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初,山东的野山鸡市场整体下滑,本来供不应求的野山鸡一下子没了市场,这让野山鸡养殖户们寝食难安,当时,德州市最大的山鸡养殖户,张建昌家里已经鸡满为患。

[每日农经]母山鸡拔尖儿的秘密:

从城区往港北区中里乡方向走,一座披满绿色的大山横亘在城区的北边,这是城区的绿肺——北山。隆凤山鸡养殖场就“藏身”在青山绿水之间。宁静的山林,好斗的山鸡,构成了独特的风景。

和别人不一样,黄运斌卖,要把鸡毛拔一部分下来。 这就是黄运斌的生财之道。 哥哥黄云平夸他:“ 养鸡他没我厉害,但是搞这个创业模式转变他比我厉害。”这到底是个什么模式呢? 鸡苗换鸡毛 养鸡利润翻番 黄运斌在家排行老三,父亲从前一直在养鸡。 2002年,黄运斌接手。 黄运斌考察了一番,发现七彩山鸡肉质鲜美,很受欢迎,还可以用来观赏。 当时全国已经有很多大型的七彩山鸡养殖场,但惠州还没有养殖七彩山鸡的。 黄运斌估算了一下:七彩山鸡在本地来讲是一个很高档的东西,成本 15元左右,卖价在 50 元左右。 黄运斌养了 3000 多只七彩山鸡。 第一笔生意就卖了 1000只,赚了 5万元。 黄运斌开始向当地的养殖户推销自己的鸡苗,让大家一起养,他觉得养的越多,市场上名气才越大。 到 2006年的时候,黄运斌突然不卖鸡苗了,却做出了一件让人觉得奇怪的事。黄运斌找到养殖户,说以后鸡苗可以免费赠送,养大了还能帮他们卖鸡,但有一个条件,他们要拿一样东西来和他交换。 换的居然是没人要的鸡毛,养殖户觉得像白捡鸡苗一样,黄运斌为什么那样做呢? 这还要从妻子的一次生日说起。 自从妻子和黄运斌一起养鸡,结婚几年几乎没有逛过街。 2006 年妻子生日那天,黄运斌决定犒劳一下老婆,就带她来到深圳的一条街上,准备好好的选一件生日礼物。 一个靓妹走过,黄运斌眼前一亮,仔细一看靓妹带了一朵胸花,这不是我们那个羽毛吗。 黄运斌把这个发现告诉妻子叶伟兰,两个人早把过生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冲进了商场,发现果然有不少衣服上有羽毛的配饰。 黄运斌从衣服上翻出服装厂家,又从服装厂打听到给他们供货的羽毛加工厂,他不停打电话,七八天以后,终于知道在深圳就有一家加工羽毛的厂,第二天一早,黄运斌就赶到了那个加工厂。 工厂里,面具、圣诞树、绣球,羽毛产品目不暇接,黄运斌大开眼界,而加工厂老板随口说出的价格更让他大吃一惊,“ 长度长的尾毛,可以卖到 10元钱一根,这样金钱状的,一斤 1000元钱。” 这么高的价格! 黄运斌一听真是喜出望外:天天鸡棚里不是很多毛吗,有时候甚至脱得一地都是毛,不是烧掉了嘛,你看我们几年损失多少钱,如果我们和她做下去,打交道,这个东西我们是不是能够赚很多很多钱呢。 黄运斌回到家,按照加工厂老板给出的价格仔细一算,一只公山鸡的羽毛至少能卖到 50元,就相当这只鸡的市场批发价,如果能卖羽毛,养一只鸡就能赚原来两倍的钱。 黄运斌马上找人把地上散落的鸡毛都收拾起来,打包十几袋,开着车,送到厂家门口。 可因为没有分选,乱七八糟全部堆在一起,羽毛加工厂拒收。 黄运斌这才知道,不是什么样的羽毛都可以卖钱,加工厂要的羽毛必须是分好类的,每一根都不能断,不能有缺口。 这一下,难住了黄运斌,因为他的鸡老在一块打架。 七彩山鸡最值钱就是背上和尾巴的毛,但是公鸡因为争夺配偶经常打架,这些鸡的羽毛就是打架啄掉的。 那么怎样让它们不打架呢? 黄运斌想了一个办法,他把原本混养在一起的公鸡和母鸡分开在不同的鸡棚里,它们只能隔着铁丝网谈恋爱。“ 公跟母既要分开,又隔壁相邻,但就是不能接触,结果我们后面发现公鸡的羽毛为了示爱求偶越发长的漂亮。” 等野山鸡长到性成熟,黄运斌把它们身上最漂亮的羽毛拔下来。 2007 年年初,黄运斌带着几大包羽毛再次去了深圳的那家加工厂,300多斤羽毛卖到了6万多元。 当时,黄运斌已经有上万只鸡,但是羽毛产量还是太低。 黄运斌这时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周边已经有三四十个养殖户养殖七彩山鸡,黄运斌决定用鸡苗换他们的鸡毛。 用不要的鸡毛换鸡苗,真等于白捡一样,养殖户争先恐后和黄运斌合作。 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冤大头,但黄运斌心里却有一本清楚的账,这笔买卖绝不会赔。“ 一个鸡苗我给养殖户是 5元钱的成本,但是我从养殖户那里回收再卖给厂家,这中间有 10元钱的差价。” 黄运斌用鸡苗不断换来了羽毛,因为量大,他成了那家加工厂的固定供货商。到 2009年,黄运斌每年光羽毛就能收入上百万元。 开辟新渠道 山鸡蛋增值十倍 打开羽毛市场以后,黄运斌又因为一个发现,让他的山鸡蛋增值了 10倍。 2010 年以前,山鸡蛋售价和普通的鸡蛋差不多。 人们喜欢山鸡蛋,但是怎么才能增值呢? 有一天,黄运斌去参加的一场满月酒让他豁然开朗,在饭桌上发现了一个商机。 广东不论是摆满月酒还是过生日,都要上一盘煮鸡蛋。 黄运斌发现,桌子上的鸡蛋几乎没有人吃。 没什么新鲜感,而且太大个儿了,吃下去以后等下还有那么多好菜,没地方装了。 山鸡蛋个头小,不占肚子,一定会受到客人欢迎,而对于酒店来说,山鸡蛋更新鲜,也能卖个好价钱。 分析过后,黄运斌就和酒店经理说了自己的想法,提出以 30元一斤的价格和他们做山鸡蛋生意,结果一拍即合。 跟他打电话买鸡蛋的人越来越多,黄运斌干脆动了一番脑筋,根据人们的日常习惯,做成了家庭装的礼盒。“ 一般家庭是三口之家,假设他们的早餐是一个人吃两个的话,这么一盒蛋是六个,把它设计成一盒装六小盒,礼拜天大家就出去游玩了,就不吃这东西了,刚好一周就刚好把这个消费完。”从那以后黄运斌就把这样的山鸡蛋打进了超市,一盒能装 36颗鸡蛋,不到 2斤的分量,能卖到 128元。 黄运斌因为善于发现,他在卖商品鸡的同时,把山鸡毛变成钱,又把山鸡蛋增值十多倍。 2011 年公司销售额突破 3000 万元,被评为市级龙头企业。

