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黄昏时分,位于韩城市桑岭村的这个山沟里都会响起阵阵敲打声。

噜、噜噜噜每天日落时分,薛印平就会站在山坡上,来一阵子吆喝。不一会儿,他放养的山猪,就会成群结队地从山坡上撒着欢儿跑回家,哼哧哼哧地饱饮一顿加了麦麸的营养水,然后心满意足地卧地入梦,美美地睡觉去了。

[致富经]爱哭男人的意外之财 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查看评论][专家答疑][加入收藏夹] [推荐给朋友] [发布类似信息]

这时一头头野猪就会从山里各个地方钻出来,往圈舍里跑。

别人建养殖场,买饲料,辛辛苦苦养一场,到头来还卖不上个好价钱,可薛印平连猪场都没有,平时也不见下啥苦,将猪们撒手放养在山坡上,让猪自己觅食自己跑,一年到头几乎不花啥钱,就能将猪养得膘肥体壮。每当逢年过节,许多城里人专门开车绕着一道道崎岖的山梁,跑到薛印平家里,掏高价购买他放养的山猪肉。

卜庆喜的野猪养殖场有六十多亩,是当地最大的规模化特种养殖场,一年出栏特种商品野猪3000多头,年创产值700多万元。

国庆期间,在大关西三苑农贸市场上市了一款新品猪肉:冷冻包装,肉色相对较深,红白分明。刘妈妈在冰柜前看了又看,还是没买得下手,“375克装的肉片要卖58元,折算下来每斤要80元,太贵了。”

薛龙鹏:喂食的时候一敲,猪就回来了,山上回声很大,到处都能听得见。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家住韩城市板桥镇涺峰村的薛印平,和其他村民一样,多年前,承包了村里的1000亩荒山,种了花椒、核桃等经济林和一些刺槐、油松等绿化苗木。这些山货,每年都能给薛印平带来不错的收成,就是不养猪,他家的日子过得也是蛮滋润哩。

自从卜庆喜2007年开始养殖野猪,在父亲面前哭过,当着妹妹也流过泪,甚至去朋友家也泪流满面,这样一个爱哭的男人在创业中都经历了些什么?

市场上,普通后腿肉目前售价在14元/斤左右,相比下来,这种猪肉要贵出五倍多。为什么卖这么贵?因为它从东北林区千里迢迢运来,目前因产量有限仅能供应杭州一处外销市场。

记者:所有的猪都能回去吗?

薛印平放养山猪,纯属偶然。2012年的一天,他去黄龙看望朋友,发现朋友家的猪漫山遍野地跑。薛印平十分好奇,就询问是怎么回事。朋友告诉他,山上野果、野草十分多,都是猪爱吃的东西,不用花钱买饲料。放养的山猪虽然长得慢,可是由于猪每天漫山遍野跑,不仅瘦肉多,而且肉质鲜美,就连韩城的许多人也经常大老远跑到黄龙山购买放养的山猪肉。

微山县因湖得名,境内还有很多煤矿,从1998年开始,卜庆喜利用当地的资源,把煤拉到外地销售,一年能赚100多万。2007年春季的一天,卜庆喜在微山湖边农家乐和朋友吃饭,回来后,和大家说了一个他自己很兴奋,周围人却骂他是傻瓜的决定,要去养当地没有的野猪。

杂交改良后的放养野猪

薛龙鹏:回不完。

薛印平一想,自己承包的千亩荒山远离人烟,生态环境又好,山上的野果也十分多,如果在自己的山沟里放养上一群山猪,不是也能美美地赚上一笔吗?说干就干,薛印平当即以每头500元的价格,在黄龙小寺庄村购买了10头北京黑母猪仔。

卜庆喜挨了父亲的打,哭过之后,他还是坚持去养野猪,2007年,卜庆喜在朱楼村承包了六十亩地,建起连排猪舍引进100多头怀孕母猪,这些母猪下仔长大后就可以出栏了。

这是由“兴安野猪”加工而成的“雪山来客”牌野猪肉。兴安野猪来自黑龙江伊春的雪山林海,“东北林区冬季最低温度低达零下20℃左右,但是兴安野猪反而愈加活跃,穿梭在雪原之中,吃野果喝雪水,培养出它们健康体魄。”养殖方黑龙江恒泰实业负责人李维臣自豪地说,目前市售猪肉一般养殖半年以内即出栏,但兴安野猪成长期长达18个月,且瘦肉率更高,口感更好。

