一部分就是后续产业的发展。我们现在这项工作总体进展顺利,老百姓非常的拥护,从搬出来的人来看,多数是已经开始逐步脱贫。谢谢。12 / 2 页下一页

如何打赢脱贫攻坚战?刘永富回应真问题——谁动扶贫这个“奶酪” 我们就处理谁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7日下午举行记者会,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N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2

记者:李克强总理在前两天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五年以来,我们国家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其中李克强总理专门提到一个数字,在这过程当中我们实现了有超过800万人口易地扶贫搬迁,可以说易地扶贫搬迁成为降低我们国家贫困发生率的有效手段之一。请问刘永富主任,在扶贫搬迁过程中怎么样去化解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后续扶持和防止返贫的问题上怎么做到平衡?谢谢。

3月7日上午,北京梅地亚中心新闻发布厅,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向记者挥手致意。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峥苨/摄

刘永富:这个问题很重要,大家都很关心,我看昨天记者会上给国家发改委何立峰主任也提了这个问题,当然我还愿意继续回答这个问题。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决定在“十三五”期间要对1000万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在这个实施过程中,还有一部分会是同步搬迁的人员,所以总规模会大于1000万。这是一项大工程,也是这一次脱贫攻坚的一场硬仗。数量相当的大,工作量也相当的大。我们要明确易地扶贫搬迁是什么含义?就是对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的贫困人口,把他换个地方。因为他住在这个地方,地理的、自然的条件,没有土、没有水这样的地方,扶贫是年年扶、年年贫,所以必须要换一个地方。另外,这个地方就住了一二十户,你要给他修几十公里的路,要花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成本还更高,还不一定能脱贫。特别是有的在生态脆弱的地方住着,破坏生态环境,所以也应该帮助他们搬出来。搬迁是一项复杂工程,首先要选点选好,搬到哪儿,老百姓愿不愿意搬,这一系列工作都需要我们去做。至于你讲的成本,确实比较高,但是我认为相对于我刚才说的这些原因,该花的成本还得花,要不怎么叫脱贫攻坚呢?不然的话,他永远在那个地方待着,永远是绝对贫困人口,所以该花的成本还是花,这个成本花的也是值的。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搬迁以后,我们常讲的要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就像你刚才讲的后续产业要有,如果你没有后续产业,光搬迁换个地方不代表脱贫,只有换了地方,而且配有了产业,通过自己的劳动有稳定的收入,这才能叫脱贫。所以我们的投入一部分是盖房,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还有一部分就是后续产业的发展。我们现在这项工作总体进展顺利,老百姓非常的拥护,从搬出来的人来看,多数是已经开始逐步脱贫。谢谢。

“脱贫攻坚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优亲厚友的、弄虚作假的、形象工程的脱贫行为怎么处理?在7日上午举行的“攻坚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直面真问题。

脱贫攻坚成果显着 贫困人口6年减少8000多万

刘永富介绍,从2012年到2018年,我国贫困人口减少了8000多万人,连续6年平均每年减贫1300多万人,贫困人口从9899万人减少到1660万人。

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精准扶贫工作已经实施了6年,脱贫攻坚战也进行了3年,成果如何?

据刘永富介绍,东部9省份中,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山东8省市已没有国家标准的贫困人口,只有辽宁还有几万贫困人口。

直接减贫成果可以从贫困县、贫困村退出贫困序列中体现。刘永富介绍,从贫困县来说,在832个贫困县中,有153个已于2016年、2017年摘帽,2018年摘帽县正在评估,预计达到280个左右,即有超过一半的贫困县摘帽。

从贫困村来说,2013年建档立卡贫困村达12.8万个,截至去年年底还剩2.6万个。

“按照中央确定的目标: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区域性整体贫困,可以说已经做到了人口85%左右脱贫,村80%左右退出,县超过50%摘帽。”刘永富说,今年再努力一年,攻坚克难,再减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再摘帽300个县左右,到明年就会剩600万人以下的贫困人口和60个左右的贫困县。