山鸡养殖户张建昌:“各个棚里都满了,下面的养殖户家里也很多。”

这在鸡舍里钓鱼您见过吗?怎么看都有点儿怪异,刘畅来到山东省商河县采访就先体验了一把鸡舍里钓鱼。

初见隆凤山鸡养殖场的老板刘仲坦,见他皮肤黝黑、笑容朴实,却不知他已在商海摸爬滚打了近10年,练就了一身懂技术、懂市场的好本领。他养殖山鸡的经历,可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胆大、心细、坚韧。

张建昌家里养的是原产美国的七彩野山鸡,这种山鸡多以销售活禽为主,因为公鸡羽毛颜色丰富,外形漂亮,山鸡的特征明显,市场价高,而且好销。

刘畅:好像是钓着了,快来看师傅是不是。

胆大:辞职养鸡,敢于挑战

张建昌妻子张希玲:“饭店里要,公鸡漂亮,母鸡不漂亮,公鸡好卖。”

养殖场工人:对对对。

今年35岁的刘仲坦曾是一名小学教师,但他生性喜欢挑战,2005年就开始自主创业,先后卖过饲料、兽药、农药。2010年,他看准山鸡养殖业,毅然辞职,专职养山鸡。

在这个特殊时期,公鸡都不好卖,母鸡更是一只都卖不出去,张建昌家,光成年母山鸡就积压了1000多只。

刘畅:好大的一条啊,真没想到这里面真的有鱼,您看您看这池子里原来真的有鱼呀,而且还是挺肥的一条你看这个肚子,这鱼有两斤吧。

刘仲坦的大舅子告诉记者,刘仲坦父母非常反对他辞职。山区孩子跳出农门不易,当年父母辛辛苦苦送他读书,好不容易当上了老师,全家都觉得很光荣。为了养几个山鸡就轻易地放弃这一切,父母想不通,多次做他的思想工作,劝他不要辞职。劝说无效之后,父母很生气,拒绝在资金和人手上给他支持。