薛龙鹏是这些野猪的主人,今天是每周一次的抓猪时间,因为要挑选八九头野猪,赶天黑拉到100公里以外的屠宰场,所以正组织工人尽可能的把野猪往回赶。

北京黑品种的猪皮实,毛病少,好养,而且肉质鲜美。薛印平说:回到家后,我就尝试着将猪放在山上,每天早晨7点左右,我打开圈门,猪就漫山遍野、悠悠闲闲地觅食去了。山上的烂果子、烂桃子和各种野草都是猪的最爱,它们吃着、逛着,滋润得跟神仙一样。傍晚时分,我站在山坡上一吆喝,它们就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一个个吃得滚瓜溜圆。我承包的荒山上有一种橡树,每到秋天,橡树籽就落了一地,这种食物和毛栗子相似,营养价值极高,是猪最爱吃的一种果实,猪吃后肉质十分鲜美,长在身上的几乎全是瘦肉。

卜庆喜养野猪还别出心裁,经常给野猪按摩,把野猪放出来跑,几千头猪,放回圈时,他可以准确无误地区分每头猪在哪个圈,现在这些凶猛的野猪只认他。

在野猪的生长期中,有90%以上的时间生活在森林中,呼吸好空气,每头野猪从出生到屠宰要经过两个冰雪期,冷就会抑制细菌和病毒的生长,提高猪肉质量。“吃过山里野猪肉的人知道,猪肉口感不太好,膻味重,但是兴安野猪完全不一样。”李维臣说,兴安野猪是用蒙古种野猪和东北民猪杂交改良而成的,其猪肉具有脂肪低、瘦肉率高、营养价值高等特点。

意外在赶猪过程中突然发生。

放养山猪还给薛印平带来了意外的惊喜。薛印平承包的山上人烟稀少,是许多野猪的栖息地。物以类聚,山猪和野猪经常结伴在山上觅食,久而久之产生感情,进行杂交,产下品种优良的后代,使薛印平养殖的山猪品质更高、肉质更好。

卜庆喜给猪冶病吹猪肛门这个举动也同样给妻子很大触动,为了养野猪卜庆喜真是费尽了心思,野猪对他来说就是全部。卜庆喜肯为野猪付出这么多,妻子相信他一定能把野猪养好。

因为肉质紧,这种野猪肉烹饪加工的时间也会比普通猪肉延长近一倍。

饲养员孟庆林:不敢赶了,不敢赶。

一般的养殖场,养一头猪,4个月就可出栏,一年能出栏3次,而薛印平放养的山猪,两年才能出栏3次。但是薛印平挣得却一点也不少。去年,薛印平共养了80头猪,出栏50余头,一年挣了5万元。

2008年11月是卜庆喜养野猪的第二个年头,在两年中,他不断的配种,扩大养殖规模,当野猪存栏量达到三千多头时,这时他发现在野猪养殖场已经投进去三百多万元,这些钱是他多年搞煤炭运输时的积蓄,为了养野猪几乎倾其所有。

仅以配角身份作产品补充

薛龙鹏:下去了没有?

靠着一片野山,下不了多大的苦,一年就挣这么多,薛印平心里越想越美,越想越觉得日子大有奔头。

卜庆喜用妹妹的彩礼钱给猪买来饲料,男方家里听说彩礼钱被拿去养野猪,觉得填了无底洞,要求退婚,至今妹妹也没有成家,这也成了卜庆喜的心病。

从一开始的圈养到山上放养,再到成功培育出“兴安野猪”,李维臣前后耗时9年才破解了野猪繁育、山上放养和成批死亡等一个个难题。但是,这种兴安野猪目前年驯养量刚达到5000头,此前仅作为高端礼品供应东北市场,不能实现大规模销售。

孟庆林:下去了,一头下去了。

卜庆喜的困境和泪水打动了这位朋友,他借给卜庆喜二十万元,卜庆喜用这些钱全部买野猪饲料。2009年3月,野猪终于可以出栏了。

今年,杭州五丰联合肉类第四次考察黑龙江恒泰实业后,最终达成合作协议,将其首先进行屠宰冷冻处理后首先进入杭州市场。

一头野猪受惊后从山坡上滚落到山下,幸亏是虚惊一场。大家费了很大劲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挑选出9头100公斤以上的野猪。

野猪肉上市了,在微山湖农家乐里消费者并不认可。如何打开市场,卜庆喜决定培养当地的消费者。他用买一送一的方法大约坚持了两个多月后,买卜庆喜野猪肉的消费者多了,卜庆喜的又成立了野猪肉专卖店。

杭州五丰联合肉类负责人汪选华透露,这款可能是目前杭州市场上售价最高的猪肉,其产品线涉及20余种,但受困于量少和价高因素,仅能作为高端产品的补充款,“比如,售价800元一个的野猪肚就必须预订。”目前,第一批“雪山来客”仅在大关三西苑、东山弄和南班巷三家农贸市场的联合康康门店销售,“销售理想的话,会逐渐增加销售网点。”

记者:像这样的猪一头能杀多少肉?