三大攻坚战相互促进 脱贫不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扶贫力量,加大资金投入。

刘永富介绍,相比以前以财政资金为主的扶贫投入,此次脱贫攻坚任务中,金融扶贫占有生力军的重要地位。例如,扶贫小额信贷、扶贫再贷款、扶贫金融债,每年都会有过万亿金融资金投向贫困地区和脱贫攻坚直接相关的一些项目。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搞产业缺少启动资金的,给予5万元以下、3年以内的小额信贷支持,免担保、免抵押,金融机构按基准利率放贷,县建风险基金,扶贫资金全额贴息。

刘永富介绍,从2014年开始已经累计放贷5500亿元,现在已经按期还贷2600多亿元。金融机构为易地扶贫搬迁发放了1000多亿元中长期贷款。“金融部门是生力军,是立了大功的。”

但同时,刘永富提醒,金融服务脱贫攻坚工作做得很好,但要防止有些地方打着扶贫的旗号变相举债,还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去年最多时逾期有30多亿元,我们很快采取措施,加强监测,逾期率从百分之一点几降到现在的0.4%。”刘永富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刘永富指出,这三大攻坚战是相互促进的,希望金融部门继续坚持这个好的做法,在防范金融风险的情况下,进一步加大对脱贫攻坚的支持力度,特别是要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要向产业扶贫项目倾斜,要向易地扶贫搬迁倾斜,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

易地扶贫搬迁不是一搬了之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8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386万,易地扶贫搬迁280万人。在布置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时要求,基本完成“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建设任务,加强后续扶持。

易地搬迁的群众到了新环境怎么谋生?这个问题不解决,扶贫工作有隐患。

刘永富说,群众不搬迁,在不适合生存的地方生活,不仅不能脱贫,还会破坏生态环境。“年年扶、年年贫,一不扶又返贫。”

刘永富替易地搬迁的群众提前考虑到困难——搬迁并不等于脱贫了,百姓也有适应的过程。以前使用旱厕,烧柴做饭;到了城里用煤、电、气,马桶一冲几分钱就没了,支出比以前多了,收入从哪里来?

因此,扶贫搬迁要有规划,也要有措施。刘永富介绍,东西部扶贫协作计划按照“两个大局”的战略构想,在西部省份和东部省份搞劳务协作。西部劳动力往东部输送时,以贫困人口作为重点,尤其把易地搬迁群众作为重点。可以提供免费培训、路费或工作岗位。

另外,还可以因地制宜在当地发展产业。刘永富介绍,现在全国有3万多个扶贫车间,有200多万人在里面就业,其中有近100万都是贫困人口。像西藏拉萨有个“三有村”——“有房子、有产业、有健康”。搬迁过去几百户贫困户,建了3个股份制企业,分别养牛、养鸡和搞种植。

刘永富说,如何长期稳住易地扶贫搬迁的人口,对扶贫工作是个考验,这是个长期的任务,不能指望一搬过去,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我们还是有办法的,有问题我们慢慢解决。当然也不能太慢了,还得抓紧,那边等着吃饭呢。”刘永富说。

重拳打击扶贫腐败和作风问题

关于如何打击个别扶贫干部存在的优亲厚友的行为,甚至是搞形式主义、形象工程的行为,刘永富表示,已经重拳出击,这几年查了不少案子,不过,处理人、查案子不是目的,目的是要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防治这些问题,要搞清楚他为什么能够优亲厚友,为什么能弄虚作假,为什么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能过关?要从制度上考虑,做好顶层设计。”刘永富说。

顶层设计要避免这些行为,每个环节都要下功夫。

首先是根据严格的标准和程序建档立卡,并进行记录和追踪。刘永富介绍,建档立卡系统既是我国脱贫攻坚的档案,也是查处各种问题的依据。第三方评估、省际交叉考核采用的数据,都是从该库抽取的。

资金项目管理也要公开、公平、公正。刘永富说,由于扶贫资金规模较大,以前存在挤占、挪用现象,现在,资金违规已从2013年的15%降到去年的1%。

在账上的资金怎么用?按照脱贫攻坚规划和当地产业特点,在项目库里论证选择。各级项目资金使用要公示公告。

但是,刘永富坦言,弄虚作假行为尚未根治,最近查出一些村、户识别不准。主要原因是村基层组织软弱涣散,“还以为和原来一样,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我们还要继续保持这种威慑,谁要动扶贫这个‘奶酪’,或者败坏脱贫攻坚的名声,我们就要严肃处理,不能让他得好处。”刘永富说。

N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