山鸡养殖户张建昌:“小户不要,大户还协调,就是说你来车吧,我给你贴运费,就是这么鸡。”

养殖场工人:对,最少得有两斤。

刘仲坦看准山鸡养殖业,是因为山鸡不易养、有挑战性,但是回报率比普通家禽养殖高,他认为大有可为。但他养山鸡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难免遭遇挫折。可贵的是,挫折面前他毫不气馁,靠着摸索、钻研,终于获得成功。现在,他拥有一个占地20多亩的养鸡场,存栏1.3万羽野山鸡,主要销往南宁、深圳等地。他的山鸡和鸡蛋卖得好、卖得贵,去年光是卖鸡蛋的收入就有30多万元,养殖场一年的营业额可达500多万元。

这1000多只母鸡倒底是扔了还是继续养?再养就是赔得更多,就在张建昌一家人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买山鸡的人,他一开口就说这1000多只母山鸡他全都要了。

刘畅:这是一条鲤鱼吗?

为了带动周围更多的人致富,刘仲坦还成立了隆凤山鸡养殖专业合作社,目前,设在蓝田村、坦阳村的养殖基地已经开工了。

范庆奎:“当时一听说我们去逮这么多的母鸡,他们这些养殖户看了挺高兴,这母鸡不好卖,一听说我们专门是逮母鸡的,当时非常热情。”

养殖场工人:对,这是鲤鱼。

心细:善于学习,眼光长远

光这1000多只母山鸡,还远远没有满足这个人的胃口,他说只要是母山鸡,有多少就逮多少,接着这个人又从全国各地买了2万多只母山鸡,花了100多万元。

刘畅:哇,好活跃,你看这个鱼。

刘仲坦外表粗犷,却是个心细的人。他养殖山鸡,比别人多了很多“心眼”。这“心眼”,一是善于钻研技术、破解难题,二是懂包装、做品牌。

买鸡的人走了,养殖户们却泛起了嘀咕,母山鸡本来就难卖,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人要这么多母山鸡干什么呢?

鸡舍里钓鱼,这可真是怪事儿,但来到山东省商河县采访,刘畅碰到的怪事儿可不只这一件。这不,还没搞明白这鸡舍里为什么会有鱼,在另一个养殖户家,又发现了件新鲜事儿,这儿来了很多买山鸡的,买山鸡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们这儿买山鸡有个令人费解的偏好。

刘仲坦告诉记者,养好山鸡的关键是不让它们打架。山鸡羽毛五颜六色,还有着长长的尾巴,很漂亮,但毕竟属于鸟类,有着又长又尖的喙,习性十分凶猛,喜欢打架、叮咬,常常打架致死或者打得身上没毛。2010年他开始养鸡时,野山鸡就因打架死伤过半。

买鸡的人叫范庆奎,现在他在国内山鸡养殖界可谓是一个叫得响人物,然而在他买进这些母山鸡之前,他和山鸡没有一点儿关系,做了10年的建材生意,积累了上千万财富,但在2006年底,他却突然投资600多万,建了一个占地4万平米的养殖场。招兵买马,要养山鸡。而自从他买进了这些母山鸡,日子就变得有点折腾了。

刘畅:您看您看这还有呢,要不要。

不让山鸡打架致死,要么剪掉他们的嘴,要么改变它们好斗的习性。他先后到过海南、福建考察,试过给山鸡戴眼罩、剪嘴。戴眼罩的办法效果不理想,因为山鸡很快就适应了眼罩,照打不误。剪嘴的办法也不行,剪嘴后山鸡的卖相差了,不好卖,价格低。他决定从改善野山鸡的饮食和管理上着手。经过反复试验,他给野山鸡喂食草料和自己配制的杂粮,并搭建起宽敞的网棚,增加山鸡的活动空间,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

买回了两万多只母山鸡,范庆奎一改养殖户们散养的方式,把山鸡装在了笼子里,但这些野性十足的鸡,立刻就给范庆奎来了个下马威。一天晚上,正在值班的李大爷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客户:不要不要,要母只母鸡,行,提着吧。

