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野生动物守护者 从普通农牧民到生态卫士的华丽转身 中国林业网 来源:中国西藏网 打印本页

图片 1

近2000名西藏农牧民成为羌塘野生动物“守护神” 中国林业网 来源:新华社 打印本页

公藏羚羊 那曲林业局供图

公藏羚羊那曲林业局供图

来自羌塘自然保护区里一只藏羚羊的凝视。管护员们常常会将受伤的藏羚羊带回家,悉心照料,康复后再把它们放回大自然。新华社发 毛世平摄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喜欢野生动物。23岁的扎西索朗羞涩地说。这个生长在西藏那曲尼玛县的小伙子,从小和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物是好朋友,如今他选择在羌塘做一名保护区管护员,长久地守护着他心爱的动物们。 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29.8万平方公里,包括了森林、湿地、荒漠、野生动物、野生植物等所有的保护区类型,不仅是中国大型珍稀濒危高原野生动物的密集分布区,还是高原精灵藏羚羊的重要分布区和产仔繁殖地之一。 羌塘保护区是中国藏西北荒漠生态功能区的主体,在中国和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中都具有重要意义。扎西索朗和100余名同事穿着绿色的管护员制服,整齐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用藏语授课。12月11日开始,他们将接受法律法规、观测方法等一系列培训。

在西藏那曲有这样一群农牧民,他们从地地道道的农牧民转型成了重要的国家资产野生动物守护者。 2016年12月我国第一大自然保护区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设的34个保护区管理站正式运行,来自那曲当地的390余名牧民也按照自愿申请、层层筛选的程序转型成为保护区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他们主要负责保护区日常的巡逻保护工作。

在西藏那曲有这样一群农牧民,他们从地地道道的农牧民转型成了重要的国家资产野生动物守护者。2016年12月我国第一大自然保护区——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设的34个保护区管理站正式运行,来自那曲当地的390余名牧民也按照自愿申请、层层筛选的程序转型成为保护区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他们主要负责保护区日常的巡逻保护工作。

随着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巡护工作有力提升,保护区内的雪豹数量逐年增多。新华社发 次旺罗布摄

图为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与培训人员交流 摄影:赵二召

图为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与培训人员交流摄影:赵二召

2016年底,羌塘保护区建立起72个管护站,近2000名居住在保护区周围的那曲和阿里地区农牧民,成为一支有力的野生动物守护力量。队伍中,有专业管护员,也有兼职的野生动物保护员,还有负责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的监测员。 这次培训让我们系统地学习了管护知识,我们变得更专业了,了解了很多以前不懂的法律法规和工作技术,更明白自己的职责了。扎西索朗说。

今年60岁的嘎加达忙从事野保员工作已有20个年头,多年来的保护工作让他对野生动物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因为年龄原因不能继续从事保护工作,但他已将接力棒传递给了儿子。我儿子现在是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管护员,我时常教育他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爱护野生动物。

今年60岁的嘎加达忙从事野保员工作已有20个年头,多年来的保护工作让他对野生动物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因为年龄原因不能继续从事保护工作,但他已将“接力棒”传递给了儿子。“我儿子现在是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管护员,我时常教育他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爱护野生动物”。

一百余名农牧民管护员及野生动物保护员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系统培训,他们将在培训完成后,回到各个管护站继续工作。新华社记者 朱青摄 有了设备齐全的管护站,羌塘保护区就像有了系统的监控保护网络。这支农牧民队伍在保护区的巡护监测工作上起了很大作用。那曲地区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说,目前,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呈现显著的恢复趋势,藏羚羊由保护前的6万多只恢复到15万多只,野牦牛和藏野驴的数量也成倍增长。

图为栖息在羌塘保护区野牦牛种群 图片来源:那曲林业局

图为栖息在羌塘保护区野牦牛种群图片来源:那曲林业局

羌塘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是高寒高原草原生态系统及生活在其中的藏羚羊、野牦牛、西藏野驴、雪豹、黑颈鹤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 每年12月和1月份是高原精灵藏羚羊的交配期,为让管理站管护人员、农牧民野保员和检测员掌握更多野生动植物保护知识,为藏羚羊迁徙保驾护航,那曲地区林业局特邀请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大学教授、地区农牧局兽防站和环保局专业人员为管护人员开展集中培训。

羌塘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是高寒高原草原生态系统及生活在其中的藏羚羊、野牦牛、西藏野驴、雪豹、黑颈鹤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每年12月和1月份是“高原精灵”藏羚羊的交配期,为让管理站管护人员、农牧民野保员和检测员掌握更多野生动植物保护知识,为藏羚羊迁徙保驾护航,那曲地区林业局特邀请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大学教授、地区农牧局兽防站和环保局专业人员为管护人员开展集中培训。

图为培训现场 摄影:贾华加

图为培训现场摄影:贾华加

2017年12月11日,在开班仪式上,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介绍说,经过多年建设,保护区形成了保护区管理局、管理分局和管理站为核心的三级保护管理体系,在宣传教育、执法管理、巡护监测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羌塘自然保护区实现了从松散管理到严格管理的转变、开放式管理到封闭式管理的转变、普通农牧民到生态卫士的转变。

2017年12月11日,在开班仪式上,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介绍说,经过多年建设,保护区形成了保护区管理局、管理分局和管理站为核心的三级保护管理体系,在宣传教育、执法管理、巡护监测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羌塘自然保护区实现了从松散管理到严格管理的转变、开放式管理到封闭式管理的转变、普通农牧民到生态卫士的转变。

图为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接受中国西藏网记者采访 摄影:赵二召

图为那曲林业局局长米玛次仁接受中国西藏网记者采访摄影:赵二召

野生动物保护工作非常重要,保护好保护区内的每一个生命对社会的和谐发展都有重要的意义。参加培训的嘎加达忙说。

“野生动物保护工作非常重要,保护好保护区内的每一个生命对社会的和谐发展都有重要的意义。”参加培训的嘎加达忙说。

图为参加培训的管护人员 摄影:赵二召

图为参加培训的管护人员摄影:赵二召

据了解,在保护区管理站运行以来,西藏自治区、保护区管理局、各县管理分局已开展多次培训活动。在此次为期6天的培训中将重点培训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基本知识、野生动物保护监测工作及设备使用和相关管理办法等内容。

据了解,在保护区管理站运行以来,西藏自治区、保护区管理局、各县管理分局已开展多次培训活动。在此次为期6天的培训中将重点培训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基本知识、野生动物保护监测工作及设备使用和相关管理办法等内容。