2010年卜庆喜年销售额达到七百多万元。

据悉,这几年各种以绿色、原生态为卖点的品牌猪肉陆续进驻一二线城市。“高端猪肉能满足一部分中高收入人群对生活品质的需求,但是不会完全抢占市场。”一位业内人士认同汪选华的看法。在华润万家濮家店内,一盒350g的“九福”黑土猪后腿肉售价为23.8元,折算下来每斤34元,一周的销售额不到普通猪肉的1/10。

薛龙鹏:一百七八十斤肉。

■致富经视频同步解说词:

页面功能:

9头野猪做成野猪肉后才能对外销售,靠野猪薛龙鹏一年能赚100万元,然而,当初为了让消费者吃第一口野猪肉时留下好印象,薛龙鹏苦苦熬了2年时间花光了500多万元。

杨阳:要那个,那个,那个跑的快,要那个,俺要了,俺要那个,俺早就看过了。不早说。先下手为强,俺上一次都订过了。

中国农业网编辑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

2005年以前,薛龙鹏承包工程、经销煤炭赚了500万元,这时他却要转行。2005年春天,薛龙鹏到山西考察洗煤厂,从经销煤炭朋友那里得到消息,国家要淘汰小型洗煤厂,这让薛龙鹏感到很失落。当天晚上,山西朋友请薛龙鹏吃饭,上了一盘菜,第一口就把薛龙鹏吸引住了。

2011年1月22日,记者在山东省微山县朱楼村的这家养殖场采访时,很多人正在这里挑选野猪。临近春节,每天都有几拨来买野猪的人。

会员推荐

薛龙鹏:那肉吃着好吃,吃着硬,比一般肉吃着硬。

杨阳:这一段时间嘛,这个野猪肉卖得非常好。越跑得欢吧,它的肉越好吃。我每次来都是这样子地选猪。

这是薛龙鹏第一次吃野猪肉,第一口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叫卜庆喜,是这家养殖场的主人。卜庆喜忙得不可开交,为春节准备的一千多头商品野猪已经基本销售完了,虽然累,但卜庆喜心里很乐。

薛龙鹏:那个肉有点肥肉,但是肥肉吃着肥而不腻。

卜庆喜:他们就现场来看,相中哪一头,咱就给他逮哪一头。看着咱们的猪是什么样的,他们买走他们放心。

一打听才知道吃的野猪肉并不是在山里抓的而是有人养的,1公斤熟肉卖100多元,生肉也要卖七八十元是家猪肉的五六倍。

卜庆喜的野猪养殖场有六十多亩,是当地最大的规模化特种养殖场,一年出栏特种商品野猪3000多头,年创产值700多万元。

薛龙鹏:如果价钱这么高的话,养野猪效益挺高的,比干什么都强。

薛龙鹏为办小型洗煤厂准备了500万元,正好可以投资养野猪,打听好山西那家野猪养殖场后,第二天薛龙鹏顺道考察了一次。

薛龙鹏的家在陕西省韩城市龙门镇大前村,韩城市是陕西十大经济强县之一,市民生活水平比较高,薛龙鹏决定放弃建洗煤厂转行养野猪。当年夏天,他拿出260万元在大前村旁边建了个养猪场,花4万多元从100多公里以外的黄龙县,引进1头公猪5头母猪进行圈养。114天以后野猪相继产下40多头猪崽,从未见过野猪的村民和朋友都赶过来看野猪。

薛龙鹏的朋友陈维田:小的就像狸猫一样,身上有那个道道。

然而不到半个月大部分小猪崽都被母猪咬死或者吃掉,薛龙鹏赶紧联系种猪场,得知这是野猪产后护崽现象,是生人靠近和噪音引起的。不让生人接近好办,养殖场在高速路旁噪音大的问题根本没法解决。

2006年五一黄金周,薛龙鹏带着妻子去了一趟100公里以外的王峰乡桑岭村,名为旅游实际是考察适合养野猪的地方。薛龙鹏发现桑岭村有个山沟植被茂盛,因为不通公路很少有人来。当时就决定在这里养野猪,妻子却因为薛龙鹏第一次失败,反对做这件事。