刘仲坦养山鸡的想法“走”得很远,别人还在考虑怎么有效防疫的时候,他已经把眼光放到全世界,认真研究过各国的养殖标准,不随便使用药物,并按国外的标准来养殖。他举了个例子:欧盟为了避免鸡蛋中的药物残留,禁止笼养蛋鸡,要打入欧洲市场,就必须按照欧盟的标准去养殖,让母鸡产蛋在地上。

养殖场员工李广福:“那天晚上,该我值班,我填炉子,我管着四五个炉子,在我歇着的时候,回来我再上班的时候,鸡跑出来一只。”

客户:我要5只母鸡,要一只公鸡就行了。

记者在隆凤养殖场看到,灰色的母鸡在鸡舍随意踱步,褐色、淡蓝色的鸡蛋一个个散落在地上,由工人定期捡拾。

当李大爷半夜又一次起来给炉子填煤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这母山鸡都被买走了,剩下的都是公山鸡。

用严格的标准养鸡,刘仲坦的目标是打造安全、可靠的绿色食品,打造放心品牌。记者在华隆超市看到,他的山鸡蛋用精美的盒子包装,“原粮投喂,走地散养,地面产蛋”等字样很显眼。华隆超市生鲜部部长廖美芳告诉记者,山鸡蛋一只就卖3块多钱,虽然贵,但卖得很不错。

养殖场员工李广福:“跑出来了,我就逮,那个鸡一朴棱,那些鸡都炸笼子了。”

刘畅:我帮您拿[来源:www.nczfj.com/],您看这公山鸡长得多帅气呀,可是人家还真瞧不上,这要是我呀,肯定要挑这公山鸡了,颜色多好看呀,可是没想到在当地,母鸡还挺拔尖儿,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坚韧:韧劲十足,屡渡难关

3000多只山鸡同时撞笼,在夜深人静的郊外,那声音就像打雷,令人胆战心惊。

这里养的山鸡品种就是美国七彩山鸡,这是公山鸡,这就是母山鸡了。要查明母山鸡为什么比公山鸡受宠,应该先抓两只山鸡看看,经过主人的允许,刘畅进了鸡棚,勇敢的刘畅竟然徒手上阵啦。

刘仲坦告诉记者,养殖业风险很大,一旦遇到严重的疫情,短时间内就会让养殖户血本无归。“今年年初禽流感严重的时候,朋友一见我,都笑着跟我说,你怎么还没‘死’啊?!”

养殖场员工李广福:“我说洪良洪良快点来,鸡炸笼子了。”

图片 1

尽管我市没有发生严重的疫情,但受大环境影响,整个禽类市场十分低迷,鸡鸭价格一度低到三四块钱一斤,不少养殖场被迫关门。

等到养殖场的管理员范洪良赶到鸡舍,有30多只鸡已经把头部撞烂死亡,受伤的就更多了。然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炸笼的事件还在接二连三地发生。

刘畅:真不愧是山鸡,我还没走近呢就都逃了,再试试去。啊,还挺凶。

山鸡养殖和销售同样受市场的影响。但刘仲坦撑了下来,他的办法是:多养两个月,把肉鸡变成蛋鸡,或者等市场行情好转再卖。这样做面临极大的资金压力,因为在没有销售的情况下,资金周转很难,饲料、人工,样样都要钱。

范庆奎的儿子范红星:“我跟饲养员一块儿进去喂鸡,我当时穿得比较鲜艳,鸡看见我就炸群,穿得太鲜艳了不行,头发长了也不行。”

刚才还相当自信的刘畅,一会儿就败下阵来。

幸运的是,刘仲坦养的山鸡吃得多、产出也多,养多一个月,一只鸡能多卖10元钱。靠着长久以来的好口碑,老客户继续坚持订购他的肉鸡,再加上卖山鸡蛋的收入,他又一次挺过来了。7月底,他搭建新鸡舍,把存栏量提高到1.8万羽,每个月将出栏3000羽肉鸡。

养殖场员工李光辉:“普通鸡脑袋朝着人,他们这些都是屁股朝着你,因为它是想躲着你。”

刘畅:王大哥,这真不行

刘仲坦搞养殖多年,深知养殖业有周期性,但他认为,越是有风险的地方机会越大,而且搞农业要有耐心和毅力。在低谷的时候要撑过来,在高峰的时候要把握机会。

范庆奎在请教了专家以后,才知道这鸡习惯了散养生活,一下子上了笼,容易在受惊吓的时候猛然撞笼。他马上采取措施,对后面的进来的鸡不再直接上笼,而是在大棚里面过渡一个月,然而,过渡期也是危机四伏。

养殖户:我说你抓不着吧

经历挫折而百折不挠,山鸡变成了刘仲坦发财致富的“金凤凰”。

范庆奎:“这个血迹太鲜了。”

这也不是我抓不抓得着的问题,而是你看,我这一抓呀,你这山鸡一直往笼子上撞,万一撞伤了吧,我还得赔你一只不是。

记者:“这可能就是今天的。”

养殖户:这个,我有办法。看

范庆奎:“你看这挺多你看这个地方,这么多,你看这血太鲜了。”

刘畅:这就是您说的办法呀,这不是箩嘛,用空上扣啊

记者:“流得还不少。”

养殖户:对。

养殖场员工范红良:“最厉害的时候就是把鸡肠全都啄出来。”

这个真的跟我小的时候逮麻雀差不多。

在对这些野性十足的家伙范庆奎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发现刚进来的鸡也是不一样的。

这位王大哥可真有办法,用一个箩来抓山鸡,别看这招儿不新鲜,但对付这宁死不屈的山鸡,这美丽的陷阱还真管用。

范庆奎:“这一棚带你们过来,这些鸡大部分都是刚从农户那里抓来时间不长,都没有尾巴,就是啄得挺厉害。”

刘畅:哎呀太好了,快过去看一看,哇,这只好漂亮啊,我手里这只应该是母鸡是吧,对,您手里这只

但是也有尾巴齐全的,闲着的时候,范庆奎开始观看山鸡打斗,他发现每一个鸡棚都会有一个鸡王。

养殖户:这是公鸡,这是美国七彩山鸡,它的脸是红色的,头是绿色的,最大的特点就是白脖,紫红色的胸,长长的羽毛,背是黄色的。

范庆奎:“强壮的鸡,羽毛好,嘴好,它跟别的鸡都打过,打得别的鸡都不敢跟它打了。”

刘畅:像这个母鸡的颜色就暗淡一点,是吧?

能不能让鸡王来管理鸡棚呢,范庆奎开始让饲养员选拔鸡王。

养殖户:对。

记者:“哪一只?”

刘畅:都是麻点色的。

范红良:“这只。”

看外表,公山鸡远胜于母山鸡。几年前这里人都偏爱公山鸡,用公山鸡送礼,喻意吉祥如意,前程似锦。当时公山鸡能卖70多元一只,而母鸡只卖30元左右一只,养殖户都不愿意养母山鸡,但是现在不同了,像这个养殖场里,母山鸡养了1万多只,公山鸡才100多只,公山鸡只是配种用的。既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母山鸡的优势,刘畅决定另辟蹊径,这不,她又发现一条重要线索。

记者:“就是它带尾巴。”

刘畅:您看,这些就是山鸡的蛋了,哇,个儿好小啊,拿起来看看,感觉就比鸽子蛋稍微大一点儿,您看看,这有绿色的,灰色的,还有茶色的,这个粉壳的,是不是有点像鸡蛋的颜色,这个绿壳的,就比较像鸭蛋了,还有这个,多有意思,咖啡色的,您觉得像什么,是不是有点像茶叶蛋,如果你仔细看,您会发现,这山鸡蛋每个颜色都不一样,哇,这公山鸡长了一身五颜色六色的羽毛,可是您看看,这母山鸡,可以下出这五颜六色的蛋,真的是让我对这母山鸡另眼相看。

范红良:“对,它是我们从前面的棚里面挑出来的鸡王。”

这母山鸡下的蛋可真小,我们把它和普通鸡蛋比较一下。这普通的鸡蛋8个510克,再看看山鸡蛋,真的好小啊,17个510克,平均来看,2个山鸡蛋重量相当于一个普通鸡蛋。

这一招果然很灵,有了鸡王,鸡棚里就安静多了。

我们再打开看看,您瞧,虽然山鸡比普通鸡蛋小一半,但是它们的蛋黄大小却差不多,而且山鸡蛋蛋黄颜色更深一点儿。这山鸡蛋看上去不错,味道怎么样呢。这家超市正在促销山鸡蛋呢,我们来采访一下。

范庆奎:“它领着它们,就不再打斗了,哪一个叨,哪一个打架,它就去啄它们。”

消费者:蛋清比较嫩,黄比较鲜。

过度期里山鸡逐渐适应新环境,也熟悉了饲养员,可以进笼饲养了。山鸡的养殖量越来越大,母山鸡市场上难销,范庆奎费这么大的劲儿养母山鸡,他想干什么呢?