薛龙鹏的妻子贾仙芝:我说他没有经验,你搞这个恐怕不行。

薛龙鹏:用我们常说的俗语,埋怨呢,没有用,已经投入进去了。

五一过后,薛龙鹏不顾妻子反对租下了山沟和周围的山地,虽然租地一年才花三四万元,但是建造100多个猪圈,用铁丝网围了一千多亩山沟、加上修路栽树等配套设施,总共花了200多万元建了个放养场,又购买了10几头种猪,自己住进山里养野猪。

薛龙鹏:这个放养场,就从前面那个山顶,你看见那个树了没有?一直到这边山上,后边这两边,大约几千亩。

每天清晨,薛龙鹏和饲养员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野猪放出去,让野猪自由觅食。

薛龙鹏:它主要吃的是草,你像山上的草吃那些东西,再是出去吃些松树子,野果。

饲养员孟庆林:吃些野鸡蛋,其他鸟蛋。

薛龙鹏:喝水,它主要喝这个泉水,它没有办法它自己给自己找了。

黄昏时分他们就敲打铁铲把野猪招回圈里,补充一些饲料,一头野猪一天至少节约3.6元钱。没有噪音干扰野猪在放养场繁殖的很顺利,1年后种群扩大到200多头。

薛龙鹏进山养野猪的事很快在以前生意圈里传开。2007年十一黄金周,几个朋友相约来到放养场,薛龙鹏带着朋友远远看了一次野猪,朋友却要求杀一头野猪尝尝鲜。

薛龙鹏的朋友刘俊民:他不卖,我想把野猪肉弄回去看怎么吃呢么。

记者:你想做点吃?

刘俊民:对。

薛龙鹏的朋友陈维田:我也不是说要你的,你卖给我一点叫我吃一吃。

记者:那时候他给卖吗?

薛龙鹏的朋友刘金山:不卖。

这个叫陈维田的人平常就好吃一口,但是薛龙鹏当场就拒绝了陈维田等人的要求。

薛龙鹏:种群太小,当时不能杀,要是杀一头的话,后边都要怎么办。

陈维田认为这是薛龙鹏敷衍人的说法,其实薛龙鹏坚持不卖野猪肉的确另有原因。

薛龙鹏:很多厨师都没有做过野猪肉,何况家里人,你把野猪肉拿回去做不好怎么办,出去以后说野猪肉怎么不好吃怎么不好吃,对不对,我以后这生意咋做。

以前韩城市没人卖过野猪肉,没解决膻味和土腥味薛龙鹏不敢冒然卖野猪肉。在山西吃的野猪肉至今难忘,他要像山西那样把野猪肉做成成品卖,抓住顾客第一印象。

薛龙鹏:人第一印象最重要,给人留下第一印野猪肉怎么好吃,野猪肉吃着确实好。

秋去冬来,山里野猪吃的东西已经很少,薛龙鹏把200多头野猪赶回圈里养殖,每天增加近千元饲料钱,薛龙鹏的资金越来越紧张,本来杀几头野猪完全能缓解压力,但是为了第一口他坚持不杀猪卖肉,最后只好回家向妻子要钱。

薛龙鹏的妻子:问我要两千块钱,我说我没有钱,当时他那心里,他说你没有钱,我就出去到外面借别人的。

心软的妻子不愿看丈夫在外求人借钱,当天晚上借了2000元让薛龙鹏买饲料,然而第二天薛龙鹏并没有用2000元买饲料而是赊欠了一批饲料,用妻子给的钱做定金,买了3000只鸡苗在山里养,他盘算3000只鸡至少能赚9万元,起码解决野猪3个月饲料钱。

一天,薛龙鹏喂猪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薛龙鹏:当时发现那个猪圈里怎么有鸡毛,有很多鸡毛。

薛龙鹏和饲养员开始细心观察,发现散养的鸡常常到猪圈周围活动,还经常飞到圈里偷吃洒落的猪食。

饲养员孟庆林:那个鸡飞下去以后,野猪看见鸡下来以后,它直接扑过去。

薛龙鹏的弟弟薛龙勇:先咬伤以后从爪子那块吃,咬上爪子以后,它那个猪腿往身上一按。

孟庆林:拿蹄子踩上往起一拽,四五分钟就把一只鸡吃完了。

野猪吃鸡的景象令饲养员毛骨悚然,发现的时候3000只鸡只剩下1000多只。

薛龙鹏:野猪它应该是个杂食性的动物,野猪这个动物它不管什么东西都吃,鸡赔了。

记者:猪的长势怎么样?

薛龙鹏:猪逐渐长好起来了。

饲养员孟庆林:公猪吃得多。

记者:为什么公猪吃得多呢?