消费者:跟小时候家里的鸡蛋似的。

当时在全国范围内,野山鸡主要供酒店或在活禽市场销售,养殖规模还不大,在山东及周边地区张建昌的养殖规模,就算是个大户了,这样的规模,还不足以支撑对山鸡产品的深度开发。

刘畅:哎呀,看了半天,我也想尝一个了,我能尝一个吗?

山鸡养殖户张建昌:“在山东省来说是规模最大最早的,我搞了14年了,河南的,江苏的,河北的,德州的周边的养殖户,基本上都是我发展起来的,我是从1996年开始的。”

促销员:好好好,给你留了一个。

同时山鸡蛋产量小,个头也很小,成本高,没市场,就是养了十几年山鸡的养殖户也不经营山鸡蛋。

刘畅:给我留了一个,敲一敲感觉山鸡蛋的皮要硬一点儿。蛋清比较嫩,蛋黄软软的,像在舌尖上融化了一样,可这太小了,一个不够吃。山鸡蛋多少钱一个?

张建昌的妻子张希玲:“没有想搞蛋鸡这一块,就想搞商品鸡,种鸡。”

促销员:2.2元一个,价格比其它鸡蛋稍微高一点。

张建昌儿子张波:“以前人们都不认识商品蛋,咱这边的思路和城市里的思想落后一点。”

十六七个山鸡蛋为一斤,那一斤山鸡蛋要36元左右呢,而现在市面上普通鸡蛋才6元左右一斤。这山鸡蛋到底好在哪儿呢?

搞建材的专养母山鸡,给同行留下的太多的疑问。

商河县畜牧局 高级畜牧师:七彩山鸡蛋是一个高蛋白,低脂肪,低胆固醇的营养佳品,它的谷氨酸含量比较高,它的味道比其它鸡鲜美,它含有人体必须的牛磺酸,它含有活性钙,是普通鸡蛋的4倍。

在对这些野性十足的家伙范庆奎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发现刚进来的鸡也是不一样的。

莫非这山鸡蛋就是母山鸡身价高的原因吗?但听说,这天天跑来跑去的母山鸡,一年也就能下四五十个蛋,这产蛋率也太低了点儿。但是,就有聪明人,您看,养殖户范庆奎在当地率先把母山鸡关进了笼子。

范庆奎:“这一棚带你们过来,这些鸡大部分都是刚从农户那里抓来时间不长,都没有尾巴,就是啄得挺厉害。”

养殖户范庆奎:母山鸡上笼以后,给它调节温度,光照,饲料的配比,产蛋率从原来的四五十枚提高到180枚到220枚。

但是也有尾巴齐全的,闲着的时候,范庆奎开始观看山鸡打斗,他发现每一个鸡棚都会有一个鸡王。

笼养山鸡产蛋率达到200枚左右,这可相当于原来的四倍呀。

范庆奎:“强壮的鸡,羽毛好,嘴好,它跟别的鸡都打过,打得别的鸡都不敢跟它打了。”

范庆奎:出来,出来,我这母山鸡天生胆小,你这样进去,它会炸笼的

能不能让鸡王来管理鸡棚呢,范庆奎开始让饲养员选拔鸡王。

母山鸡产蛋时警惕性非常高,一旦发现异常,它们就使劲儿撞笼子,拼命想逃,养殖户把这叫炸笼,这只母山鸡的脖子已经撞得鲜血淋淋,这下蛋的母山鸡真是惹不得呀。虽然母山鸡上笼后一年产蛋200左右,但是老范还不满足,他心里老在琢磨一个事儿。

记者:“哪一只?”

范庆奎:春天,这山鸡三天两个蛋,但是到夏天,27~28摄氏度,它甚至5天也产不了一个蛋。

范红良:“这只。”

这蛋鸡夏天高温时产蛋率下降是自然的,但老范不甘心,为此他想了一招儿。

记者:“就是它带尾巴。”

这几年,商河县的乡村旅游非常火,老范也在养殖区外挖了个鱼塘,但令人奇怪的是,老范在鸡舍里面修了两个水池,把鱼塘的水引进了鸡舍,他竟然在鸡舍里养起鱼来了。您看看,这鸡舍里竟然能钓鱼。

范红良:“对,它是我们从前面的棚里面挑出来的鸡王。”

刘畅:这条是草鱼,刚才我钓的是鲤鱼,这条是鲫鱼是吧,那还有个有胡子的是鲶鱼吗?

这一招果然很灵,有了鸡王,鸡棚里就安静多了。

养殖场工人:鲶鱼。

范庆奎:“它领着它们,就不再打斗了,哪一个叨,哪一个打架,它就去啄它们。”

刘畅:好滑啊。看来这池子里不仅是有鱼,而且这鱼还挺丰富的,您看有这么多的品种,而且这一会儿的功夫就钓上来不少了。

过度期里山鸡逐渐适应新环境,也熟悉了饲养员,可以进笼饲养了。山鸡的养殖量越来越大,母山鸡市场上难销,范庆奎费这么大的劲儿养母山鸡,他想干什么呢?

范庆奎:这一个鸡舍大约放了1200尾鱼苗左右。

当时在全国范围内,野山鸡主要供酒店或在活禽市场销售,养殖规模还不大,在山东及周边地区张建昌的养殖规模,就算是个大户了,这样的规模,还不足以支撑对山鸡产品的深度开发。

虽然这是循环水,鸡的粪便最后会冲到的污水处理池中,但是这鸡笼下面养的鱼,人能吃吗?

山鸡养殖户张建昌:“在山东省来说是规模最大最早的,我搞了14年了,河南的,江苏的,河北的,德州的周边的养殖户,基本上都是我发展起来的,我是从1996年开始的。”

中国农业大学 王忠 博士:从食品安全的角度来讲,这种鱼不能吃,尽管鸡在养殖过程中,排泄的粪便中含有一些,尚未消化的营养素,比如氮磷等微量元素,但是同时也含有一些病原菌,或者是一些抗生素等药物,鱼摄取了可能会在鱼体内残留,从而影响鱼肉的安全。

同时山鸡蛋产量小,个头也很小,成本高,没市场,就是养了十几年山鸡的养殖户也不经营山鸡蛋。

老范说,这鱼是卖给水貂养殖场,给水貂吃的。这两个池子面积大约200平方米,一年能产 4000多斤鱼呢!但老范可不仅仅为了收获点儿鱼,他还另有目的。

张建昌的妻子张希玲:“没有想搞蛋鸡这一块,就想搞商品鸡,种鸡。”

商河县畜牧局 高级畜牧师:循环水能把室内的温度降下来,把鸡舍调整到春天一样,适宜产蛋的温度。

张建昌儿子张波:“以前人们都不认识商品蛋,咱这边的思路和城市里的思想落后一点。”

范庆奎:鸡的产蛋率能提高10%左右。

搞建材的专养母山鸡,给同行留下的太多的疑问。

原来,这就是老范让母山鸡夏天也能多下蛋的方法。活水能通风、降温。养鱼可以提高饲料利用率,还能清洁水质,您看,习惯了人来人往,这母山鸡非常淡定,也不炸笼了。

虽然范庆奎的建材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但欠账的多,讨账难,资金回流慢,这使他有了再找一个新项目的想法。2006年10月的一个早晨,范庆奎在济南海鲜市场买菜时,他的目光突然被吸引了。

母山鸡的平均养殖周期是530天,公山鸡养殖周期是120天,平均每天山鸡的饲养成本为0.2元,母山鸡和公山鸡的养殖成本分别为106元和24元。一只母山鸡平均产蛋200枚,目前市场价格1.4元一个,淘汰母山鸡还能卖13元左右一只,减去养殖成本106元,一只母山鸡的利润约为187元。而公山鸡目前市场售价40元左右一只,减去成本24元,养一只公山鸡利润仅为16元左右。相同的养殖周期,公山鸡可以养殖4批,利润为64元。

范庆奎:“看到这个人推着几只山鸡,当时感觉这山鸡挺漂亮的,感觉挺好奇。”

范庆奎:现在的行情挺好,从年前的1元钱一个,到现在提高到1.4元一个左右了,总的算起来能赚30万元左右,这一万只鸡的纯利润。

那是范庆奎第一次看到山鸡,他不禁跟上去和那个卖鸡的人聊了几句。

这山鸡是送人的高档礼品,也是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在商河县招待贵客讲究用一桌山鸡宴,煲汤,红烧,各种形式的山鸡蛋菜肴,成就了一桌色香味俱佳的山鸡宴。

范庆奎:“我就问他,山鸡多少钱一斤,他说20元左右,他说这母山鸡还可以下蛋呢。我感觉到挺好奇。”

客人们美美地吃了一顿山鸡宴,他们吃完了,刘畅的调查结果也出来了。

山鸡下蛋?范庆奎敏感的意识到,市场上没有看到过山鸡蛋,他和对方交谈一阵,决定去看个究竟。

刘畅:您看这一桌子山鸡宴,母山鸡的汤和公山鸡的肉还剩下不少呢,看来,打败公山鸡的,不是母山鸡的肉,而是它的蛋。

范庆奎:“第一眼见到这个山鸡蛋挺奇怪的,七八种颜色,挺漂亮的感觉。”