孟庆林:公猪需要那个营养,它经常性吃,因为它在山上跑的时候它就吃野鸡。

2007年12月放养场已经存栏大小野猪近千头,该考虑销售了。为了给顾客留下第一口的好印象,一天早晨薛龙鹏开车去了一趟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人介绍认识了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段旭昌,段旭昌是省内多家食品企业技术顾问,薛龙鹏请段教授给他想想办法,解决野猪肉膻味和土腥味的问题。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段旭昌:野猪的性格很暴躁,别人杀也不好杀,再一个也不了解这个肉怎么做,所以他要把野猪作为商品,我们必须做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一个产品,既能很方便的食用口味又好。

全国很多地方养野猪,主要以卖生肉为主,1公斤大多卖五六十元,段教授的说法让薛龙鹏感觉很新颖。

段旭昌:给他提到一个卤制肉,咱们传统的卤制肉的加工技术和现代的杀菌技术结合在一块,做了一个产品,是一个即食的产品。

薛龙鹏想即食野猪肉很少有人做,一定不愁销还能卖个好价钱。

回到韩城,薛龙朋又筹集100万元在大前村建了个小型食品加工厂,2008年春节前屠宰了10几头100公斤以上的野猪,生产即食野猪肉。

腌制是取消野猪肉膻味和土腥味的关键环节。

薛龙鹏:这都是腌好的肉,一般冬天24小时就可以腌制好了,夏天一般就是8个小时左右,所有的味道能进去,再一个特别是能去掉那个膻味。

薛龙鹏把野猪肉卤制成五香味和香辣味的产品,1公斤定价96元。这时薛龙鹏已经在野猪身上投资500多万元,即食野猪肉能不能被消费者认可至关重要。

等野猪肉包装好,薛龙鹏赶紧给一直想吃野猪肉的陈维田等人打电话,想看看朋友第一口的反应。

薛龙鹏的朋友陈维田:第一次的时候给我吃野猪肉,他说你先品尝一下。

薛龙鹏的朋友柳俊生:叫我们大家都品尝,吃着的确不错的。

薛龙鹏的朋友王文俊:我的感觉就是吃着非常香。

薛龙鹏的朋友陈维田:后来我买的时候,熟的我一次就买3斤或者2斤。

没等薛龙鹏把野猪肉拉出去,就被亲朋好友连吃带卖又送销售完了,朋友第一口的反应坚定了薛龙鹏卖野猪肉的信心,他首先在市区开了一家野猪肉专卖店,1公斤96元零售野猪肉。

记者:经常来这儿买野猪肉吗?

顾客王丽玲:差不多吧,自从这儿开门,来了好几次了。

顾客薛三朋:起码一星期就来一回,常吃,这吃着好。

记者:你觉得贵吗?

顾客王丽玲:这个价位倒不贵。

然而专卖店销量毕竟有限。2008年薛龙鹏的放养场已经存栏野猪1000多头,一年出栏400多头,找一个稳定的销售渠道很重要,薛龙鹏首先想到了在韩城顾客最多的酒店韩城宾馆,如果给韩城宾馆供应食材,在韩城野猪肉就不愁卖了。

2008年夏季的一天,薛龙鹏找到宾馆餐饮部负责人陈继宏,但是陈继宏却对野猪产生了怀疑。

韩城宾馆餐饮部餐饮总监陈继宏:你这野猪肉从哪儿来的,卫生不卫生安全不安全,我们心里没底就这样回绝了他。

薛龙鹏介绍了半天始终没能打动陈继宏,又不愿就此放弃,第二次他专门选了个双休日,又找到陈继宏。

薛龙鹏:我把他带到食品加工厂看看,正好我们下面那个厂子,还剩有野猪,顺便叫他看一眼是不是自己养的野猪。

韩城宾馆餐饮部餐饮总监陈继宏:活蹦乱跳,精神状况比较好,跟圈养的那个猪不一样。

看完野猪后薛龙鹏又给陈继宏看了相关证照,请陈继宏尝了野猪肉。

第二天,薛龙鹏送了一些即食野猪肉让宾馆试用,还提出以1公斤76元的低价供应,野猪附件产品也低价供应。几天之后,陈继宏推出了5两一盘,一盘30至40元的野猪肉系列凉菜。

厨师长李鹏:野猪肉一般在我们这儿能做一二十种,像猪头、猪心、猪耳、猪皮、猪尾各种不同的部位做不同的菜。

记者:一天能做多少盘这样的菜?

厨师长李鹏:高峰期的时候,一天能做一百多份。

借着韩城宾馆的名气,薛龙鹏又打开市内两家酒店的销路。现在薛龙鹏一天至少销售100公斤野猪肉,他必须每周抓八九头野猪下山加工产品,虽然每次抓猪都挺费劲但是却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