山东济南商河县恒基养殖场:15706410666

养鸡的人叫李继良,就是海鲜市场范庆奎碰上的那个人。当天李继良还给范庆奎做了煮鸡蛋、炒鸡蛋和煎鸡蛋,范庆奎过了眼瘾又饱了口福。

聊天时,李继良对范庆奎说,十里八村谁家来个客人都喜欢用他的山鸡蛋招待。

李继良:“天天要,天天打电话要鸡蛋,就是跟你急,急了就在电话里,不能说是骂人吧,就是很着急呀。”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范庆奎琢磨起了山鸡蛋。

范庆奎:“对这个鸡挺感兴趣,当时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就是想搞这一块。”

从李继良家回来后,范庆奎先后到了北京上海江苏等地考查,在这些市场上,山鸡还都以肉食为主,一般山鸡在养殖四个月,还没有到产蛋期就已经出栏了,山鸡蛋只做种蛋,在市场上难得一见,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市场空白,2007年初,他就开始大量收购母山鸡。

2007年3月范庆奎养殖的母山鸡开始产蛋了,但山鸡产蛋率低的问题,范庆奎有怎么解决的呢?

散养鸡在室外,气温太高或者太低,都不产蛋,而挪到了室内喂养,容易控制温度,再加上对光照和饲料配比的调节,范庆奎养的山鸡平均三天就能产两枚蛋。因为个头小,饲养成本也高一些,范庆奎决定这山鸡蛋就论个儿卖,1元一个,范庆奎自从买来了山鸡就开始给山鸡蛋找市场,本以为是市场空白,但市场并没有给他面子。

禽蛋经销商郭金英:“这种七八个一斤,那种得十七八个才一斤,他算的帐挺好。”

记者:“怎么说呢?”

郭金英:“他这么小都卖一元一个,我能卖多少钱,那么贵,我怕顾客接受不了,影再响了我的买卖。”

普通市场卖不出去,范庆奎想去酒店试试,但是一打听才知道酒店一般都有固定的采购渠道,硬向人家推销非常困难。经过一翻打听,范庆奎了解到,济南有90%以上的酒店的原料采购都集中在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范庆奎与李继良相遇的济南海鲜市场。济南海鲜市场里,经营的不仅仅是海鲜。

济南海鲜市场市场管理处主任谢钧:“济南几乎所有酒店的水产品都是从咱们市场采购的。另外绝大多数的调味品,肉类,蔬菜,大部分也是从这个市场采购的。”

酒店采购员:“基本上我们酒店的菜都从这采购。”

记者:“你今天都采购什么了?”

酒店采购员:“一些青菜,豆腐,这里全啊,我不可能跑两个市场买这些东西。”

了解到酒店采购时间一般在早上6点左右,2007年5月的一天,范庆奎起了个早来到海鲜市场,在那里转悠了几圈后,他发现有个摊位格外显眼。

范庆奎:“他就不卖海鲜,我那时候去钱就他一家。”

经营摊位的是一对夫妻,他们卖的全是普通市场上难得一见的东西。

禽蛋经销商彭素英:“双黄鸭蛋、双黄鹅蛋,鸵鸟蛋,鸸鹋蛋,还有鸽子蛋,乌鸡蛋、还有笨鸡蛋。”

彭素英和丈夫魏长春从2006年就开始四处搜罗一些珍禽蛋,山鸡蛋也是他们的经营品种,但是货源很不稳定。

禽蛋经销商彭素英:“就是小个体户养三百只五百只的,那一天下不了多少蛋。”

这次跟范庆奎相识,夫妻俩觉得真是财神来了。

范庆奎:“小魏说你这山鸡蛋,小点不要紧,就是比这个头再小点咱也一样卖,他卖价格挺高,咱给他1元一个他能卖1.5元一个。”

通过小魏这里的销售,山鸡蛋进了酒店,走进了消费者的视线,也引起了很多商场超市的注意,2008年,2月,济南30多家大型超市也先后跟范庆奎定立了合同。

仅2008年一年,范庆奎用山鸡蛋换了200万元的利润。如今,范庆奎的蛋鸡规模已经达到4万多只,养殖山鸡已经超过了陶瓷的利润,虽然范庆奎还经营者建材,但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鸡场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